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来源网址:3322t.com 分卷阅读40

来源网址:3322t.com 分卷阅读40

    掉了鞋,直接往沙发那边扔了过去。

    安少峯歪头轻松地避开,鞋子砸到后面橱柜上的花瓶,花瓶砰的一声砸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安少峯转身看一眼,无辜摊手:“这不关我的事。”

    珺艾气得毛孔全数张开,几乎是大吼着让他赔。

    安少峯刻意地就是要激怒她,半撑着太阳穴笑:“你这就太不讲道理了,是你攻击他人在先,你看我都没还手,说到底也是你自己弄坏了花瓶。干什么要我赔?”

    珺艾的嘴,有时候很利索,有时候又很笨拙,遇到个厉害的,她只能化怒火为武力。原本还觉着拿掸子去追人,未免太没姿态且太像市井里的吆喝的大妈,现在是什么都管不了了,穿着白袜子奋不顾身地追击安少峯。

    青年单手撑起,眨眼就跃到了沙发之后,他一边懒洋洋地东躲西歪,一边轻飘飘地说上几句,逼得珺艾不管不顾地大吼起来。

    少峯逃着逃着就进了内室,两腿靠到了铜床边,这时珺艾冲上来,他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往前一拽。

    珺艾瞪着眼睛扑到他的身上,两人就这么滚到了床上。

    安少峯一个翻身,把她的双手禁锢到头顶上,笑喘着气:“怎么样,还闹吗?”

    珺艾被他压得死死的,水润的脸蛋上气开花,还是一朵怒放的蔷薇花。

    “安少峯你就是个王八蛋哪!快放开我!”

    少峯任她在自己的身下鱼儿似的扭来扭去,扭得他心波荡漾,可是面上还是正正常常地反驳:“谁叫你这么凶,放开你你又要打我。”

    珺艾不知怎地,被他这句“打我”给气笑了。

    青年见机松开她的手腕,把鸡毛掸子远远的丢开,十根手指送到她的脖子、咯吱窝和腰上的软肉缤纷呵痒。

    珺艾迫不得已地大笑,笑着尖叫,四肢扑腾来扑腾去的,领口和裙摆就乱了,乱出满室的春色。对方忽然从她身上起来,扯了扯自己的领口,似乎有点热,朝她伸出手来:“起来吧,跟小孩子一样。”

    珺艾笑过了,还废了一身的力气又是追击又是反抗,脑子里那些复杂又单纯的东西已经淡化了不少。

    她撅着嘴哼了一声,不情愿地抓着安少峯的手起来。

    安少峯把人带到客厅,仍旧是主人模样的倒上两杯凉茶水,拿其中一杯塞到珺艾的手上。珺艾抬头扫他一眼,承认他没有之前讨厌,便端着水杯咕噜噜地灌了下去。喝完水她又是一阵纳闷,她很奇怪于自己的感受,为什么一会儿讨厌他,一会儿又不讨厌他,从他们正式接触开始,就是这样反复阵阵的。

    她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房门小心翼翼的咚咚了两声。

    安少峯过去开门,黑皮的小顺抱着一个包裹进来:“峯哥,你要的东西。”

    安少峯拍拍他的脑袋,多给了一块钱做奖励:“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小顺噎下一口口水,他去楼上没人,下来时就听到大姐姐的房里传出各种响声,噼里啪啦地,又吼又叫又笑地,他是谨慎又谨慎地才没立刻敲门询问。

    珺艾放下水杯,拧着眉头指责安少峯:“哇,你还是不是人啊,这么晚还支使小顺干活。”

    如果换她自己,她可是不会这样认为的。对小顺的颐指气使,她认第一没人能认第二。

    小顺委屈地望她一眼,安少峯到他耳朵叨咕两句,小顺就逃跑了。

    青年关了门,拿着包裹坐回来,拆着牛皮纸,说道:“他就是吃这口饭的,你不让我派他干活,他哪里来的钱挣?”

    他把口袋里空掉的烟盒扔到垃圾桶,拆了手里的这条,有把剩余的九包连同外包装塞进茶几下面的抽屉里。

    珺艾瞪他,他就说先放放,又不会少你一块肉。

    在她张嘴要驳前,安少峯忽然一本正经起来,起身一屁股坐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单手撑在她的身侧,朝她脸上吹一口烟雾,道:“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告诉我。”

    此刻,他面庞离得很近,白烟飘渺中,脸上的轮廓异常柔和,至于于到了面目模糊的地步。包括他的嗓音,轻柔如尘,温暖如春,吐字清晰中,每个字眼都含有优美的节奏。

    珺艾的眼睛同样沾染了薄薄雾气,不同的是,一个是控制,另一个是迷惑。

    安少峯又进了些,凝望她扩散的瞳孔,捏一把她的脸蛋:“别紧张,我是为了帮你才会问你。”

    珺艾的后脑空了一瞬,然后仔仔细细地盯安少峯的面庞,他的神色平静又柔和,的的确确没有丝毫危险的意味。

    “那你问吧,”接着她又飞快地加了一句:“但是我也可以选择不说。”

    安少峯妥善地微笑,抓起她的右手握住,一根根地搓揉她的手指:“放心,我不会骗你,更不会害你。毕竟——我们也算是兄妹。”

    头一句还算中听,后一句就是彻彻底底的放屁。

    他们从来没有把对方当做血亲来看,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没法解决。

    珺艾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安少峯一句话就让她变了脸色。

    他低声问道:“你是不是认识徐定坤?”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O/┮M┯┰——

    都不要奶啊,不可以奶啊,奶中了咱多没面子。哼唧。

    外强中干 < 流年(H)(艾玛)|脸红心跳

    ρ◥〇①⒏℃O┍M/8 7901

    外强中干 < 流年(H)(艾玛)|脸红心跳

    外强中干

    一般寻常人是不会跟徐定坤之流打交道的,跟他打交道就意味着不清白、不干净。更何况徐定坤也不是那种喜爱抛头露面、逞凶斗狠的低级货色,他邪是邪,黑是黑,但同时又有些说不清楚的中庸之道。这种中庸表现为,有时候他接活很随意,有时候又是个说到做到很讲规矩的地下头目。

    话头突然扯到这人身上,珺艾的第一反应,就是认为安家兄弟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是她买通徐定坤绑架的安雅雯。

    这念头一来,浑身寒胆的抖了一抖,红润的脸色吓得褪尽好颜色,望住安少峯的眼神便略有些痴呆迟钝。

    好在她办那件事之前,和之后,早已给自己做过百般的心理建设,于是几秒后还能假模假样地笑,这笑当然有点怪,但是她尽量让自己的心跳稳定下来,嗔而怒着道:“徐什么坤坤什么徐?不知道你说的谁。”

    安少峯把手伸过来

    PO—①⑧.¢O『M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