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49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49节

    “这位大哥,你别生气,我没觉得你是故意来陷害我的,我是想说,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江桃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火气便下去了,毕竟这位大哥如果误会包子是她这里的,那至少证明一点,他是认可她的包子的。那么他这般气呼呼找上门就可以理解了,他是觉得自己被骗了。
    江桃平心静气道:“我这里猪肉大葱馅的包子,自打开店就是一块钱四个,从未变过价格。而且我都开店了,自然不会再去外面摆摊。这位大哥,刚刚你说你这包子是在街口买的,是那卖包子的人亲口跟你说是我这里的包子吗?”
    “没错!他们夫妻俩亲口说的,说他们在镇上开了店面,这是周家包子铺的包子,店里要一块钱四个的猪肉大葱包子,今儿便宜卖,一块钱可以买六个!老板娘,你是说我被骗了,他们卖的包子压根不是你家的?”布摊老板后知后觉,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误会江桃了。
    江桃点头:“是的,这不是我家的包子,你确实是被骗了!”
    被骗就算了,自己气呼呼的上门要说法,不仅错怪了好人,还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布摊老板气的脸都青了,匆匆丢下一句“对不起了”,就提起包子直往街口的方向冲去了。
    江桃冲围观的人笑了笑,客气的谢过几个帮她说话的顾客后,就把摊子一收,锁上门也跟着往街口去了。周平昌和乔英假借她包子铺的名义卖包子,这笔账她也得跟他们算算。
    布摊老板一口气冲到街口时,周平昌和乔英刚卖完最后一个包子,两人没想到竟能卖这么快,正高兴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冷不丁三小塑料袋的包子接连照着他们的头脸砸了过来。
    没有防备,两人皆被砸中了。
    周平昌也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当即就怒瞪向前方,喝骂道:“谁?妈的,有病啊?!”
    布摊老板在他面前站定,也骂道:“他妈的,你在说谁有病,你再说一声试试!”
    打人还有理了?
    周平昌怒气冲天,撩起衣袖就一副要干架的姿势。
    乔英却一把抓住他,面色变了几遍,最后冲布摊老板挤出了一丝笑:“你好,你有什么事吗?”
    发什么神经呢,人家打上门了,竟还冲人家笑?
    周平昌挣了一下手,恼道:“乔英,你没事吧?”
    不等乔英说话,布摊老板就冷笑着道:“你们可真行,以次充好欺瞒顾客就不说了,现在竟还想打顾客吗?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刚刚是用什么砸你的!”
    用什么?
    周平昌回头看去,就看到滚了一地的包子,意识到什么,他脸色顿时变了。
    乔英松开周平昌,问向布摊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这包子怎么就以次充好了,我又欺瞒你什么了?至于你说打架,可是你先动手的,我们连还手都没还呢。”
    都被找上门了,竟然还能这么无耻,布摊老板气极反笑:“说是猪肉大葱馅的包子,你那包子里到底是葱多还是肉多你自己心里有数!欺瞒我什么?你们在镇上开了店面是吗?周家包子铺?我刚刚就是从那边过来的,人家的猪肉大葱馅包子一块钱四个,个顶个的实在,人家也压根没在外面摆摊卖!你冒充人家周家包子铺,还卖这种以次充好的包子,还要不要脸了?”
    周平昌知道,这种冒充肯定会露馅,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乔英也有些郁闷,她还想趁机坏坏江桃包子铺的口碑呢,哪知道这才第一天干这事,就被人识破了。乔英还想把包子改良改良继续卖,所以就不想和布摊老板在这里吵,于是直接了当的道:“你想怎么样?”
    他想怎么样?
    布摊老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都找上门了还问他想怎么样,世上竟有如此无耻之人!
    “退钱!”布摊老板也懒得废话了,直接言简意赅:“把三块钱退给我!”
    要是三毛钱,乔英想都不想就会给退。
    但三块钱,好不容易卖出去包子赚到的钱,她怎么可能舍得。
    周平昌也舍不得,他先前已经在心里演算过被人质疑该怎么回答了,因此立刻就接话道:“不可能!是你自己主动买的,又不是我们求你买的,你想买就买想退就退,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再说,这可是包子,谁知道你买去有没有动什么手脚,退给我我自己吃都不敢,就更别说拿出去卖了!”
    “就是就是!”听周平昌这么说,乔英也来劲了:“而且你看看,现在包子都滚一地了,捡起来也吃不了了。我卖给你时是好好的包子,现在成这样了你叫我退钱,这不是欺负人吗?!”
    周平昌附和的直点头,又道:“我们的包子一直这样,年前就来卖了,卖出去的所有包子都是这样的,我们怎么欺骗你了?”
    乔英也道:“是啊!我们就是周家包子铺的包子,我们没骗你啊!”
    这时候已经临近中午快下集了,看热闹的人少不说,两边包子都吃过今儿也被骗买了这边的更是没有,周平昌和乔英的解释又有条有理,一听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所以看热闹的人就议论开了。
    “这样看,人家也没骗什么啊,人家卖的包子一直都这样啊!”
    “是啊,可能就是不太好吃?但你包子都撒地上了,人家也不能再卖,不好吃也不能退啊!”
    “这还真是欺负人啊?这要退钱的是什么人,是故意的吗?”
    “好像也是做生意的,忘了做什么的了,这种人,看来以后得避着走啊!”
    众人议论纷纷,声音又没刻意压低,布摊老板听着简直怄的想吐血。
    他分明是被欺骗的顾客,怎么现在好像他是故意来找茬的?
    而听到众人这么说,周平昌和乔英相视一眼,都笑了。
    大家都向着他们就好,这样就算这人想闹事也有人会拦一拦,再不济报到派出所也有人能帮着说话。反正啊,收到兜里的三块钱,他们打死也不会拿出来的!
    “你们是周家包子铺的包子?”一道清亮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你们的周家包子铺在哪里?”
    周平昌和乔英都没听出这声音是谁,虽然现在不承认更好,但夫妻俩一致想把锅甩给江桃,所以异口同声道:“就两条街的交叉口啊,新开的那家,招牌还没来得及放呢。”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包子铺成你们的了?!”江桃分开看热闹的人群,走了进来:“周平昌,乔英,你们俩厉害啊,借我包子铺的名声卖包子?”
    布摊老板没想到江桃也来了,还一来就戳破周平昌和乔英的谎言,顿时像看到亲人一样大步走到江桃身边,道:“就是,这才是周家包子铺的老板娘,她家的包子一块钱四个,皮薄馅多,猪肉大葱馅的包子还几乎都是肉!你们的那叫什么?我本来就是打算去她那里买包子的,要不是你们拉住我说什么今儿便宜,店里一块钱四个现在一块钱六个,还口口声声你们是周家包子铺的,我怎么会买你们的?你们那包子不要钱我都不愿意吃!退钱!今儿你们必须给我退钱!”
    江桃一来就戳破了周平昌和乔英的谎言,布摊老板又直接把两人骗人的话给说了,于是舆论的风向一下子就变了。
    “哎哟,还真是骗人的啊?”
    “周家包子铺的包子真那么好吗?那就有点过分了啊,拿自家的差包子冒充人好包子。”
    “太无耻了,是该退钱!”
    “就是,退钱吧,人都找上门了,你们理亏,本来就该退钱的!”
    乔英的脸色变了,紧紧捂着棉袄口袋,很明显舍不得退钱。
    周平昌面色变了几变,却是道:“怎么骗人了,我们本来就打算来镇上租门面开包子铺的,我也就想开在那个人流量多的地方的,怎么就是骗人了?”
    “是啊,我男人就姓周,我们开包子铺也早就打算好叫周家包子铺了,怎么就是骗人了?”
    “你自己贪图便宜买我们的包子,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明码标价,哪里骗你了?”
    这是彻底不要脸了!
    布摊老板窝火到现在,已经不是退不退钱的问题了,他现在看周平昌和乔英这夫妻俩,只觉得不狠狠打他们一顿就解不了气!不好跟女人动手,他怒的把棉袄一脱,直接就冲向了周平昌。
    周平昌没防备,被狠狠一拳打在侧脸,疼得他一屁股墩摔坐在地。
    还没反应过来呢,下一刻就整个人被压在了布摊老板身下。
    布摊老板块头大力气更大,周平昌即便是庄稼汉子有力气,因为失了先机,也只有被按住打的份。拳头像雨点般从四面八方落下,周平昌挣扎两下没挣开,只能死死抱住头脸,一面躲一面嗷嗷惨叫开来。
    围观的人早已散开。
    中间除了被布摊老板按着打的周平昌,还有被江桃拦住不许上前的乔英。
    自己男人被打的嗷嗷惨叫,乔英哪里受得了,她提着竹篓冲江桃挥:“江桃,你让开!”
    “让什么让,你们冒充我的名义卖包子,坏我包子店的名声,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江桃纹丝不动,她眼下得保护布摊老板不被偷袭。
    第64章 退钱啦!
    一边是自家男人嗷嗷惨叫, 一边是江桃态度坚决挡住不让,乔英没有办法,怒道:“江桃, 你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江桃点点头,直接卷衣袖。
    为了捍卫她包子铺的名声,也为了保护她包子铺的客人, 她不介意跟乔英打一架。
    乔英却有点怂, 虽然之前没亲眼看见江桃是怎么打王招娣的, 但她知道王招娣的为人, 要不是真被打的很惨, 是不会撒谎, 并且也不会惧江桃的。
    她不着痕迹后退半步, 道:“江桃, 你搞搞清楚, 周平昌可是周励亲大哥!”
    “同父异母的亲大哥,想坏他媳妇包子铺名声的亲大哥。”江桃语气淡淡帮着补充。
    乔英噎住。
    片刻后,开口:“江桃, 你真的不让?”
    “不让!”让什么让,江桃心里正气着呢。
    她好好开个店卖个包子,只想过好自己小日子, 她招谁惹谁了?周平昌和乔英也选择这一行是他们的自由她管不着,但拿次等的包子冒充她店里的好包子, 这么败坏她包子铺的名声,她又不是泥捏的,能没点儿火气。周平昌她打不过,但乔英却未必是她对手, 真要打起来,不定谁吃亏呢!
    周平昌叫的太凄惨了,乔英再忍不住,一面突然“啊啊”叫起来,一面举着竹篓就朝江桃脸上砸。
    江桃并不打硬扛的架,眼见乔英扑过来,先是不动,快到跟前时却突然蹲了下去。
    乔英使出了全身力气,愤怒的想这一下就给江桃砸怕了的,哪知江桃突然蹲下她砸了个空,因为惯性人冲出去了不说,还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地。
    竹篓被甩出去,惊退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乔英趴在地上待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不仅两条手臂内侧摔地上磨破了皮疼得厉害,就是下巴和嘴唇应该也破了,一瞬的剧痛后就火辣辣的疼,把她眼泪都逼出来了。
    开局不利,乔英战意瞬间失了一半,再爬起来后,就是空着手红着眼朝江桃跟前扑了。
    这一次江桃没躲开。
    双手用力抓住乔英的手臂,脚下用力一绊,直接把乔英绊倒在地,摁住她胸口整个人压了上去。
    陈启军和盛卫国才从乡下搜了人回来,瞧见街口围了一圈人,中间还传出男人的惨叫声,忙一起大步跑上前,分开围着看热闹的人,吼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
    听见熟悉的声音,江桃抬头看了眼,正好跟陈启军的视线对上。
    江桃倒是无所谓,打架而已,重生后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今儿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发挥呢。
    陈启军却被惊到了,虽然村里有传言江桃打过王招娣,但他毕竟没亲眼看到,眼下亲眼看见江桃仍是那张秀美好看的脸,但却卷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正死死把个人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可以说对于陈启军而言,这波冲击实在是有些过大了。
    乔英也看见陈启军了,见他愣住不动,忙挣扎着大叫道:“陈启军!陈启军!你可是派出所民警,你看看我和佳佳爸都被人打成什么样了,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陈启军猛然回神,但不用他开口,江桃按住乔英不许她趁机偷袭,起身快速走开了两步。
    乔英的确是想偷袭的,刚得自由她就一骨碌翻身坐起,整个人往前一扑就去抱江桃的脚。她想的很好,这样抱住一用力,江桃势必也得摔个狗啃地!
    但没想到斜里却突然袭来一股力,直接一脚踢开了她的手。
    “哎哟!”乔英又狠狠脸朝下摔了回。
    “干什么呢,人都让开了,你还想动手?”陈启军冷声。
    “怎么回事,大正月的,你们打什么的啊?”盛卫国拽开布摊老板,将人甩到一边,一边去扶躺在地上没能爬起来的周平昌,一边看向打架的四人中唯一认识的江桃。
    问什么问啊,没看他都伤成这样了吗?
    周平昌扒拉着盛卫国的手臂,不肯起来:“哎哟,哎哟,我不行了,我头疼,腿疼,腰也疼,我起不来了,我得去住院!”
    盛卫国低头看周平昌,也不知挨了多久的打,鼻青脸肿不说,身上几处还都有血迹,看着还真就有点吓人。怕人真伤的严重,他不敢把人硬拉起来了:“你怎么样啊,没事吧?”
    “有事,恐怕骨头断了,我好疼啊!”周平昌转脸看陈启军:“小军啊,你现在可是派出所民警,一个村子的人被打成这样,不管怎么样你得给我讨回个公道啊!”
    周平昌这话像是给乔英提了醒,她本来都要爬起来了,结果又躺了回去:“是啊陈启军,我也伤得厉害,动都动不了了,你可得给我主持公道啊!”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