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64

分卷阅读64

    轰然倒地

    被劈头盖脸地猛揍了一顿了,其实对于唐万清来讲,真是跟翠鸟朝健壮的树桩上啄来啄去没有任何区别。

    这轮泼妇式的攻击的确没让他反感和失望,相反,血管中热血沸腾着反思——的确不应该废话,就应该把她干了再说。

    等他想清楚,珺艾却是如狂风一样,猛地刮过过来,又飞速地跑掉了。

    唐万清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胸口高低起伏不定。不知过了多久,电铃声响了起来,他随手抓起,前台问他还要不要用车,司机已经等了好久了。

    他说不用,挂完电话后快快地拿了外套追出去。

    三更半夜的大街上,没有行人,只有流窜的野猫野狗和过街老鼠。珺艾环住胸口,贝齿咬的咯吱咯吱响,眼泪还在啪嗒啪嗒地落。一开始还挺汹涌,慢慢地,竟然也就不哭了。

    后面传来追赶的声音,珺艾加快了脚步,被人从后一把抱住。

    唐万清扭过她的身子,语气很低:“这么晚了,在外面走太不安全。先跟我回去吧。”

    珺艾盯住他,继续谈判:“你别整我大哥了。你真这样做,把我往哪里放?到了最后罪人不还是我?”

    唐万清游移不定,张口说道:“如果你回到我身边,跟他一刀两断,这个事——可以考虑。”

    珺艾点头:“行。没问题。”

    一辆绿牌的车租车刚好从这里过,珺艾招手跳了上去,身子从车窗里探出来:“你把事情解决了,再来找我。”

    两个人仿佛已经协商好,然后过了几天,唐万清既没有兑现诺言,珺艾却是必须跟温宏拉开界限。

    唐万清到底没有收手,就实际情况而言,如果他去说服帮忙狐朋狗友,他们必定反过来意识到是他坑了他们。这笔烂账,最好还是他们自己解决。对他们来讲,顶多也就是亏了点银子,动不了什么根基。这年头,赚赚亏亏很正常。看的就是你亏不亏得起,这是面子和实力问题。这些姑且不说,如果他真的想解决,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眼看着温宏倒台,就差临门一脚,如果他当真收手,真的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他从来不是个好人,思来想去,认为做君子不是件好事。那夜珺艾在大马路上,应承得干净利落,反倒让他不放心。假设她跪在地上哀求他,他或许还会信她的诚意。小艾哭是哭了,闹是闹了,可是闹得让他热血沸腾无法招架,以至于昏头昏脑地答应了她。回头一想,不对味的地方太多。保险起见,搞温宏必定还是要搞,搞垮他,他自己才能在胜利者的位置上占据主导权。

    万一让温宏喘过气来,小艾再翻脸不认账如果是以前,小艾答应的事,他一万分相信。经过那一夜那一遭,他也明白,小艾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艾。所以,她翻脸不是没有可能性,反而可能性大大的有。

    不到一个星期,启天证券被掏得空空如也,即使如此,每天都有人过来闹事。大部分职员都不敢来上班,警卫由于经了老板的叮嘱,又不敢尽全力抵抗。这里日日乌烟瘴气,叫骂打砸一刻不断。市警察署担心闹出人命,派了一队人马过来槐东街维持秩序。

    这天,在多方面的推动下,法院的执行人员拿着封条过来,预备宣布公司破产,所有财产一律收缴等待拍卖。

    温宏身边陪着一干人等,安雅雯、冯二,齐老板,还有被妹妹劝说过来的冯长乐,他们挤在唯一还算整洁的总经理办公室里,等着温宏签下破产申明书。

    温宏迟迟不签字,静默得像一尊大理石雕像。

    楼下传来警察维持秩序的叫喊声,温宏推开大窗户朝下看去,一个穿着绿色警署制服的年轻男人,单手捏着警棍,腰上挎着枪套,双腿跨开坐在一张老旧的靠背椅上。他对着大铁门的方向,大概是管理有几把刷子,手下的人马秩序井然,已经将捣乱的流民驱赶到大门外。

    似乎察觉到了身后头顶的视线,安少峯抬起头,对上温宏的目光。

    也就是看了一眼,随意地点点头,安少峯转头回去,抬起手臂继续指挥。

    温宏收回视线,齐悦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这次算是栽了,但是没事,我们来日方长,总会有翻身的机会。”

    他说得轻松,是个安慰人的口吻。而冯长乐冯公子,早在这里呆了不耐烦了,只是就着安雅雯的面子忍气吞声。他向来跟温宏处不到一块儿,温宏这人太过死板,不符合他交友的准则。如今面临破产,他能过来,都算是给温宏极大的面子。

    冯长乐虚与委蛇地配合应了两声,冯二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冯长乐终于心虚,他有点怕自己的妹妹,妹妹在父母面前说话的分量,远高于他。冯二警告完大哥,被安雅雯拉到一边,两人小声的交谈。

    安雅雯蹙着眉头,抓着她的手臂道:“你什么时候跟我大哥说?”

    冯二抬头,悄悄地觑一眼温宏冷硬的侧脸:“现在说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早让大哥认清她,就少一份负担。大哥现在的名誉已经不能再被温珺艾影响了。”

    见冯二始终下不了决心,安雅雯整理自己的表情,愈发地温柔叹息:“你这样为大哥着想,以后他一定会感激你的。”

    说完扬声朝温宏那边道出疑问:“大哥,怎么不见小艾过来?她之前不也是这里的职员么?”

    温宏终于有了动静,视线有若实质,沉重而冷淡,但是没说话。拿起钢笔,在纸张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把申明书交给了门口的法院办事人员,他才回应安雅雯的话:“她这几天生病,在家里休养。”

    冯二被推了一把,咬咬牙还是说了:“这前天我去四国饭店,时间已经很晚了,我看到她跟跟”

    在温宏凝固的视线下,她一度要放弃,但想到安雅雯的话,同时她也认为温珺艾的确给温宏带来了极大的不良影响。他之前不还在舞会上对唐万清大打出手吗。于是她坚持着说完:“她跟那个姓唐的男人在一起。”

    室内骤然寂静,死寂一般连空气都无法流动。温宏起先没什么反应,单是看着说话的冯二,冯二吓得不轻,但是说也说了,干脆说到底:“大概十一二点,我送一位国外的朋友过来,就看到他们在大厅里说话,然后一起上楼了。”

    温宏往前跨了一步,只一步,忽然抬手握拳送到唇边,咳嗽接连不断,最后咳出一口血来,整个人轰然倒地昏迷过去。

    小説網阯永久導航站:ΧIAοSнЦο.UK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