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O/┮M┯┰

    某旁白:这对狗男女聊得很开心啊。

    在外作乱  流年(H)(艾玛)|

    7992416

    在外作乱  流年(H)(艾玛)|

    在外作乱

    唐万清长着一双有情人的眼,睫毛煽动时,便让人觉得波光潋滟情义靡靡。他的笑容很少人能抗拒,起码他那个圈子里人,都爱他的笑喜爱跟他打闹。但是唐万清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他只会往有利于自己的人或事物上靠拢,笼络别人时万般的好,不需要别人时,也是冷漠得叫人心碎。

    身前的小玫瑰,其实长得不算艳丽,跟他自己比起来,眉毛眼睛鼻子都很寻常,马虎算是顺眼,在老男人眼里就是小家碧玉的长相。唯独珺艾的一双唇,肉肉的、软软的,没有很分明的唇线,让人很想叼住吮上一口,看是不是果冻的口感和味道。

    他对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向来是很客气的,这种客气如风幻影,大家只认为他是好涵养。

    如今小玫瑰丧失了赖以生存的土壤,让他对她的感觉很是变了一变。

    唐万清低下身来吻她,如今角色地位变换,他玩她很能带来精神上的统治感。

    珺艾熟悉他的吻,嘟起嘴唇就接了。

    她被他吻得柔情蜜意,到了后来又觉得嘴巴有点痛。

    唐万清好不容易压下心口的火,刮一下她的鼻子:“乖啊,待会儿过来找你。”

    珺艾的心口甜滋滋地,可是在大厅的茶座里吃过晚饭后,复又失落起来。

    一阵阵的空虚、无聊,还有普天盖度的孤独感笼罩着她。

    她当然可以满足于万清朝她表达出来的喜爱,说真的,这点喜爱太过珍贵,是她复生以来生活里唯一的光芒。可是这点光,不足以普照她整个疲惫又聊赖的生命。

    刚刚那顿饭,要五块钱呢,如果她没有从编辑社被辞退的话,这已经是她一个月的工资。

    但是吃也吃了,她如果想要省下这笔钱,就只能等唐万清过来结账。

    珺艾等到了九点钟,已经快要坐不住了。

    温宏靠在栏杆上,见识了珺艾在外面作乱的风格。

    软糯的调情,做起来熟门熟路。

    很奇怪,这孩子跟他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多深厚的兄妹情谊。

    珺艾小时候当然长得玉雪可爱,所以才会得来长辈们的关注和宠爱。她从能爬能走能跳开始,应该下意识地就知道自己备受宠爱,于是很快地就表现出恃宠而骄的个性。想要什么就必须马上得到手,一刻都不能等。要让她等,就必须准备好自己的耳朵受到尖锐哭嚎的轰炸。温家上下,谁都受不了她哭,她哭起来完全像是霸道惯的大少爷,牙齿牙床全露暴露出来,喉咙张开,眼睛鼻子全部皱成一块,中气十足的大声嚎叫,堪比天空中投下来的重磅炸弹。

    在饭桌上,要是逼她吃她不爱的东西,她可以马上就把碗甩到地上,双条小手臂挥舞着掀翻面前所有的盘子杯子。

    他们家没有正经的太太,太太在生了女儿之后半年不到就病重消亡。温宏的亲爹温朝青,那时身边还有两个姨太太。姨太太们是不敢公然管教大小姐,,而温朝青本人,倒是觉得小孩子这样闹很有意思,实在烦起来就甩袖子走人,也是不怎么管。

    至于温宏自己,作为长子,一直都是有担子在身,家族的香火和传承都在他的身上,他天然就比较自律。

    当知道了狸猫换太子这码子事发生在身边,他除了惊一下,也就没有别的想法。

    对比起珺艾,那个孙雅雯当然是处处都好。

    他没想多管闲事,应酬完某位官员的女儿,送她上楼后,这个女人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温宏受多了这样的洗礼,内心风平浪静,毫不动心:“刘小姐明天不是还要去大佛寺吗,爬山很需要体力,早点休息吧。”

    温宏从西式的电梯中出来,直直往旋转门过来,正巧就看到干坐在绿竹后面的珺艾。

    她捏着身子靠在沙发上,满脸苦色,烦躁不堪。屁股动了又动,每次他以为她要站起来了,结果屁股又钉了下去。

    温宏脚步一转,就过去了。

    珺艾向他投去诧异的一瞥,当即就把头扭到一边去。

    温宏在她对面坐下,摸出香烟点了一根,半根香烟的功夫过去,他朝桌面上扣了扣:“在等人?”

    他看她面前的咖啡早就冷掉,伸手把服务生招了过来:“给她换一杯新的。”

    珺艾马上就说不用,急得不得了,说完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