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29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29节

    周励看了他一眼,闷闷应了声:“嗯,好。”
    第37章 疼媳妇。
    一直忙到大半夜, 周励和江桃才全部忙完躺到床上。
    周宝贝早已经睡着了,这会儿正面向里一个人躺在床的最里侧。
    因为和江杏合租,周励想让周宝贝单独睡一间房的目的到底没实现, 不过其实就算有空房间也不合适,周宝贝到底还没满三周岁呢,这么小一个人睡不太安全。
    不过现在睡的是两米的大床,又结实又宽敞, 晚上想做点儿什么就不用担心太多了。
    可江桃已经累了, 连着两天早起忙碌, 这会儿刚一挨床眼睛就睁不开了。不过今儿新床进了家门, 迟到了半个多月的洞房总不能再推了, 好在经过这半个月, 江桃现在不仅不抵触, 甚至还有些期待了。虽然她不知道这期待是因为她有些喜欢周励了, 但并不妨碍她这会儿眼睛虽然眯着, 但心里却还在清醒着,并且也做好了要配合的准备。
    周励当然更期待,而且虽然这么累, 但这会儿他整个人由内到外都精神抖擞。
    他有些不想关灯,转头正想问江桃呢,却看到江桃已经累的闭上眼了。
    到嘴边的话被咽了回去, 他重又转回来,轻轻把灯拉了。屋里陷入了黑暗, 他轻轻转身靠向江桃,手指规矩的搭在江桃的腰上。左右已经忍了这么久了,倒也不急在这一时,这两天忙包包子卖包子和搬家, 江桃是真的累坏了。
    原以为自己今晚肯定要很难入睡的,却没想到抱着江桃,竟也很快就睡着了。
    凌晨江桃醒了,窗外一片漆黑,也不知道几点了。不过……她伸手扯了扯领口,被子里的手也拽了拽秋衣的下摆,然后动动腿感觉了下,就知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了。
    周励不是一直很期待的吗,这大床都到家了,他怎么还能忍得住的?
    难道是因为她睡着了?
    如果是别人,江桃定然不敢这么猜,但当这个人是周励,是刚结婚就处处体贴她照顾她的周励后,她就敢了。可能真是这个原因,看她睡着了不想她太辛苦,所以这人就又忍了。
    江桃心尖涌起一阵甜蜜,唇边也不由漾起一抹笑。
    要不要叫醒他呢?
    叫吧,他肯定会很开心。
    算了,还是不叫了,她累,他只会比她更累。
    江桃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般,他们不断的在拉扯,一个让她叫醒周励,一个却让她不叫。她拿不定主意,便只能翻个身面向周励,随着她心里不断的在挣扎,外面天好像渐渐亮了,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慢慢有了些光亮。她看着周励,结婚前又黑又瘦像是要脱形的男人,这会儿仍是比一般人要瘦许多,但这么近距离看着,就发现他脸颊上已经渐渐有些肉了。
    她记得他说过,他长相不行,但现在长了些肉后,他比之前却已经好看了太多。他有好看的浓眉大眼,睫毛也长长自然垂着,鼻梁挺直,唇略薄。
    江桃听说过一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她想她现在是不是就是这样了?
    她竟然觉得周励很好看。
    好看到她竟然有些忍不住,竟悄悄伸了手,沿着他的鼻梁慢慢往下滑……
    没完全滑下去,因为她手指刚开始滑周励就醒了,而且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
    这种时候是不用说什么话的,夫妻俩相视一眼,一个眼神就已经知道对方的意思了。
    江桃有些不好意思,轻轻闭了眼,但睫毛却在紧张的颤着,到底泄露了她的心思。
    周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撑起身体,却只敢先小心翼翼亲了下江桃的额头,然后慢慢往下到眼睛,到鼻梁,再接下来,终于碰到了那朝思暮想许多日子的红唇。
    其实他们已经结婚了,江桃又不排斥他,他如果想亲江桃,其实早就可以亲的。只是他不敢,害怕一亲就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他一直忍着,直到这会儿,他才真正亲到江桃。
    那唇比想象中还香甜柔软,周励呼吸瞬间就急促起来。
    却就在此时,几乎挨着床里侧墙根睡了一夜的周宝贝猛地翻了个身。
    周励吓的心下一跳,江桃则反应更激烈,一把将他推开了,周励没防备,又因为本来就靠近床边,江桃这一推竟直接把他推的摔下床了。
    “砰”地一声响,江桃忙要起身去看,周宝贝就也懵懵的一下坐了起来。
    听见动静,江桃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没再压着声音,上前要拉周励:“你没事吧?”
    周宝贝还懵着,但也跟着往外爬来:“爸爸掉下床了?”
    周励脸红的几乎要滴血了,但也只能承认:“嗯,爸爸掉下床了。”
    周宝贝很孝顺,伸手递过去:“我拉你上来。”
    周励侧着身子摆了摆手,然后爬起来就朝外走:“爸爸做饭去,不上去了。”
    江桃本还在纳闷他怎么走了,结果想了下反应过来,顿时忍不住噗嗤笑了。
    “妈妈?”周宝贝不解,爸爸掉下床了,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怎么妈妈竟然笑了?
    周励脚步一顿,反应过来江桃明白了什么,顿时又羞又气,撂话道:“这屋里再放张凉床放不下,我干脆再去家具店,叫老板给我打个小床好了!”
    也是,没有小床的话,这样的事往后怕还得发生很多次。
    “嗯。”江桃忍着笑应了声,但应完没过两秒,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周励虽然会做饭,但厨艺一点儿也不好,所以早饭就是大白菜猪油渣面疙瘩,想打个鸡蛋的,但可惜昨儿一股脑吃光了。先将就一下,回头下个集有人卖鸡蛋了,再多买点儿吧!
    吃过早饭,周励先去了趟家具店,然后就拉着昨天没来得及还的平车回周湾村了。进了村子没着急回家,而是先去了周允家,平车就是在周允家借的,所以后儿又逢集要做包子了,需要葱他就想先来周允家买。而且他还要问问周允家愿不愿意再多种点葱,陈启军那边张秀丽一直没消息,江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答案肯定是张秀丽不想种葱卖,所以放弃了那边,就得再找个人问问,周励和周允关系好,能赚钱的事儿当然第一时间想着好兄弟。
    听说周励要买葱,周允和他妈都让周励直接去地里拔。
    周励只好解释需要的不是一星半点,他这一去是要把周允家葱拔光了的,而且也把自己往后还需要葱的事儿说了,虽说量不是很大,但周允家如果愿意的话,那也是要新腾出一块地的。
    周允妈虽然心动了,但因为周允爸不在家,就说要再商量商量,不过地里现在的葱周励可以全部拔走,她这边以后需要吃葱,不管是找邻居还是回娘家,都可以弄到够吃的。
    周励自然同意,带着周允直接就奔菜地去了。
    周允妈回身把大门关上,也跟着去帮忙。
    一边拔葱,周允妈一边就忍不住道:“小励,看来你跟你媳妇这卖包子很挣钱啊?都搬去镇上开店了,往后还要找人长期种葱供应你,你这是要把生意做大啊!”
    周允妈当然羡慕,但周励能听的出来,她也就只有羡慕,并没旁的坏心。
    周励便道:“挣确实是挣到一点了,但说实话,都是辛苦钱。就拿上个集来说吧,因为早上要带两百个左右的包子去卖,所以从头天晚上就开始切葱剁葱剁肉馅,大晚上的先包一半,第二天早上天不亮再起来包另一半。两百来个包子,我包的撑死也就三分之一吧,剩下的都是我们家江桃在包,包完了还要忙着蒸,蒸熟了还得辛苦她也背个小竹篓一路走到街上。虽然她一句累也没说,但我包三分之一的包子都感觉手累,她包剩下的那么多,可想而知手有多酸。她嫁给我这才半个多月,旁人可能没发现,但我却看出来了,她脸都瘦了一圈了。”
    江桃是干惯了活的,但原来在江家也都是做家里的一日三餐和洗衣服这些,农忙时候要累些,但再累也比不上现在做生意起早贪黑劳心劳力。所以这些日子虽然吃的很好,但她还是瘦了,她自己可能没感觉到,但周励却看的很清楚。
    周允妈点头,这样确实辛苦,赚点钱不容易啊!
    不过看周励这么知道疼媳妇,周允妈就道:“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疼媳妇。这往天那些看不上你的,知道你这么疼媳妇不说,还这么有本事带媳妇去镇上做生意,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要是她们能看上你,现在跟着你享福的可就是她们了!”
    周励可不敢接这话,他立刻摆手道:“婶子,可不兴这么说,卖包子这事儿是江桃想出来的,包子是她包的,包子馅也是她亲手调的,我顶多就打打下手,有本事的是她,是我跟着她享福了!”说起这些来,周励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他甚至还有种我有这样的媳妇我骄傲的感觉。
    周允妈再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其实就算她通过自家儿子知道周励不是传言里那么不正干,但也知道周励在外干的都是些累死累活的苦力活,她那么说是故意的,这世上男人有几个不好面子,想被人说吃软饭的?她是为了给周励面子,所以才说的是江桃靠他,其实心里门清,这完全是周励靠江桃。
    却没想到,周励不仅大大方方承认了,还一副很骄傲的模样。
    周允妈转头就说自家儿子:“你也跟小励学学,也找个这么能干的媳妇回来!”
    第38章 江桃。
    三个人很快就把周允家菜地的葱拔光了。
    周允看着那散了一地的葱, 道:“小励哥,这葱你也不好拿,不然还用平车拉回去吧?”
    周励也有这个想法, 而且他还得到村里的面粉加工厂拉两袋面粉,分家时得的面粉虽然不少,但这两回包子一卖,分到手的面粉就基本空了。好在本地人吃面食多, 如今家家每年都会存上好些小麦在面粉加工厂, 他这边分家后分得了四分之一, 还能再去拉四大袋的面粉。
    但做包子这些远远不够, 用完了面粉就也得买了。
    周励还是想着好兄弟:“小允, 你回头跟叔和婶都说一声, 看看你家有没有面粉卖, 或者小麦也行, 我直接拉去面粉加工厂兑。我那边每次逢集都需要做不少包子, 不仅葱要买,面粉也要买,对了, 你家婶子不是也养了不少鸡吗,要是以后你家卖鸡蛋,按着市场价卖给我好了。”
    鸡蛋除了自己吃, 以后炸东西或者卤菜卖也会用到,周励索性一次性解决。
    周允呆了呆, 就乐了:“小励哥,真希望你的包子店越做越好,你也越赚越多发大财!”
    毕竟周励有好事儿第一时间就想到他了,要是周励那边生意越来越好, 对这些东西不就需求越来越大吗,那周励吃肉他就能跟着喝汤,周励赚大钱他就也能跟着赚小钱了。
    周励脱下身上江桃前些日子新做的棉袄,穿着以前的旧毛衣,弯腰抱起一大摞的葱往平车走:“借你吉言了,我也想发财!”
    周允也抱起一大摞,快步追上去:“肯定能的,小励哥你努力啊,我就靠你了!”
    不管他爸妈答不答应,他反正是想答应了,庄稼人连带着种点的事,能有稳定的销路而且价格还不往下压,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周允疯狂心动,于是就自愿帮忙,不仅把葱帮忙装上平车,还陪着周励去兑了两大袋子的面粉,又去周家帮着拿还剩下的东西,最后索性直接把周励送去了镇上。
    来回跑还平车浪费时间,周励有这时间还是先去琢磨赚钱的事儿比较好。
    到镇上都已经大中午了,江桃做好了午饭,自然留了周允一起吃。
    周允也不客气,实际上他早就想尝尝江桃的手艺了,做的包子那么好卖,想来手艺不会差。
    虽说搬来了镇上,但这刚搬来就又租房又付床的余款,两天花出去了三百多块,这么大的开销之下,就算知道周励和周宝贝需要补充营养,江桃也不敢想买什么就去买。所以今儿个午饭就没什么新意,主食是米饭,菜依然是大白菜猪油渣炖粉条,今儿个没有炒鸡蛋吃,却有一大盘加了盐和辣椒面的炸马铃薯条。
    因为想着明天即便不逢集也做点儿包子卖,为了把晚上的时间腾出来,中午这饭菜江桃就做的几乎是两顿的量,所以即便加一个能吃的大小伙子,也是足够吃的。
    大白菜猪油渣炖粉条自然是好吃的,但周允平常偶尔也能吃到,所以即便江桃的手艺确实比他妈的好,但他吃着也就仅仅是觉得比较好吃而已。但是炸马铃薯条却惊艳到他了,因为赶在上桌前江桃又往油锅里回了下,他吃到的时候正是里头软糯外头焦脆的热乎炸马铃薯条,一口下去他还有些不敢信,再吃一口后就更怀疑了,看着那盘子里金灿灿的长条状东西,他忍不住道:“励嫂,这真是马铃薯吗?”
    江桃笑道:“真是。”
    她想起第一次在周爱华家做这个的时候,大家也都不敢相信,这证明后来一直卖的好的东西果然是有道理的,普通到大家都吃腻了的马铃薯,换个做法不仅价格上去了,大家也更爱吃了。
    周允又夹了一根,慢条斯理的嚼碎咽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马铃薯这玩意我都不知道吃过多少回了,怎么还能是这么个味呢?”
    其实江桃做这个后世的炸薯条,真要说味道,是远远比不上后世人家店里做的好吃的。但这会儿做出来就胜在一个新,胜在一个从没有人吃过,便宜到再穷的人家都能大袋买的马铃薯,这么一弄味道就完全变了,谁第一次吃不得惊一惊?
    不过要是想拿出去卖,那也就只有在最初能赚到钱,到后面就难了。
    “就是油炸了炸,又加了点调料而已,你要是喜欢吃,回家自己也能做,很简单的。”
    这哪里简单了,这要是简单,他长这么大也不能才第一次吃。
    而且这油炸的东西,火候的大小,时间的长短,甚至调料的种类和多少,可都影响口味的。
    周允又夹了一筷子,吃完了就道:“励嫂,其实你手艺这么好,完全可以开饭店啊!开饭店赚的肯定比你卖包子赚得多,而且不用起早贪黑也不用一口气包那么多包子,还更轻松呢!”
    开饭店和卖包子,到底哪个更赚钱,其实要看时间,也要看所在的地方。
    在这乡下的小镇,包子五毛一块的人们能舍得,但做一个菜三块五块甚至十块的,能舍得的人却不多。所以你可能一早就卖出去两百个包子,但却可能一整天也没一个顾客上门点菜吃饭。
    其实不止现在,就是前世的后来,他们镇上生意最红火的饭店,赚的也未必有生意最好的包子店赚的多。江桃还记得呢,那会儿只要逢集,尤其是赶在年关外面读书工作的人都回来的时候,镇上那家味道最好的包子店,往往是要排大长队才能买到包子的。而饭店就不一样了,平时可能还有些单位的聚餐,或者建房子修路之类工程上的请客,但越是年节越是冷清。
    倒是后来人们日子更好一些后,办红白喜事时人们一般不自家做酒席了,镇上有些饭店会选择接这种活,赚的还算比较可观。但红白喜事,十里八村的又能有多少呢?
    所以她在镇上时不打算开饭店,或者说就算以后要开,那也是顺带。
    倒是如果有机会离开镇上去外面,哪怕仅仅是去县城,也可以考虑考虑开饭店。不过那就需要请厨艺更好的厨师了,而她自己也得想法子去学习学习厨艺,还有开饭店的管理和经营,就算没有地儿教,除了自己摸索外,也得想法子跟有经验的人请教才是。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