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49

分卷阅读49

    ,个子也矮,一看就是风餐露宿的农人。温宏要了两个滑竿,抱着珺艾先坐上去。他坐后面一辆。滑竿乍一起来,珺艾惊呼,又是惊奇又是欢喜:“啊哈哈哈,感觉随时会掉下去,啊,好吓人啊!”

    她的声音又脆又软,水意浓浓的,再加上夜里叫床卖劲,还夹着点磨砂感的沙哑,温宏虽然坐的稳稳当当,脑子里却是已经过了很多东西。

    珺艾哪里晓得,上行的一路上就听她在叽里呱啦地跟轿夫说话。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O/┮M┯┰

    今日三更,都不要夸我。

    流年(H)露天野合

    露天野合

    轿夫走得很有节奏,好几次,遇到需要攀登陡峭的石梯,珺艾紧紧抓着竹竿,身体尽力前倾,在害怕和刺激的双重体验下啊啊乱叫。

    后头的大爷笑眯眯地说道:“小姐,不用这样紧张,放松就好了,你放松我们就好把握力气和平衡,对了,不要前后动。”

    珺艾慢慢地靠回去,越往山上走,雾气越浓,这趟行程便如腾云驾雾般,到了云顶峰。

    温宏先下来,踢开落脚处几块有棱角的石头,朝珺艾伸出手来。

    珺艾紧着手心抓住了,大哥的手心很热,手指也很有力度,像锻造过的钢铁,让珺艾心驰向往。

    温宏扶上一把,右手卡到她的腰上,珺艾就像一个轻飘飘的洋娃娃,由他亲自带领着落地。

    “感觉还好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珺艾深吸一口充满水汽的空气,胸口上的确是有点闷,源自轻微的高山反应。

    “还好。”

    转头顾盼中,温宏已经在后头结了轿夫的账,跟他们商量好在这里等到中午,然后载他们下山。

    今天不是个艳阳天,天空铺陈着白和灰色,珺艾有点冷,环抱着胸口凑近山崖边。当然,她不敢靠得太近,就着修过的一条水泥小路往亭台那边去。

    红色屋檐的八角亭台处于一个优美又危险的位置,临崖处一块灰色的巨石下面,往下看就是绝美的万丈深渊,雪雾和白云就在她的脚底下。

    温宏从身后抱住她,珺艾回头,两个人的嘴轻轻的对上。

    温宏看她冷得像个鸡仔,敞开了西装,把她裹了进来。他的下巴顶在小艾的脑袋上,两条手臂稳妥而严密顶包裹着她:“喜欢这里吗?”

    涓涓的热流漫过珺艾的心坎和皮肤,她的体温上来,不再觉得冷,后仰着头颅贴着男人的脖颈,她仰着头看他的下颔骨。这里顶顶好看,棱角分明,充满了属于男人的气概和味道。

    “怎么会不喜欢。”

    她的嗓子很软,声音像是落到寂静的湖面上,发出悦耳动人的曲调:“大哥带我去任何地方,我都喜欢。”

    温宏垂头,侧着脑袋下去吻她。

    在这里待了片刻,温宏牵着小艾的手朝不远处另外一个山峰走去,这里有一个古旧的庙宇,偶尔会有僧侣上来燃香打坐。但也只是偶尔,所以此处显得空寂而荒凉。珺艾肚子里头没墨水,看哪里其实都一样,特别之处只因她的手一直在他的手掌里,耳边是温宏深沉无声的呼吸频率。

    闲逛了一两个钟头,珺艾扛不住,抓着温宏的袖子摇晃:“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吃饭呀?”

    温宏轻笑一声,知道这家伙很难陶醉在自然和历史的情操中:“还有个地方要带你去看看。”

    他说得风轻云淡,眼神里却透露着细微的神秘感,珺艾一下子来了精神,毛孔激动得张开,被冷风吹红的脸蛋艳艳的漂亮。

    其实她很难在第一眼中被归类为漂亮的类型,温宏领着她穿越一片松林时,脑子里面一直都是她,但是如果要说她的笑不漂亮、她的生气不漂亮,她的唇和眼睛不漂亮,那也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假话。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小艾成为一颗痣,镶嵌在胸口特殊的位置上呢。

    人生就是如此奇妙。如果没有安雅雯那件事,小艾还是他妹妹呢。

    下行到一处低洼,这里有一潭自山上流下的清泉,清泉旁边是一片碧绿的草地,从侧面山体泥土中长出的大树,枝丫就在他们头顶上茂密地展开。

    半封闭的环境里,珺艾嘻嘻笑着转了一圈,跑到水边捧了清水喝。温宏脱下西装铺到树根下,叫一声小艾,珺艾掉头屁颠屁颠到跑过去,跟狗听到主人召唤一样的兴奋摇尾巴。

    温宏让她在临时铺处的位置上坐下来,他的手臂伸展在一块椭圆而大的鹅暖石上:"靠过来休息一会儿。”

    珺艾躺下来枕上他的手臂,脸庞上方就是摇曳的树叶、浓密的云层,还有温宏英俊沉着的脸。

    接下来的事情很自然就发生了。

    ————

    嗯,还有一更。

    流年(H)野合

    野合

    不知道是他先抚摸她的腰肢,还是她率先搂上他的脖子,总归是两个人像是密不可分的,手脚互相紧紧到纠缠搂抱。

    温宏高大的躯体覆盖在珺艾的上方,他的衬衣和薄衫还在身上,裤子从上看也是好的,只是充血膨胀的硕大已经挺进了珺艾热烫的体内。珺艾在他的身下绷紧着身体,头脑中充盈着沸腾的东西,皮肤在对方的大力的揉弄下酥麻过电。

    温宏有节奏的抽动,鸡巴带出细嫩缠人的嫩肉,再被他大力的赌回去。

    珺艾仰着下巴,充满了不可抑止的低吟释放。

    忽的被人换了位置,温宏岔开双腿半躺在下面,让她整个儿地坐在他的凶器上摇曳。

    珺艾撑着他的胸口,痛苦懊恼地叫道:“大哥撑坏啦”

    温宏舒服地往后靠在树根上:“怎么会呢。”

    他从她的领口处剥出白晃晃的奶子,捉住俏丽的奶头捏来揉去:“哪里坏了?”

    珺艾的脸蛋氤氲着,眼珠子湿漉漉的,羞涩纯真地凝望他:“顶到好里面了,我要受不了了。”

    温宏轻笑一声,明了她这是想偷懒,不想自己动,于是握住珺艾细腰,抬起放下,抬起再砸下。

    一阵啪啪响亮的撞击声下,珺艾想要制止,温宏猛地翻身,抬起她的左腿往上折至肩头,泛红的眼眶下是肥妹艳红的肉穴,这般那般饥渴收缩着包裹他的宝贝。

    从玉皇山上下来后,两人的感情似乎又到了另外一个阶段,一个崭新浓稠而密不可分的阶段。珺艾再度回到法租界的小洋楼里住下来,基本上算是常驻了,隔几天才会回到公寓里住上一夜。有一次她和安少锋在楼道里撞上,对方正从楼上下来,珺艾笑着同他说话:“这么晚啦,你要去哪里?”

    安少锋少见的没有采取诙谐打趣气人的特色,面色平静,带着微不可察觉的疏离冷淡: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