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流年 分卷阅读52

分卷阅读52

    她猜测姚丽他们很有可能会到这边来,于是空手从店内出来,临街要了一辆黄包车朝城隍庙那边的集市去。

    城隍庙附近都是些三角交流闲杂人等,这里要热闹上许多。一大圈人围在墙根处,珺艾不是很要脸的往里面挤,见到一只猴子顾盼四望地站在一根横杆上。猴子的毛很黄,没有光泽,像秋风下的稻草,而它的眼睛又很大,懵懂无辜地看着瞧热闹的人群。主人扬起鞭子来,猴子猛地龇牙,待鞭子下来,它惶恐又快速地朝旁边跑。做猴戏的人大骂一声畜生,转头对人群拱手,谄笑着一张沧桑的脸。

    珺艾觉得自己有点病,无缘无故地,就流起了眼泪。胡乱地抬手在脸上揩了一把,她走到墙根拐角处,在一块破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猴戏甩得不算精彩,不一会儿人群散去不少。等那老头子拿着铜钵过来讨赏钱,珺艾起身昂首挺胸,气势蓬勃地跟他打商量,商量不到两句话两个人算是吵了起来。她要买下这个丑猴子,老头一万个不肯:“我一把老骨头了,就靠这个吃口饭。”珺艾就叫他开价,老头羞愤继而破口大骂。珺艾强买不成,鼻子里头哼处粗重的气流,硬是赖着不走。她站她的,老头自己忙自己的,鞭子抽到猴子身上出气,又把扫帚挥到她的脚边,说了一串难听的话。珺艾冷哼一身,叉腰还击。

    小顺穿一件灰黑的旧袄子,很顺利地把自己的身影插到这两个人中间,珺艾拍开他的脑袋:“走远点,没看到我在忙”

    小顺无辜可怜地朝几米开外的男人求助,珺艾顺着他的视线瞅过去,安少峯套一件黑色短皮衣,脖子上圈着一条大红的围巾打上结,长裤子配上高邦的马丁靴,别说,倒是挺有意思,一副人模狗样的潇洒做派。

    珺艾送他一道恶狠狠地眼刀:“又在看我的戏!”

    少峯几步过来,胡乱而大力地揉她的脑袋,把这人箍进怀里,笑着对老头道:“这家伙就是个炮仗脾气,老人家你担待。”

    老头哼气,珺艾哇哇大叫,小顺傻乎乎地笑了   一声。

    安少锋撇开珺艾,跟小顺低语着说了两句话,小顺点头跑开,他就把老头请到另外一头,送上一根香烟。

    珺艾好奇地勾着脖子,想过去听又觉得没面子。安少锋在谈话的间隙偏过头来,因笑而眯起来的眼睛里,带着几缕轻笑。

    没一会儿,他似乎跟人达成了协议,慢慢地踱着步子,过来撸了珺艾带着她离开。

    “行了,别看了,猴子已经买了。”

    “别人买猫买狗,你倒好,看上这么野性难驯的畜生,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打算怎么养?”

    珺艾的嘴,在要笑和要板着的两个选择间,抽搐着巡回转换,她的脸都快崩坏了:“要你管!”

    “当然要我管了。”

    安少锋抽着一根香烟,寒冬腊月地,鼻子被冷风刮得泛红:“你肯定管不好,我找个地方养它,你尽可放心。”

    小顺找了板车和车夫把猴子运走,珺艾则跟着少峯上了他的绿色吉普。

    安少峯的一条胳膊搭在窗沿上,另外一只手轻松地把这方向盘,问她晚上想吃点什么。

    车子往红砖公寓那边开去,珺艾领着他进了自家的门,半个小时下出一锅只有鸡蛋勉强能入口的青菜面。

    流年(H)她不爱你

    她不爱你

    唐万清陪着姚丽去四季酒店吃西餐,姚丽十分注重身材,所有的食物不会动第二口。但是她喝了几小杯红酒,情绪正好中,一根手指顶在下颚处,无形的女人味和眼神搭配得恰到好处:“你说得没错,苏州的确是个好地方。”

    青年不置可否,他没食欲,抽了雪白洁净的餐布抹上唇角:“你喜欢就好。”

    姚丽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小半杯,对方的态度有些敷衍,但是他们的关系已经不用计较这点事,他为她做过的事,世界上没有谁再能做到。他们有过一段短暂的恋人关系,不用经过外界的考验,几个月自动解算掉。但是除了这层关系,各自家庭的勾心斗角和利益往来,锻造了他们之间更深的同盟连接。

    两人之间的界限薄弱得像层纸,但是这层纸远远还不到捅破的时候。她一向富有野心,不会因为一时的感情冲动肆意而为。

    她知道应该给他一些属于自己的空间,不论是情绪上的,还是人际交往上的。

    “市长夫人邀请我去打麻将,万清,我就不陪你了。”

    唐万清点头,姚丽招来自己一个男人,男人身形高大,眉目无神,沉默地拿了羊毛呢的大衣给她披上。

    这是她的仆人之一,叫阿司,走到哪里都带着他。

    姚丽匆匆离开,她一直都很忙,忙着搭建权贵阶层的关系网络,交往的对象不拒男女,对女人有女人的态度,对男人有男人的态度,总归是对症下药,分人说话。

    唐万清往后靠去,两手交叉着顶到下晗处,思路理清之后朝适应生打了个响指:“去旁边给我开个卡座,准备两瓶嘉年华。”

    这晚他跟几个名流青年一块儿玩乐直至凌晨三点,他们都喝多了,他还很清醒。

    次日下午,唐万清给这几个人依次打去电话,约着在酒店里开了房打一下午的牌,快吃晚饭时蜂拥着挤上汽车,一路朝启天证券开去。

    前台通知了吴组长,因为这些公子哥并没有说要见老板,只说对期货很感兴趣,找人给他们开个账户玩玩。

    吴组长把人领导二楼的贵宾接待室,客气说两句后出来,思忖着该找个小姑娘或者男职员去招待他们比较好。

    珺艾哼着一首不着调的曲子,抱一叠账簿从财务处出来,迎面碰上组长后,毫不吝啬地送给她一道灿烂的酒窝笑。

    吴组长觉得不用再想了,她叫住珺艾,接过对方手里的东西,嘱咐两句让她上楼去送烟送茶:“他们想了解什么,你就好好讲。”

    端着茶盘进去的时候,她没想到唐万清也在,茶盘碰到玻璃茶几边缘,发出脆脆的声响。

    唐万清坐在沙发的最中间,一手展开拖在沙发靠背上,交叠着双腿,铮亮的皮鞋尖轻轻地点了点空气:“麻烦

    PO—①⑧.¢O『M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