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

    的筋络一路往下舔,她舔的时候没什么声音,但是往回含进鸡巴吞吐后,就会发出那种色情又下贱的声音。

    唐万清称赞她一句好妹妹:“口活是跟谁学的?”

    珺艾把他毛茸茸的鸟蛋吞进嘴里,吐出来后有些委屈地望住他:“没有跟谁学啊?那.....那些话本上有写呢。”

    上辈子她玩男人的时候,总是觉得男人这东西很肮脏,不屑一下口,但是吃的唐万清的,她很快就接受了。

    唐万清把她拎了起来,谁管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让她跪坐在床边上:“把奶子夹起来,夹住哥哥的肉棒。”

    长长的物件从酥乳中冲出来的时候,珺艾见那冲紫的龟头可可怜怜没人照顾,于是低了头含住。

    唐万清仰起头惬意的吟了一声,扶着她的肩头尽量的往上顶,顶到她热热软软的小嘴里。

    腥热的精液冲到嘴里,珺艾尝到苦味,有点想吐,但是唐万清嘱咐她不要吐,她就咕噜咕噜地吞了下去。

    “真的好乖。”

    唐万清不由地赞赏她,把半软的东西塞进她的嘴里,她就自动地给他舔得一干二净。

    两人在床上抱了一会儿,唐万清爱不释手从后抱住珺艾,从后把玩她水荡荡的奶子,在他心里,他已经下了结论——好嘴、好奶、好屁股。

    他的手从珺艾柔软的小腹往下摸去,摸到一手的水,低低笑着惊叹道:“你是水做的吗?会不会把我淹死?

    珺艾努力的后挺着臀,同青年胯下的好朋友贴紧了,哑着嗓子含混地轻叫了两声。

    “万清,你摸摸我吧,好不好?”

    唐万清这时的想法并不真切,他扶着珺艾的腰,看到她圆滚滚的翘臀,扒开臀肉,把鸡巴从股缝内往前面插,将将挤了半根进去。

    珺艾被他插得叫出来,手指紧紧的抓住枕头,花穴涨得可见一斑。

    万清小幅度的抽插,龟头被新鲜湿滑的嫩肉包裹着,再舒服不过。

    然而他到底也没有深插进去,手指从前过去,翻开蚌肉捕捉了那圆润充血的珍珠。

    光是靠着半截肉棒,和手里娴熟而大力的动作,温珺艾在他的身前难忍地蠕动着躯体,呜呜地仿佛要哭了。

    一股热流喷溅出来,浇满了龟头。

    唐万清慢慢地抽出来,将珺艾翻过身来打开她的腿,就见那形状姣好的贝母开开合合,露出里头艳肉,几层褶皱颇不可耐地,把或乳白或透明的淫液给挤了出来。

    小玫瑰熟睡了,唐万清抱住她,将下巴迈入她的脖颈里,吻一吻也睡了。

    次日中午,珺艾是在一阵难忍的酥麻瘙痒中醒来。

    腰上紧着一双白净修长的手,充血冲成紫色的龟头从她的两腿间不时冒出来。肉穴早就被那玩意儿磨开了,鸡巴每每地挤过阴核,便让她爽得头皮紧一下。

    唐万清听到她的呻吟,自己也是半梦半醒的,过去含住她的耳垂:“舒服吗?”

    到了紧要关头,他磨得特别狠,平平地穿过峡谷快速动作,手上大力的抓着珺艾的奶子,精液噗嗤一下喷到了床单上。

    他们在床上用了午饭。

    唐万清把盘子捡到桌上,赤裸着袖长的身躯去浴室里洗澡,在酒店住的好处就是随时随地供应热水,服务人员周到地伺候住客们。

    大半个小时,青年把自己收拾得体体面面,整洁英俊,黑发上的生发油散发一点清香。

    他坐到床边,从皮甲里抽了几张钱搁到床头柜上:“缺钱花就跟我说。”

    唐万清自觉自己的行径很像嫖客满意之后的打赏,不过珺艾已经躲进被子里,也不知道她介意没有。

    他把手伸进被子里,忽而指头被软湿的东西含了进去,他笑道:“别闹我,不然今天出不了门。”

    珺艾伸出脑袋,头发乱糟糟的,刘海还有点卷,倒是很精神地看住他:“要去哪里啊?”

    唐万清道:“在四平饭店开了房,去那边打牌。你去吗?”

    他是随口说说,珺艾很知道,所以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他把钱塞进珺艾的荷包里:“不要跟我客气。该花就花,该用就用。”

    他隔着被子拍她的屁股,潇洒地离开。

    珺艾回到小旅馆,同一个男人擦肩而过,这个人流里流气地还对她吹口哨,目光淫邪让人想吐。

    她快快地躲回自己的小屋子里,把新买的报纸在临窗的旧木桌上展开,画了几个招租地址之后便出去门。

    傍晚回来的时候楼下大厅里挤着好多人,从楼道上下来两个警署衙门的警察,他们拽着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