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34

分卷阅读34

    吸干她的血揉坏她的身子。

    珺艾叫了出来,肉棒在后面进进出出地要了她的魂。

    ————

    有人看得懂小唐的私心吗。

    还不老实

    屋外有了动静,有狗叫的声音,还有谁家早早的起来,在后屋里把鸡笼里面的鸡放出来。公鸡在清晨的第一声啼叫代表时间还

    很早,往往天还没亮。唐万清抓了搁在床板旁边的手表,眯着眼睛看,才四点半钟。

    他穿一条裤衩到楼下去弄热水,端着水盆上来,再将珺艾的下半身从被子里拉出来,打开她的腿,处理穴肉和毛发上面干

    结的精液。

    珺艾迷迷糊糊的醒了,朦胧地看到有个人在她的身前。

    唐万清拿东西盖上她的眼睛:“再睡一会儿,等会叫你。”

    珺艾突兀的醒了,在衣服下面小孩子般抽泣着。

    唐万清仿佛叹了一声,把水盆远远地弄开,钻进被子里压到她的身上,抬起珺艾的左腿还到自己的腰上,壮硕的龟头在阴

    户外头蹭到湿润,这才噗嗤一下插了进去。

    珺艾的身子被撞得往上跑,前夜的操弄让下面还红肿着,那东西进来的感官更加的明晰。

    水声逐渐响亮起来,她甩开头上的衣服,抬手搂住唐万清的脖子,把他拉下来蛇一般的盘住抱住。

    男人掰她的手臂,随之把她的左腿架到肩膀上,右手捏住她的脖子狠狠的重凿进去。

    他把小玫瑰操得奄奄一息,再把她摆成了跪趴的姿势肏进去。

    臀肉结结实实的碰撞到一起,天光又明了一些,唐万清低下头来咬她的肩膀,沿着深深下陷的背脊吸吻,胯下一刻不停

    地,时而慢时而快的入侵巢穴。

    珺艾软绵绵的半靠在墙上,看唐万清给她清理身子,然后给她一件件的穿衣服,再穿鞋子。

    两人先后到了门边,珺艾转过身来,用力地看他一

    PO—①⑧.¢O『M眼:“真的分手吗?我可以再等等你。”

    唐万清脸上镇定,心里荒木丛丛,迫不及待地要把她送走,把她送得远远地,从自己眼前消失。

    “不用等我,以后我不会再见你。”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没有,小艾,是我做错了。”

    珺艾上了船,听着唐万清跟船夫交代了很多话,她忍住没有回头。等船桨滑动了水波,哗啦啦的水声响了起来,远处山坡

    上的炊烟白白的往天上飘,她便处在梦幻和现实的夹缝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珺艾突然回头,只见水面上飘着或薄或浓的白雾,远远的岸边上,有个青蓝色的身影立着。

    珺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苏州的,恍惚中拿出钥匙开门,进门后倒头就睡。

    她自觉睡得很沉,鼻子里透不过气,想醒又醒不过来,意识却是无比清醒。她看到烛火边那张消瘦落沓的脸庞,唐万清没

    有看她,冷清而绝情地抽烟。画面一转,又到了这辈子第一次跟他碰面的时候,他是那么地年轻英俊,悠悠然地从楼道上下

    来,领结打得漂亮,身材修长清瘦,笑意款款地叫她宝贝,把她抵在走廊里说些虚假甜蜜的话。

    她听到他叫她宝贝,叫她小艾,说你别让我着急。我这一辈子不会再为谁着急,小艾别让我破戒。

    珺艾知道自己哭了,哭得心里发痛,然后她就醒了。

    温宏坐在床边,男人微微粗粝的指腹擦过她的脸颊,刮得她有点疼。

    她看了一圈,发现还是在自己的公寓了,哑着嗓子问他怎么在这里。

    温宏把她抱起来靠上床头:“来过两次,但是敲不开门。我就让人把门撬开了,不过已经换了新锁。”

    说着他把一只新钥匙,当着她的面搁到旁边的床头柜上。

    珺艾问一问时间,还好,她不过是睡到第二天下午。

    温宏敛眉看她几眼:“饿不饿?起来收拾一下带你去吃饭。”

    珺艾此刻对一切都无所谓,温宏说了她就听着,慢吞吞地下地去找衣服,去浴室里放水洗澡。

    两个人要出门时,小顺刚好从楼上下来,惊喜地喊一声姐姐:“你不是出远门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珺艾赶紧看一眼身边的温宏,之前离开前跟小顺说过要离开几天,让他不用过来送饭。她随口就答:“随便走一走而已,

    没什么意思就回来了。”

    “那等会儿我要给你送饭么?”

    “不用了我跟”珺艾把手从腹部前指过去,在小顺眼里有点偷偷摸摸的意思:“跟我老板去吃饭。”

    温宏带她去湖畔旁一家馆子,等餐的时候问道:“身体不舒服还往外面走?”

    他说这话时脸色严肃得很,珺艾缩缩肩膀,在桌子底下掰自己的手指:“透透气嘛。”

    温宏看她小动作不停,知道她还不老实,也就没有继续逼问。

    温宏这段时间,只要没什么应酬,势必就要把珺艾给捎上。至于捎到哪里全是随意看心情。珺艾还没从唐万清的打击中缓

    过神来,像是生活失去坚持的方向,失去重来一次的动力。如果温宏不管她,她便是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马虎擦洗过后就要

    睡觉,要是睡不着就叫小顺到楼下去买点酒水回来。但是被温宏撞见一次小顺给她送酒,他就不肯放任她一个人回家。

    是去莲花山上吃吃素斋,或者去九连峰上吃晚饭,亦或者就在二十四桥附近某个幽静有格调的小酒馆里渡过一晚上,温宏

    总是尝试着带她去新的地方。因为新的地方需要新的注意力,她总不能跟猪一样只能张嘴就等吃的。

    小三个月过去,已经十月份了,公司里仿佛对珺艾和老板同进同出已经见怪不怪。以前喜欢跟珺艾搭讪的男职员,慢慢丧

    失了热情和勇气,谁也不会冒着被辞退的风险去得罪大老板。

    珺艾对这些流言往往总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意识到流言里那个勾引人的小婊子就是她。如今她已经很习惯于被动等待

    着温宏的召唤,这天温先生久久地没有从楼上下来,也没有叫秘书让她上楼去,珺艾回过神时发现旁边的灯都灭了,她还痴痴

    呆呆地拖着胳膊望窗外。

    她拖着自己沉重的双腿,惫懒地爬楼梯,到了三楼见前方的门缝下还透着光,猜测人应该还在里面。

    房门没有关拢,珺艾推门进去,声音闷闷的,带着又衰又苦恼的音调:“老板呀,我们待会儿去吃什么?”

    温宏正端着一杯洋酒喝,愁眉不展,抬头看了珺艾一眼,这东西用懵懂又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一股子奇异的情绪从心尖

    上划过去。

    他起身拿上外套,自然而然地搂上珺艾的肩膀:“就知道吃,也不知道你的脑子长到哪里去了。”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O/┮M┯┰

    咳咳……嗯……接下来咳咳

    不要这样看我

    珺艾依偎在他的怀里,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咬住下嘴唇颇委屈地撅嘴:“哎呀你干嘛骂我。”

    温宏把人塞上副驾驶,亲自把车开出去,抽空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你就是欠骂。”

    今天温宏想喝酒,掐着时间点把车开到一家私人花园会所。

    珺艾挺喜欢这里的环境,树枝上挂着五彩斑斓的小灯,在廊下就能听到留声机里的轻音乐,进进出出的人都很低调,相互

    说话时也是放低了声音。中途她去上洗手间,被一个风月型的青年堵住,说想请她喝一杯。珺艾恍惚中差点以为是唐万清,可

    是面前的人比他差的不是一节两节,这人的档次跟唐提鞋都不配,她当然不愿意。

    拉拉扯扯间,温宏从后面走过来,步态丝毫不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珺艾拼命跟他眨眼睛,他还是那样,根本没

    接到她的暗示。

    珺艾呕了好大一口血,忽然间就从长久混乱无着落的困境里醒来,气势勃勃地作势要掳袖子跟青年干架。

    青年看她的架势一点都不怕,谁会怕一个眼睛里亮闪晶晶,红唇丰润艳丽,虽然皱着眉作出盛怒姿态实际毫无攻击值的年

    轻女人。就算她真的把爪子挠到自己的脸上,他也会当成别有滋味的调情,让他更像把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东西就地正法。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还是放开她吧。”

    青年转过头去:“你算老

    PO—①⑧.¢O『M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