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43

分卷阅读43

    拿新的衬衣和西装,床上的女人已经睡着,他立在床边看了几秒回到浴室。

    换好衣服打好领结后,温宏伸出手掌将镜子里的水珠抹了一把,很突兀的,心口深处狠狠地蛰了一下。

    他在为刚才无情的念头后悔。

    于是临近晚餐的时候,他让珺艾收拾收拾,两人预备去外头逛逛,顺便吃个饭。

    城西的法租界里,是浪漫用餐的好去处。

    珺艾很开心,想着大概在这里大概也不会碰到熟人,于是挽了温宏的胳膊。

    摩登温暖的白俄西餐厅里,珺艾拿下肩头的披巾,连同温宏的外套一齐交给侍应生。

    红酒和牛排上来,白瓷的盘子上点缀着两片薄荷叶,衬着灯罩里散发出来的光,十分的好看。

    就是那么巧,玻璃门处响起铃铛声,她顺着声音去看,捏刀叉的动作顿时停住。

    安雅雯穿一套西式的淑女套装,圆领口处点缀着细腻的白珍珠,文静精致的脸上扬起娇丽的笑容。

    手腕上挽着一个穿黑西装的青年,也不能说是青年,就他身上浑然天成的冷漠劲,生人勿进的凛冽气场,完全可以称之为男人。

    一个让珺艾寒胆的男人。

    放下刀叉的动作太多突兀,撞得盘子发出响亮的声音,那两个人便看了过来。

    安雅雯的笑容发出细微的皲裂,然而她的修养显然要强过珺艾无数倍,踏着稳妥的步伐走了过来。

    “大哥,你也在这儿吃饭啊。”

    温宏捏着红酒杯细长的玻璃柱,微微的抿了一口红酒,平淡点头。

    安雅雯想要继续交流,被他的模样搞得无从下手。

    她不怎么看温珺艾,作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作为将来社会栋梁的一部分,甚至作为曾经的受害者——她完全有理由不去看她,当然也不会当众撕破脸皮。

    珺艾的后背紧绷着,已经出了一层粘人的冷汗,她觉得安少雄在看她。

    冷冰冰地,能刺破人的皮肤割出血珠子来。

    等她屏息鼓起抬头,安少雄已经挪开了目光,一手插进西装裤口袋里,散漫着盯着玻璃窗外。

    温宏拿洁白的餐布抹一下嘴角,起身招呼自己的亲妹妹:“这里的牛排不错,要七成熟刚刚好。”

    安雅雯将两位大哥互相介绍,这二位哥哥各自都没有要亲近的想法,不咸不淡地点头示好。

    雅雯微笑着点头:“要不我们一起”

    温宏衬着她没说完,直接截断了她的话:“我吃得差不多了,你们可以坐下来慢慢用,我来请客。”

    他看向一脸僵硬的珺艾:“走吗?”

    珺艾求之不得,赶紧挪起了屁股,从安少雄身侧擦过去,跟着温宏到了前台埋单。

    两人从馆子里出来,双双不怎么说话。

    路过一间间洋气的商铺,走过了一条街,温宏指着一家旗袍定制的服装店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

    逛街的兴致是彻底没有了,珺艾摇摇头:“算了大哥,我们回去吧。”

    温宏停步,转身,在黑色的灯柱下点了一根香烟。

    看他   眸光暮霭沉沉着,珺艾心口咯噔一跳。

    他们两个是秘密的地下恋情,这些被关键人物看到,以后要怎么办?

    温宏说出口的却跟这事无关,“刚才见到你亲哥哥,怎么不打声招呼。”

    珺艾的脸褪下血色,深吸一口气后装模作样的笑:“什么亲哥哥,我跟他们没关系。”

    “哦,没关系。”

    温宏复述一遍,领着她进了旗袍店,珺艾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

    男人在衣架上挑挑拣拣,斟酌着细看,挑了三套线条优美同时也是十足保守的款式,让她去试试。

    珺艾对这几套衣服完全无感,她会喜欢有些新颖的设计感,但是现在不是争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换完衣服温宏点头,让老板把三套全部打包,他一手接过拎在手里。

    司机把车子开过来,却是往她公寓的方向去。

    珺艾晓得问题来了。

    果然,车子停到公寓对面的树荫下,温宏让司机先下去。

    车厢里涌起浓烈的烟草味。

    温宏一条手臂搁在窗口,偏着头看向外面:“你是不是刻意在躲着安少雄?”

    珺艾不是一味的迟钝,可以说她其实根本就不迟钝。

    大多时候,迟钝和忽略不过是下意识的第一选择。

    现在这个选择已经失效,所以她立刻摇头:“就是不熟,怪尴尬的。”

    “而且我讨厌安家,大哥,这你是知道的,我绝对不会回到他们家   。”

    “是吗?”

    温宏很平静,很平静的反驳她:“那安少峯呢?”

    珺艾刚要张嘴,温宏用捏香烟的那根手指往外指去。

    安少雄从绿色的吉普车上下来,肩章在路灯下折射出银亮的光,他噙着笑跟车内的人说话,说了两句转身上楼。

    珺艾愣住。

    温宏弹弹烟灰,等人消失在楼道内,哂笑一声道:“住在同一栋楼,你们经常碰面吧,关系还好?”

    照她那种咋咋呼呼的性格,如果不好,她肯定是会讲上两句。

    可是从头到尾,她提都没提过。

    伎俩 < 流年(H)(艾玛)|脸红心跳

    ρ◥〇①⒏..℃O┍M/8030762

    伎俩

    压着一股情绪,温宏的耳廓处呼啸过尖锐的声音,然后转化成兹兹的电音。

    下车前他摁住胸口,试着吐纳两个来回。

    不能再想,不能多想。

    于是回到大厅见到正襟危坐的两个直系亲属时,他的脸色算不上好看。

    温朝青正在喝茶,陶瓷茶盖抹过杯沿:“听雅雯说,碰到你跟小艾在一起吃饭?”

    雅雯满脸羞色:“我大哥,我不是告状的意思我理解你,毕竟你跟她也是十几年的兄妹,怎么可能为了我那一点小事,离间你们之间的感情?”

    温朝青很满意女儿的话,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乖孩子,你很懂事。”

    他拧过下巴来对大儿子说话:“以前你跟小艾关系也不怎么样,怎么现在反而又好了?”

    说着又是长长的叹息:“那个孩子没教好。”

    温宏直视着父亲的眼睛,接着扫过安雅雯,雅

    PO—①⑧.¢O『M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