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噬欲者 【道士×兔子】9

【道士×兔子】9

    晚风微佛,天边最后一抹夕阳隐去,不知何时惊到了晚上。
    逐风收回长剑,没想到这妖孽竟使了计,方才的长烨不过是他元神分出的一缕灵识,虽然没能真的杀了长烨,但灵识破碎,元神也会遭到反噬受损,不将养叁五个年日是缓不过来的。
    不过……
    逐风抬眸打量着眼前的小妖,身上萦绕着纯粹干净的灵力,几乎没有杂志可循,微睁的美眸里也未曾显露过属于妖的斜肆,理应是与他无关的小妖怪罢了。
    可刚才那妖孽分明是为了护着她才受下他那一剑,逐风也知道和着兔妖犯不上计较,他也只想找长烨复仇,既然已经重伤了他,也算报了同门师兄弟因他的法宝而丧命的仇。
    犹豫了几息,“请问木姑娘……与长烨那厮是什么关系?”
    小姑娘连忙摇头,怀里揣着的那只黑白相间的兔子吓得瑟瑟发抖。
    怎么了?
    “不对吗?他刚才分明称你为木,难道是沐?”逐风以为自己叫错了。
    鬼知道那个老妖怪为什么喊她“木”啊!
    但是玉兔不敢说话,方才两人的生死一战将她这小妖吓了个半死,甚至还差点被伤及性命。
    虽然长烨替她挡下了一剑,但是小兔子觉得并不需要感谢他,因为他偷了她的声音,现在死了也没还回来,也无法向男人解释自己的名字究竟叫什么。
    算了,能者为先,玉兔为了保命,还是随意点了点头,想叫什么叫什么,她和老妖怪不是一伙的,别杀她。
    “沐姑娘,你……”
    逐风突然封了口,虽然看出来这小兔妖不会说话了,极大可能是在化形时出现异变导致的,即便不是人,但逐风还是非常注重礼仪,不再询问了。
    “沐姑娘可是被那妖孽强掳而来的?”他就知道,长烨能做出什么好事!
    不是不是的,玉兔连忙摇头,虽说那老妖怪取了她的声音,但也不曾伤害过她,只是好奇她身上的修炼之法罢了。
    见小兔妖否认,逐风也觉得自己有些以偏概全了,他对长烨敌意的确太大了,索性便不再谈论这糟心事儿了。
    虽然逐风刚才差点伤到玉兔,但阴差阳错倒是将她从老妖怪手里救了出来,虽然还是无法言语,逐风这道士瞧着还是公正无私,向她表示了歉意,玉兔便觉得目前的情况好极了。
    不过,要等仙子姐姐来接她之前,玉兔还要想办法将自己的声音从长烨那里讨回来,否则等被仙子姐姐发现没了声音,少不得要费一番功夫去替她找寻,仙子姐姐这样好,实在不能让她为自己的小事浪费心神。
    想到此,玉兔便将期许放在了面前的逐风身上,这道士方才可与长烨匹敌,一定可以助她从长烨那里取回声音的。
    玉兔不怎么聪明,却知晓让别人帮忙是要让对方高兴、乐意的,所以,首先要缠上逐风,然后再抱紧这位道士的大腿,哄得他高兴,让他愿意为她夺回声音。
    逐风见小兔妖思索了一番,便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他瞧,少女的眼尾似乎天生就有些泛红,不知是原型带给她的影响还是幻形后带的。
    只是那双圆溜溜的眼睛满眼都是他,逐风被看得心头一跳,只觉面颊唰得热了起来,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撇过视线,“沐姑娘,有何事直说便是。”
    突然一顿,又觉得大意,连忙补充:“有事便写在上面即可。”
    说完便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碧玉薄板递给玉兔,玉兔好奇地在上面写写画画,竟是可以随着手指在上面的滑动显现出来,把张开的手掌在上面一抹,便随着那一下又是干干净净的一面。
    玉兔一喜,连忙在上面开始写字,隐去了自己的来历,只将被长烨抓住和取了声音的事情简略叙述了一下,便递给逐风看。
    “原来如此。”
    逐风沉吟了一下,便对玉兔行了一礼,“最近不少下九流的妖孽打着长烨的旗号四处掠夺,许多凡人与妖修被残害,在下需要向长烨讨个明白,既能向他讨回沐姑娘的声音,也能保护沐姑娘,若沐姑娘不嫌弃,可与在下一起同行。”
    玉兔心头一喜,这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
    连忙点点头,生怕对方会后悔似的。
    “那个……那我呢?”
    两人都忘了还有石头这只兔子,逐风和玉兔皆是一愣。
    总不能把他一只兔留在这里,被那些妖怪生吞活剥了吧?
    不行!
    “你们一起便可。”逐风看出玉兔的不舍,便抢先体贴道。
    两只兔子立刻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逐风道长,您真是个大好人!”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18禁真人秀游戏乱交游乐园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情色诱惑(NP,高H)楞次定律_高h生而为欲高门玩物(高干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