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67

分卷阅读67

    反击1

    西码头一栋灰蒙蒙的建筑物内,徐定坤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大口大口的喝烈酒,这瓶酒刚开封,转眼就被他干了小半瓶去。

    不喝酒不行,他气都都快爆炸了,抄手提起跟前跪着的一个东西,酒瓶砸上去,玻璃瞬间碎得稀里哗啦。这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颤抖着挂在徐定坤的手里:“不老板都是我的错,求您饶了我”

    徐定坤甩开他,从洗脸盆上抓了毛巾扔过去:“没用的废物,擦擦血。”

    废物还没昏过去,得了毛巾,大概晓得自己的命也算是保下来了,边尽心尽力地一表衷心痛骂他人:“老板,都是姓东码头那边人”

    徐定坤朝旁边的小弟勾勾手指,小弟又从酒柜上抽了出一瓶。徐定坤摇头,他就换另外一瓶。

    白色伏特加贴着外国字的标签,徐老板这回斯文地拿了开瓶器开酒,给自己重新倒了杯。

    “拿到这批货废了我不少劲,这么一瓶酒从外面运回来,上下要打点多少呢。我做点生意很容易?”

    他自言自语地,愤恨地灌了一口:“你说的是姓安的?”

    “没错就是他,我亲眼看见是他去接的船,还跟那个俄国佬聊了很久。”

    “哼,阴魂不散的狗杂种。”

    徐定坤叫他起来,这人捂住脑袋,梗着脖子还要说话,被外面的敲门声打断。

    珺艾一口气不停地跑来这里,门口的看守见她是老熟人了,正眼都不瞧一下,各自杵在墙根上抽烟聊天。珺艾便直通通地进来市场,七拐八弯地上楼抵达门口。她刻意地停了一会儿,等自己把气息喘匀称,这才敲门。

    门开了,一只满脸是血的脑袋伸出来,睫毛上还沾着血珠。

    珺艾起起先吓了一大跳,只是这个血脑袋好像很不把自己的血当回事,恶声恶气地问她什么事。

    “我、我找徐老板。”

    这人打量她半分钟,还是徐定坤极其不耐烦着在里面吼:“磨磨唧唧干什么?事情没办好在这里办衷心?妈的!快滚!”徐老板中气十足,火气冲天,珺艾下意识地跟血脑子一起走,徐定坤大拉开房门,白她一眼,没好气道:“是跟你说话吗?”

    珺艾噎下一口唾液,乖乖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进门,还小心翼翼地带上房门。

    地上一片狼藉,酒瓶的碎片、淌着的酒液混合着血水,还有屋子里再怎么通风都挥之不去的浑浊气味,让珺艾不得不从外面的墙根下找了扫帚和簸箕,默不作声地把卫生给做了一通。

    徐定坤靠在办公桌上抽烟喝酒,等了老半天,看她没完没了地扫地拖地,火气倒是慢慢地消去不少。

    珺艾洗了把手进来,她也不是突发地勤快,是来了之后,才发现事情还没理清楚,张嘴又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就拿扫地这个机会回笼思考。

    徐定坤倒了杯酒给她,把门口的小弟叫进来:“去,弄点果盘和小吃碟进来。”

    两人坐在方茶几旁,徐定坤坐单人沙发,她坐旁边的长沙发,手里捏着筷子,夹了翻炒的发生米,闷不吭声地吃着。

    徐定坤翘着二郎腿,因为这位特殊的客人到来,心里一阵平静。难得平静一会儿,所以他也不急着打破沉默。

    珺艾想得差不多了,端起手边的杯子想要润润嗓子,没料喉咙一阵火辣辣地刺痛。

    她呛到,徐老板抽了胸口的帕子递过去,还拍她的背:“想什么这么不小心,是酒是水分不清吗?”

    珺艾一抬头,发现两人挨得挺近。

    徐定坤也察觉了,两人尴尬地拉远了距离:“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什么事。”

    也许是因为酒水,也是还有尴尬,但是这些不紧要,珺艾清清喉咙,回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又去审视徐老板。徐老板不算老,跟大哥差不多的年纪,但是两人气质迥异。徐定坤长得也不丑,五官刚刚好,眼里蕴藏的凶恶也刚刚好,无聊无聊和狠毒似乎也刚刚好。

    她从来不反感徐定坤,甚至是,心底处某个角落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她喜欢徐定坤。喜欢他身上这些不加掩盖的东西。喜欢他把仇恨和机巧放在明面上,羡慕他可以“为所欲为”。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如果她是男人,她也要做这样一个男人。

    “你派人接近我大哥了吗?”

    “我接近他干嘛?”

    徐定坤扬起下巴,烟雾朝上面吹,眼睛朝这边看。

    温宏都破产了,原本又是个正经正派的商人,跟他不搭边,又没利益。

    珺艾垂下眸子,这回是认真地抓了玻璃杯,把酒水吸进一点,缓缓地品尝液体里蕴含的浓烈火辣劲。

    如果不是他的话,办那些勾当,跟大哥又有交叉线的,最大可能性就是安少雄。

    安少雄和大哥中间有个关键人物,安雅雯。

    “哦,那我要恭喜你,徐老板,你又有生意可接了。”

    徐定坤几乎要捧腹大笑,还是那句话——有意思。

    跟他打交道的女人,不是被他睡,就是在被他睡的路上。跟他谈生意的太罕见,跟温珺艾谈来谈去,竟然已经谈成了老相识。

    “可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上一次的生意还是我义务的呢,你现在没钱了吧。”

    珺艾点头:“要说完全没有也不是。但这个不是关键。准确来说,这一次是合作。”

    徐定坤啜一口洋酒,把烟头摁进烟缸,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珺艾讲了,又道:“这次我的确拿不出钱,但是我可以配合你。”

    “配合什么呢?”

    “比如——你想干掉他的话,我可以约他见面,你伺机下手。”

    徐定坤大笑起来,笑得弯下腰,一抬头,脸上尽是超狼虎豹的阴狠之色:“这个想法,我觉得可以。”

    他勾勾嘴角:“为了唐万清?他可是没做什么好事。”

    喉头里的酒劲过后,慢慢升上苦涩之意。是为了他吗?

    这不一定。若要她昨天对他怒气冲冲恨意滔天,今天就见到这人的尸体,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世界昏暗而冰冷。她的确想也不能想。她的感情世界稀薄到可怕,她爱过他,他曾经是她一道璀璨的光芒,光是这一点,她并不希望他死。

    夹缠不清的恩怨情仇是一回事,大哥有理由恨他,但是手上沾上人命,他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温宏吗?

    杀了人之后,大哥还会怎么变呢。以前那个成熟稳重,有原则,会私心里照顾她的温宏,还会在吗。

    如果要让她杀人,为了他,她可以。但是大哥手里不能沾上血。

    他的手应该是干净的。

    她不能劝他,更不能叫唐万清跑,唯一能做的,就是搅黄这件事。

    反击2

    徐定坤没想到珺艾会提出这么一个粗暴又简单的建议,这的确十分地符合他的心意,特别是经历里刚才那场暴怒之后。

    既然这个方案可以敲定,他也就多了闲情多打趣几句:“你大哥要是知道了,会被你气死吧。”

    珺艾不肯在他面前暴露过多的脆弱。面对于刀口舔血的人,装可怜装悲凉,只会被看成是个可怜兮兮的笑话。

    “他不会。”

    珺艾面色笃定,神色坚定:“除非徐老板是个信不过的人。”

    她笑着反击道:“你会去跟他说这里头的秘密吗?”

    “这是什么话。”

    徐定坤后靠过去,懒洋洋地发笑:“这件事,如果顺利地话,当然是你,是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温珺艾顺眼的小脸上,因为酒劲泛着好看的驼红色,像是抹了上好的胭脂。

    小小地身子骨,像是有取之不尽的气力。

    他眯着眼睛,喉头滚动着,视线从女人扇动的睫毛落到她的脸蛋和脖子上,皮肤洁净,眼神专注而认真,认真到极度纯洁。这让他突然很想在她细细地脖子上咬上一口。

    两人聊到晚饭的点,琢磨细节。

    徐定坤一边思量着要不趁着晚饭多灌她点酒,一边问道:“安少雄起码,也算是亲哥哥吧,对唐万清都手下留情,怎么对他就这么不顾念骨肉情分?”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

    珺艾放松下来,跟他没什么好客套了,肚子饿得咕咕叫,于是端起盘子,拿手去捏花生米吃。

    “哈,好吧。换一个问题,你怎么能确定安少雄一定赴你的约。”

    花生米不能解饿,珺艾失望地放下盘子,起身拍拍手:“八九不离十。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徐定坤想拦,看她步子不停地出去,泻出长长的一口气,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有点神经。

    真睡了,大概就不清不楚不得劲了。

    珺艾叫了黄包车,在公寓附近的夜市里下车,花了两毛钱买了三个烧饼,找的碎零钱她没要。一口咬下滚烫香脆的猪油脆饼,捂住烫嘴嚼两下往下吞。夜市很热闹,两边都是飘着四溢香气的小饭馆。她的眼睛朝里边飘了两眼,然后专注地捧着烧饼啃。

    再拐一道弯,就能见到她住的那栋红砖的楼房。

    但是她觉得这个点不方便回去,她担心会碰到收班回来的安少峯。

    珺艾扭过头,从另外一个岔路走开,不知不觉到了河边,河边有专门让人休息的石头椅子,挑了一颗靠树的坐下来。

    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来了又去,乌篷船快要融进夜色里。

    徐定坤的问话还在脑子里徘徊,她真要借徐老板的手弄死安少雄吗?

    但是,为什么不可以呢。

    要怪,就怪他总是以让她无比憎恨的角色出现吧。

    他干什么不好,非要怂恿大哥手里沾上人命呢。

    坐了一个小时,珺艾认为还有另外一件事还要去办。如果这件事不成功呢?徐定坤有损失,会不会转头问她要钱?

    不管成功不成功,她不能太占他便宜,毕竟说是合作,到底还是他在出人出力。

    唐万清从大世界里出来,唇边还带着微笑,很公式化的微笑,推掉了朋友接下来去私舍找女人厮混的建议。

    那些人兴致高昂地上了汽车,热闹和喧嚣就在背后,他忽然觉得很冷清又寂寞。

    身体里的血热不起来。

    汽车轰隆隆地开走,掏烟的间隙,他看到马路对面的女人。

    两人静静地对视了片刻,珺艾率先挪动步子跨过马路。

    唐万清的牙齿深深地咬住烟头,单手插进西装裤的口袋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珺艾仰头看他,男人神情寂寥,这很奇怪不是吗,温宏已经被他搞倒,他应该开心不是吗。

    唐万清撇开目光,沿着马路边走:“你以为我现在会开心?”

    珺艾跟他并肩走,默认。

    唐万清嗤笑:“那你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胸口上传来摩擦的声音,像是两块木头或者泡沫摩擦这让人难以忍受的刺耳声。

    珺艾扯住他的胳膊,咬住下唇道:“去你家。”

    唐万清心脏狠狠的激跳,把人领回自己的住处:“这里我很少回来,有点乱。”

    他扯着领带,口干舌燥地转过身来,握住珺艾的肩膀就要吻她。

    珺艾大叫,唐万清皱眉松开她,仿佛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两个人中间已经隔了太多的东西,他不好再用强迫的姿态来破坏为之不多的旧情。

    仿佛那声痛斥和尖叫不是从她嘴里出来的,珺艾神色如常地走开,在这套奢华的住宿里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通。

    唐万清跟在她后面:“你在找什么?”

    珺艾进了书房,看到了保险柜。

    她转过身来,琢磨几秒道:“我找你有很重要的事,只能在这里说。”

    唐万清靠在门口的门板上,烦躁和抑郁双重笼罩着他的神经,衬衣领口解开两颗扣子,领带也是半解开随意耷拉着。

    他往后抓一把头发:“说吧,我能办的,都给你办到。”

    珺艾点点头,上前几步,抬手帮他重新把纽扣扣好,然后仔仔细细地打领带。

    唐万清恍惚沉醉其中,身子一动不动。

    他按住她的手背:“如果再来一次,如果时间能倒流,那个时候就算危险,就算会被干掉,我会选择留在你身边。”

    珺艾停了动作,眼眶里有点泪,她一直盯住男人的衣领,等那点水分蒸发干了,仰头笑道:“有个问题,不知道说出来合适不合适。”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你说吧,我听着。”

    珺艾抿唇,凝着唐万清异常温柔的眸子:“你,是不是该还钱了。”

    ——————

    说一下,虽然冯二说的是那个意思,但是温宏很清楚珺艾不会是跟唐万清去睡觉了。他是不能接受珺艾去见他,而且是在这个时候去见他,这个时候去见他除了求唐,还能是什么事?

    所以他没有误会小艾,是不能接受,完全不能接受。

    反击3

    不管徐定坤问不问她要钱,她现在极度需要钱来傍身。大哥已经破产,以后他们需要维持生计,他养身体也需要大把的钱。如果徐定坤的确一眼抵万金,那么这笔钱留下来有很多好处。

    当初绑架安雅雯得来的这笔钱,她从来没想要收回来。给了就是给了,不是借。

    但是今日不同往日,她现在很需要这笔钱。

    唐万清开了保险箱,脸上仍旧是阵阵的滚烫,他从里面拿出一叠美金放在书桌上:“现金只有这么多,其余的,我明天去银行取给你。”

    珺艾看着那叠钱,伸手就要拿,被唐万清迅雷不及地握住了手腕:“但是”

    气息不定中,他阴郁地盯住他的小玫瑰:“如果是拿去给温宏,抱歉,这个钱我不能给你。”

    珺艾冲口要骂出来,关你什么事?这本来不算你的钱!

    理智狠狠地压住了她的冲动,珺艾笑眯眯地呵呵两声,娇俏可爱极了,唐万清瞬间心软,一把将人温柔地抱住。

    珺艾任他抱着,心下还在骂,这钱是买你狗命的知道吗。

    于是她尝到了诡异的快活。

    她推开唐万清,把钱收了起来:“跟他没关系。”

    唐万清思索片刻,这回没有制止,知道留她不住,亲自开车送她回去。

    考虑到身怀巨款,珺艾同意了。

    到了地方,唐万清停下车子,还要送她上楼。能跟她一起的任何时间,无论长短,他都希望尽可能地延长。

    半条腿伸出去,又被小艾给推回车内。

    珺艾拍拍他的大腿,似乎在安抚这条腿:“不用了,我明天还要找你呢。”

    珺艾偷偷摸摸地上楼,步子放得轻轻地,掏钥匙的工作不像是进自家房门,很像是要入室偷盗的小贼。

    很顺利地进门,小艾靠在门板上,眉头舒展中无声地发笑,笑了片刻,脸上一片冷寂。

    房门轻轻地合上,在寂静的深夜中,发出咯噔地脆响。

    安少峯就站在楼上的栏杆边,那一声响动过后,起码过了一刻钟他才回房。

    珺艾难得睡一个绵长的好觉,在闹钟跳动前醒来。

    不到八点钟,她就到了唐万清家门前。

    这是一栋两层半楼的西式洋房,外面是漆这白漆的铁栏杆,道路很宅,两边栽种法国梧桐树。应该是前两年才种下,树干不算特壮实。

    唐万清穿着绸料的睡衣出来开门,顺便带着两圈明显的黑眼圈。

    他自顾自地转身进去,小艾跟上,对方从餐厅的圆桌上倒了牛奶出来,又把放着夹心面包片的碟子推过来。

    珺艾一屁股坐下,先是大喝一口牛奶:“没想到你起得这么早。”

    唐万清拖着手臂坐在她对面,眼睛不离她的脸:“昨天根本就没睡着。”

    珺艾哦了一声,咬一口面包,里面半熟的蛋黄流进嘴里,当真好吃。

    唐万清的心有点痛,恨不得狠狠挠上几下。他上楼去换衣服,西装革履地下来,头发梳得光溜溜而妥帖,每一根汗毛里都散发着精致两个字。

    珺艾看得有点呆,舌头伸出来添唇上的奶黄。

    唐万清过来捏住她的下巴,用力地亲了一口,然后利落地离开。

    因为突兀,且没有任何后续,珺艾想要计较,也不好计较,毕竟她还等着他取钱呢,不能太过得罪。

    一路上,她不免回味对方刚才的动作,那个吻里,似乎没有愤恨,有的是愤恨和恨。

    唐万清领她进了汇丰银行,有专人接待,他们就在明亮舒适的经理室里等着。

    办事人员效率罕见地快,接了支票兑换成现金,他讲现金整整齐齐地摆在桌面上,唐万清和颜悦色地跟他聊了两句,又道:“能否借用一下您的办公室?”

    经理说没问题:“如果茶水冷了,您叫我就行。”

    这人退出去,珺艾有些迫不及待,唐万清端着茶杯慢慢地饮:“这么多钱你拿回去不安全。”

    珺艾瞪眼:“你要反悔?”

    没等她挣扎,人已经被唐万清拽过去,以面朝下的姿势趴在他的大腿上,臀上一凉,珺艾扑腾着低叫,以为他要干什么。结果臀上传来啪啪啪的肉痛声。

    唐万清这回没有怜惜她,用力六七分的力气在打,很快把那里拍得通红震荡。

    眼看差不多了,他把人扭过身来,拖住她的腿弯抱在怀里,这人双眼通红,死咬贝齿。

    伸手抢救牙齿下的软肉,唐万清轻轻地吮她的下唇:“小艾,你要知道,我就算再坏,也不会对你坏,更不会失信于你。”

    他放开挣扎的珺艾,整理完衣服朝她伸出手,绅士备至:“别赖着了,我是建议你在这里开个户头,把钱存进去,用的时候再取。”

    珺艾抿一抿唇,瞅他两眼,就着他的手起来。

    等到手续办好了,支票本子也准备好,唐万清竟然还有一手,珺艾快要气昏了。

    他非逼着她写下欠条,一旦发现这笔钱到了温宏户头,或者是给他拿去投资了,他就要把钱收回来。

    这下她明白唐万清为什么亲自带着她过来,如果不是在银行里,而是在别的什么地方,她一定会跟他打起来,而且死活不写。

    但是没有如果,人家已经盘算好了,她要是不写,支票簿她今天就别想拿走。

    珺艾写了,丢开钢笔拽住唐万清的衣领,怒气从鼻孔里喷出来。

    唐万清笑:“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吻你。”

    珺艾咬牙抽了支票本,拿纤细玉柏的手指狠狠隔空指他一下,唐万清眉目舒朗,意悠悠地整理自己的衣襟。

    珺艾和徐定坤混作一团,商量什么时候动手。

    当然,这个动手自然是定在安少雄对唐万清下手的时候。于是首先要搞清楚安少雄什么时候动手,而这个,一方面要靠徐定坤手下的人监视那边的动向,一面要派人跟好唐万清。

    差不多,在五月末的时候,他们似乎准备要开始行动了。

    Π2QQ。℃OM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