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4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4节

    倒也巧了,今儿个正好赶集,因此哪怕他到镇上时天才刚刚麻花亮,但那卖烧饼油条的早点摊子却已经出摊了。
    时间太早了,这会儿去姑姑家怕是一家子都还没起呢,于是他便坐在那吃了两块烧饼三根油条,又喝了一大碗的稀饭。吃饱喝足天已经彻底亮了,他又要了一块钱烧饼一块钱油条,这才骑着自行车往姑姑周爱华家去。
    按当地风俗,提亲是需要男方父母以及媒人陪着男方一起上门的,这样不仅是礼数周全,更是表明了男方家对女方的看重。周励这亲提的急,找媒人来不及,他爸妈他又担心不同意,所以为了顺利结婚,他就想到了嫁到镇上的姑姑。姑姑既可以当长辈又可以做媒人,这样上门就里子面子都有了。
    或许在此处失去的总会在别处得到吧,周励在家是最不被疼爱的那个,但在姑姑周爱华这里,却是最受疼爱的侄儿,不仅超过了他两个哥哥,还超过了他四个伯伯家加一起的七八个堂兄哥。
    周励到的时候,姑姑周爱华正带着大儿媳在做早饭,瞧见他一大早的来了,当下吓了一跳:“小励,你怎么一大早来了?出什么事了?”
    “好事!喜事!”周励把烧饼和油条递给大表嫂,上前挽着周爱华的手笑道:“姑,我今儿要去我对象家提亲,爸妈没空跟我一起上门,所以我来请你陪我去。”
    “提亲?”周爱华一脸惊喜,“我没听错吧?真是提亲?”
    大表嫂也满脸的笑:“果然是好事,是喜事!小励,恭喜啊,回头婚期定了可要早点说,表嫂还等着喝你喜酒呢!”
    “诶,我肯定早点说!”周励笑应了,这才冲周爱华点头:“你没听错,真是提亲。姑你先吃饭,我去街上买提亲礼,等回头买好了我来接你。”
    “哎呦,你又没提过亲,你懂什么啊!”周爱华说话间就朝儿媳妇伸手,“来来来,给我拿块烧饼夹根油条,我这就跟小励走,边走边吃就行了!”
    周励哭笑不得:“姑,你怎么比我还急?现在还早呢,卖东西的都还没出摊,你安生吃饭,吃过饭咱们再走!”
    大表嫂已经用烧饼卷好了油条,递给周爱华道:“是啊妈,这才六点多,太早了!”
    周爱华这才被劝住,回屋吃早饭去了。
    今儿姑姑要跟着一起上门,因此不等周爱华问,进门后周励就把要娶的人是桃花村的江桃说了。末了,也把心里话说了:“姑,我知道她名声不好,大家都在传她说丧门星,有克夫命,谁娶她谁倒霉。但是姑,我不信这个,她嫁的第一个男人,在去接她的路上摔下拖拉机摔断了腿,那是那男人不小心,是意外!她嫁的第二个男人,喝多酒栽进水缸里差点淹死,那更是那男人对自己的酒量没一点数,这是他的关系,跟江桃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她嫁第三回 那家的婆婆是摔跤磕掉了门牙,姑,你不觉得很好笑吗?自己走路不当心摔跤磕掉门牙,这跟儿媳妇有什么关系?”
    “姑,我不信她有什么所谓的克夫命。反倒是我,我的名声才是真的不好,十里八村的姑娘别说是嫁给我了,她们只要听到相亲对象是我,都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姑,我已经二十二了,还带着宝贝这么个别人眼中的拖油瓶,要是过了江桃这个村,恐怕这辈子就别想再结婚了。”
    “姑,我不想打一辈子光棍。”
    周爱华被说动了,被周励的最后一句话,她伸手点着周励的额头,气道:“你也知道周宝贝是别人眼中的拖油瓶啊,那你还硬要收养她!要是没有她,就凭你这么多年私底下拼命干活攒下的钱,名声差怎么了,你有钱!你正干!只要把这消息放出去,我就不信没姑娘愿意嫁给你!”
    周励认真道:“姑,那是你疼我,所以才觉得我好,别人可不会这么想,别人说不定会觉得我是为了娶媳妇,所以无耻到撒谎呢。再说,我早已经把宝贝当亲闺女看了,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她送走的,所以眼下江桃这个媳妇再适合不过了。而且姑你知道吗,江桃真的很漂亮,而且听说她还很能干,我能有机会娶到她只怕都是我们老周家的祖宗保佑呢!”
    周爱华被逗笑了:“是是是,祖宗保佑你呢!”
    仔细自己想了会儿,周爱华得说实话,小侄儿名声确实很不好,人虽然正干,但没人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是她想背地说人坏话,实在是她那大嫂整就是一拎不清的人,别的人可能忍不了,但江桃的情况应该能忍,未免娶别人最后闹得个离婚收场,江桃似乎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咬咬牙,周爱华道:“那行吧,我今天就跟你走一趟。不过这亲事要是定了的话,我得去小葛庄找葛神婆给你买根护体的手绳,不管江桃那克夫命是不是谣言,你都得给我戴上!”
    周励自然满口答应。
    吃过早饭,周爱华跟周励一起出了门,姑侄两个从街头逛到街尾,把提亲礼一次性买齐了。一公一母两只鸡,两条大鲤鱼,六瓶一箱的本地酒,十斤猪板油,十斤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另还有各样点心果子一大堆。
    王招娣给的六十块钱当然不够,周励自己又补上了二十,将将好八十块钱的提亲礼,拿出去已经非常有面子了。
    东西买齐才不过七点半,周励去镇上的朋友家借了辆三轮车,姑姑周爱华坐在一侧,其余满满当当堆的都是提亲礼。时下讲究提亲上门越早表示对女方越重视,因此姑侄两个也没磨蹭,立刻就出发了。到桃花村村口的时候还没到八点,周爱华抓了把糖果子给村口玩的孩子,叫先去江家通知一声。
    等姑侄两个赶到江家门口时,江家早已收拾好了碗筷,江大有和曹桂花更是亲自迎了出来。当看见那满满当当堆在三轮车里的提亲礼时,江大有惊讶过后脸上露了满意,心里还不怎么愿意的曹桂花也动摇了,实在是这么丰盛的提亲礼,几乎快比得上江桃第一次嫁人的提亲礼了。
    张月红早忘了和江桃的不愉快,一面指挥着江海拿东西,一面上前挽了周爱华的手。安排周爱华和周励坐下后,又殷勤的泡茶端了上前:“哎呦呦,我们家大姐真是好福气,能得未来大姐夫这么看重,我这都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江家的热情在周爱华的意料之中,毕竟江桃再漂亮再好嫁,接连被退亲了三次,以后难不难嫁先不说,光是江家眼下丢人就是第一遭了。今儿小侄儿的提亲礼,别说在乡下,那是在镇上都数得着的,说是花了八十块钱,那也是用了她的面子找的熟人,要是没熟人,今儿这提亲礼怕是得花到一百块。
    一百块的提亲礼,想也知道多有面子!
    周家给了江家这么大的面子,江家人热情一点也是正常的,但眼下周爱华已经把江桃看成准侄媳妇了,心下又是喜欢又是怜惜的,因此张月红话里透出来的意思她就不大喜欢了,像是说她侄儿媳妇不配似的,她侄儿媳妇怎么可能不配?
    周爱华打量了眼张月红,似笑非笑道:“瞧你这孩子,说的这叫什么话,你们家大姐又漂亮又能干,我们家小励能娶到她才是小励的福气,我们家当然要看重她了!”
    一个被婆家退了三次的女人,你们家能娶到还是你们家的福气?张月红简直忍不住想笑。不过想着那么多的提亲礼,到底是忍住没笑出来:“是是是,你说……”
    周爱华却不愿意再搭理她,只当没看见她开口,笑着朝一边的曹桂花招手道:“嫂子,你们家大姑娘呢?咱们大人说正事,叫她跟小励去外面转转,也说说话吧?”
    知道周励很喜欢江桃,周爱华就忍不住帮了把侄儿。
    有句话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周励的提亲礼丰厚,周爱华这长辈又会说话给面子,曹桂花莫名就觉得周励这个未来女婿还不错了。毕竟虽然都说他不正干,但起码他在乎自家闺女,有这份在乎,说不定结婚了有了家庭就知道正干了。
    不这样想也没用,闺女一门心思要嫁,人家也上门提亲了,不出意外这亲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不高兴还能怎么着?
    曹桂花便笑道:“正是这个理,桃儿在屋里呢,我去叫她出来。”
    第6章 心疼了。
    江桃作为被提亲的对象,若是没人叫,按风俗今儿便只能待在屋里。但自家亲妈来叫,便说明是同意这门亲事了,所以江桃把长发绑成了两个麻花辫,又用红头绳在末端绑好,就大大方方出来了。
    到堂屋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周励,他本是坐着的,因为听见她来忙起身看了过来。高高的个子,人又黑又瘦,但一双眼睛格外黑亮,看着她的眼睛仿佛在发光。
    江桃当然曾被这么热烈的注视过,但那是前世,是前世她还年轻的时候。后来她打算不嫁人后,平常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必须要出门的时候也常常低着头,就算那会儿仍有人这么热烈的注视她,她也不知道了。
    几十年没有过这样的体验,此刻她竟然有点不敢跟周励对视。
    江桃移开视线低头进了门,再抬头就看见了周爱华笑眯眯的模样,刚刚他妈已经告诉过她这是周励的姑姑了,因此她张嘴就叫了一声:“姑。”
    周爱华先是一愣,继而一声干脆的“诶”后,就再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好孩子快过来,快过来让姑看看。”
    江桃一个活过一辈子的人,本该心如止水不知道什么是羞臊的,但此刻听着周爱华的笑声,愣是觉得脸颊热了起来。
    周爱华拉着江桃的手,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怪不得小励一个劲的跟我说你漂亮,可不就是漂亮,我一个老婆子看着都舍不得移开眼呢,这真是我们老周家祖宗保佑了,要不然就小励那样,怎么可能娶到你这样漂亮的媳妇!”
    江桃前世深居寡出,便是老了也很少出去串门,她都几十年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善意,这样的夸奖,这样的喜欢了。她不再觉得羞臊,她只觉得胸口有一阵又一阵的暖流涌过,她冰冷了几十年的心好像一瞬间又活蹦乱跳起来。
    江桃忍不住眼眶微红,道:“周励他很好,昨天要不是他救了我,可能我都没命活了。所以能嫁给他,也是我的幸运。”
    作为在场唯一知道这是假话的周励,虽然明知是假话,但心还是忍不住疯狂跳了起来:“也没,就、就顺手。”
    见小侄子一张黑脸涨的都能看出来红了,周爱华笑着推了推江桃:“你跟小励结婚的事我们大人来谈,你先带小励出去转转,快去吧。”
    江桃垂着头走在前面,领着周励出门了。
    桃花村实际没什么可转的,尤其是冬天不用下地干活,家家户户人都在家,出去转就是给人看的。江桃不愿意被人盯着,带着周励一路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周湾河边,没地方去,就站在河边看那泛着冷意的河水。
    周励见她不说话只一个劲盯着周湾河,心下一跳,忙道:“江桃,你不会是还没想通,仍想跳河寻死吧?”
    “没有。”江桃摇了摇头。
    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前世因为那次跳河差点被淹死,她一辈子都避着周湾河走,只要提起周湾河就觉得心里怕的慌。但是现在站在周湾河边,看着那泛着冷意的河水,她竟然一点儿也不怕了。
    是因为重生了,有了改变的机会吗?
    江桃不知道,眼下也没有时间去深究,她收回思绪看向一边的周励,问:“今天怎么是你姑跟你来?你爸妈呢?他们不同意?”
    一针见血。
    周励都有些佩服江桃了。
    想了想,他没说假话,毕竟江桃嫁给他后少不了要和他爸妈相处,他现在说假话,要不了两天就会被事实戳穿。
    “他们还不知道。”周励道:“我想先把亲事定了,彩礼给了,然后再告诉他们。我爸的话,应该会同意,我妈那里可能会有点麻烦,虽然最后我肯定能把你娶进门,但以后……以后你嫁进来了,恐怕她可能找你麻烦。”
    江桃皱了下眉,问:“我要让着她吗?”
    周励忙摇头:“不用,你不用让着她。我妈那个人我知道,她连我都不喜欢,应该也不会喜欢我媳妇,你们俩要是有矛盾的话,百分百应该是她的问题。不过你也不用怕,我会帮你的。”
    看来周励也知道他妈是什么样的人。
    既然他不要求她让着未来婆婆,那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江桃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周励纠结半晌,终于道:“还有就是宝贝,我捡回来的那个闺女。江桃,我已经把她当亲闺女了,你……你能接受她吗?”
    江桃想起前世变成傻子的周宝贝,叹了口气。
    “能接受。”一个可怜的孩子而已,她道:“我也试试,尽量把她当亲闺女看。”
    这是周励想都不敢想的答案,他激动道:“谢谢,江桃,谢谢你!”
    重要的事说完,两人就陷入了沉默。
    江桃是没话跟周励说,周励是有一肚子话却不知道怎么说,怕说了会惹江桃不高兴,他只能不说。
    大冬天在河边吹冷风真的有些傻,觉得手脚都冰的快不是自己了的时候,江桃道:“咱们先回吧,有什么话想说的话,等后天结了婚去你家的时候再说吧!”
    周励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忙伸手进胸口掏了个破布包出来,他背过身顶着风把破布包打开,里面竟然塞的满满当当都是钱。虽然自去年已经发行了第四套人民币,但他们这是乡下,周励的钱更是从前一点点攒的,所以这满满当当的钱都是十块五块,甚至还有两块一块的小面额。
    周励很快从中数出了三十张十块的,折了一折递给面前的江桃:“这是三百块,我娶你的彩礼钱。剩下的我得先留着,为防家里拿不出给我结婚的钱,我得自己有准备。回头要是花不完的话,后天晚上剩下多少我都给你。”
    江桃有些意外,接过那三百块钱,问:“这是你自己的钱?”
    周励点头,黑瘦的脸上迸出一丝得意的笑:“我悄悄攒的,家里没有人知道,就是我姑也不知道我具体攒了多少。明天晚上我会再过来一次,要是家里能给我拿出三百的彩礼钱,那我就一并给你。要是家里拿不出,你再跟你家里人说我已经给过你了。”
    前世江桃只知道周励是不被疼爱的,是亲妈都看不上都嫌弃的可怜人,重活这一回才知道,可怜人竟然也有这么多心眼子。
    不过他这么多心眼子,怎么敢把钱都给她?
    江桃道:“你家要是也能给你三百的话,那你就给我六百了,你不怕我把你的钱都花了?”
    周励又不傻,昨天江桃要自己收着彩礼钱他就知道了,这绝不是个会有一点钱就想着全贴补娘家兄弟的。他一笑,又憨又精明的道:“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给别人乱花!要是你自己花的话,我都要娶你了,你花在自己身上就跟花在我身上一样,我又不亏。”
    这是说愿意把所有钱都给她花?
    江桃原本对这场婚姻不报什么希望,但这会儿看着周励黑瘦脸上那又憨又精明的笑,忽然感觉跟周励结婚似乎还挺不错的。要是周家也能拿出三百来,那她就有六百块了,真要离开不仅能保证好长一段时间的吃住不愁,甚至想做个什么小本生意钱应该都够。
    不过真要到了那一天,她也不能把钱都带走,周励爹不疼妈不爱,还有个捡来的小闺女,已经够可怜了。
    江桃小心把钱装进棉袄口袋,道:“走吧,回去!”
    从河边回去,一路上碰到不少冒着寒风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有那故意跟江桃打招呼的,江桃看一眼周励,笑眯眯都应了过去。
    两人回到江家,家里也聊的正开心,不过江桃才一露面,江河就跑了出来:“大姐,你后天就要嫁去周家?”
    看来是周励跟他姑说了,而他姑又跟家里说了。
    江桃点头:“嗯,我想年前就嫁出去。”
    “这也太快了,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呢!”江河不满意。
    江桃淡淡一笑,语气平静道:“要准备什么,我都第四次嫁人了,什么没见过啊。不用准备,只要后天周家准时来迎亲就是了。”
    可你嫁四次了,周励才娶第一次啊!
    这话到了嘴边,江河硬生生又咽了回去,不能说,大姐的话应该已经让周励不高兴了,他要是再说,怕是会让周励心里疙瘩更深。
    但想到江桃要草草嫁人,他还是不满意,不能说了,就满满摆在脸上。
    江桃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能说的,她这是第四次嫁人又不是秘密,因此没管江河,也没跟周励解释什么,只道:“你去屋里坐坐吧,我去厨房帮忙做饭。”
    周励点头,看江桃进了厨房,才一拍江河肩膀,一面往堂屋走一面道:“你放心,该准备的我都会尽量准备的,保证尽量不让你大姐受委屈。”
    江河诧异的看了周励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周励心里的确有些不舒服,因为江桃嫁过三次人。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