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19

分卷阅读19

    中烟毒的人一般,于烟雾缭绕的馨香中战栗陶醉。

    他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自利,内心阴暗的男人。

    唐万清也想过以前的自己是不是这个样子,可是以前已经太遥远。他早已没什么能够失去的东西。

    由心底扁斥了珺艾几句,香烟已经快要燃烧到指甲盖,他把烟头扔出窗外,打算立刻启程返回,可是——身体告诉他,他还想在这里再坐一会儿。

    唐万清把手臂摊开:“过来,靠到我身上。”

    珺艾靠过去,额头受到青年的轻吻。

    “以后你要是觉得过分,可以拒绝我,我不会怪你。”

    珺艾摇头:“我不想拒绝你,更不想让你不开心。”

    算了,跟她说不通。

    不要自尊  流年(H)(艾玛)|

    80 863

    不要自尊  流年(H)(艾玛)|

    不要自尊

    珺艾勉强洗了一下下身,就以面朝下的姿势倒入铜床。

    唐万清返程回去酒会,离开时面色不算很好。

    珺艾也察觉了两人之间,逐渐显露出的难以交流。她隐隐的感觉,唐万清对于她的回答其实并不满意。或许他已经把她看成了单细胞的低级生物,但是她到底要如何解释,这就是她的想法和感受,没有任何的委屈,根本不需要谈及自尊,跟自尊没有任何关系。

    他是她唯一触之可及的暖光。

    他的温柔、情调和漂亮就是他展示给她很好的东西,就像已经躺倒在泥地里的人,睁开眼睛拨开浓雾后,还能捕捉到天上的微光。为了这些,说她感激也好,说她祭奠也好,她总归是珍惜的,愿意匍匐在他的脚下。

    这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

    珺艾就以这样的姿势昏睡过去,第二天就获得了难听的公鸭嗓子。

    珺艾自己觉得难听,可是某些男职员并不觉得,反而是这种沙沙的低沉的腔调,让她存了神秘吸引的女人味。

    某男职员从楼梯下追上来,追问她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看医生,他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他愿意带她去。

    珺艾惊悚地瞪着眼睛,确认对方对她有追求的意思,便摆出不耐烦地架势:“不用啊!我跟你说过了,不用管我!你就不用上班吗?”

    她不客气地训了他一通,抬头的刹那,温宏正从楼上下来。

    温宏漠视着从二人身边过去,男职员脸色发白,灰溜溜地跑了。

    珺艾一整天都坐不好,屁股下面仿佛放了一排钉子,打字也是心不在焉,时不时地就往外看,等着温宏回来公司。

    温宏再没回来。又过了两天,珺艾终于找到时机,大家都是吃午饭,大老板久久没下楼,珺艾揣着一封信,做贼心虚地上楼敲门。

    “进!”

    珺艾推门进去,把信藏在背后,温宏扫了她一眼,仍旧是冷淡的态度,他这气势着实让人有点胆寒。

    她一鼓作气的走到办公桌前,把辞职信搁上去,嘴巴倒是锯了嘴的葫芦似的,没说话。

    到底还是做事业做老板的温先生有章法,他把信封捏过去看,并没拆开,而是放到右手边。

    温宏端起杯子饮了一口冷咖啡:“你找到新工作了?”

    珺艾摇头。

    “没有的话,做什么辞职?”

    珺艾也不是真想辞职,她不过是用自己特有的小聪明,试探一下温宏的底线。

    “这....那天...我做得不对。我想你肯定生我的气,不愿意在公司里见到我。”

    “你多想了。”

    温宏搁下杯子:“公是公,私是私。是我考虑不周。还有别的事吗?”

    对于温宏的反应,珺艾很困惑。

    半个月很快过去,温老板没怎么搭理她,可是当她差不多可以熟练运用打字机时,何秘书又正儿八经地给她安排了新的工作内容。

    温宏有两大秘书,一男一女。男的就姓何,长相斯文戴着玳瑁眼镜,他一般不在一二楼,经常会陪着温宏外出应酬。女秘书宋诗诗,更偏向于处理杂物的负责人。何秘书推一把自己的眼镜,仔仔细细地交代完,让人把她的位置挪到女士办公的那一区。她的桌子上多了一部电话机,一本通用的蓝色硬封皮的记事本,何秘书微微地笑:“再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你们组长。”

    他指了指坐在最前排,最靠走廊窗户的位子:“吴组长就坐那里,她每天下午四点钟前会把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