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52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52节

    村人是知道两人也开始卖包子了的,虽然因为他们是跟周励学的有些看不起两人,但毕竟抢的不是自家生意,又一个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并没因此不搭理两人。而现在两人更是个个都挂彩严重,这就更引起大家的八卦之心了。
    “哎哟,平昌,乔英,你们这是咋地了?”
    “跟人打架了?不会吧?”
    “怎么伤成这样啊?谁打的你们?老陈家那小子不是在镇上派出所上班吗?有人找你们事,你们可以去找他做主啊!怎么就被人欺负成这样了?!”
    不出周励所料,听着村里人这些问题,周平昌和乔英就打算把事儿赖给周励和江桃了。
    “还找他呢,他一心向着江桃,怎么会给我们做主!”乔英阴阳怪气先开口。
    村人们跟着两口子一起往周家走,闻言就惊讶道:“怎么回事?怎么跟江桃有关?”
    “是啊!陈启军那小子向着江桃?这是怎么回事,他咋不向着平昌了?”
    “谁知道呢,八成是看江桃漂亮!”乔英一肚子怨气,说话也压根不过脑子,张口就来。
    周平昌也气得不轻,扯了把乔英,故意道:“你别瞎说!”
    乔英还没反应过来这种话说出其多么引人乱想,周平昌不许她说,她也就不说了,只满嘴谎话道:“我们好好的卖包子,江桃倒是好,竟然找个人来找我们麻烦!买了我们的包子不吃,扔了一地却要我们退钱,我们也是买的肉做的包子,是有成本的,凭什么退钱啊?”
    “江桃这是不想你们也去卖包子?”有人疑惑问了。
    “有可能啊,平昌和乔英去卖包子,肯定会影响到她生意吧?”
    “那街又不是她家开的,凭什么她做卖包子生意,旁人就不能做了?”
    “是啊,这也太霸道了!”
    “就是,太霸道了,还打人呢!平昌,你回去可得跟你爸妈说说,这事儿江桃和周励不对!”
    当然不对了!
    乔英其实本来没想怎样,毕竟被江桃的要告他们吓到了,但这会儿看村里人都向着他们,又想到周励到底是周湾村的人,上面几个长辈压着呢。于是就起了叫江桃赔偿的心思了:“唉,谁知道爸妈会不会帮我们?现在周励和江桃可是能赚钱的人了,还不好说呢。不行我只能自认倒霉,白被打一顿呗,唉,我嫁到周家来真是命苦!”
    说着说着,乔英眼泪就下来了,今儿一毛钱没赚到赔了本不说,还被打了一顿。
    她是真的命苦啊!
    村里人看她这副委屈样,立刻义愤填膺,纷纷道:“怎么能自认倒霉,你被打的这么严重,不管怎么说你爸妈都该给你们做主!”
    说话间已经到了周家门口,周老五和王招娣听见动静走出来,看见被村人围着的周平昌和乔英,皆吓了一大跳。周老五还算冷静,王招娣却“嗷”的一嗓子扑了上去:“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伤成了这样,谁打的你们?”
    今儿这事说到底赖周平昌和乔英自己,他们不冒充江桃的包子就不会惹到布摊老板,就不会挨打不会把事情闹到现在这样。但两人压根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他们一致觉得这事儿都怪周励和江桃,因为怪周励,所以对生了周励的王招娣也生了迁怒。
    周平昌一把挥开王招娣。
    王招娣踉跄着后退两步,后背撞到了墙才勉强稳住身形。
    周老五怒道:“平昌,你干什么呢?!”
    “我伤成这样都是因为周励,你说我干什么呢?!”回到家,周平昌突然硬气起来了。
    “因为小励?”王招娣不敢相信。
    乔英也哭道:“我伤成这样都怪江桃,爸,妈,你们可得给我和平昌做主啊!”
    周老五也不敢相信:“你说是小励和江桃打伤的你们?”
    王招娣已经忍不住了,她气道:“他们疯了不成,我这就找他们去!”
    自行车叮铃铃的声音突然响起,周励在门口停下:“不用找,我自己回来了。”
    周平昌和乔英没想到周励居然会回来,两人顿时有些心虚,忙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
    王招娣却气疯了,就像周励小时候很多次觉得这个亲生儿子害她没法面对两个继子一样,她指着周励,恨不得跳起来:“周励,你说,平昌和乔英身上的伤是不是你跟江桃打的!”
    周励不理她,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将自行车放到一边停稳,他大步就朝周平昌走:“周平昌,你来说,你的伤是我打的吗?”
    这般被忽视,王招娣气的冲上来就要打周励。
    周励抬手,生平第一次把王招娣挥开,厉声道:“妈,你要是再动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招娣又被挥的踉跄着后退两步,这一回周老五扶住了她,用力把人拉住,当然王招娣也有些被周励吓到了,所以没敢再往前冲。
    “小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大哥的伤跟你无关吧?”周老五还是相信周励的。
    周励也没理周老五,他仍只问周平昌:“周平昌,你说,你的伤是我打的吗?”
    这可是在周湾村,爸妈都在,村里人更是都看着呢,周励还能敢真对自己动手?
    周平昌心里这么想着,就道:“虽然不是你打的,但跟你脱不了关系,是你躲在后面,指使江桃叫人来打的!”又指了乔英:“还有佳佳妈,她那伤可是货真价实因为江桃!”
    “呵。”周励一声冷笑,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给了周平昌一拳。
    周平昌被打的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周励欺身上来打第二拳的时候,他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把周平昌压在身下,周励又是一拳:“既然你说是我和江桃打的你,那我就满足你。”
    第66章 江桃小吃店。
    你不是说我打你的吗?
    好啊, 那我就打你,不打你怎么能对得起你乱说呢?
    周励找了又能让周平昌疼又不会真把人打坏的地儿,一拳又一拳, 像是打仇人般凶狠。
    周平昌被布摊老板打的不轻,再加上本来也不是周励的对手,因此一时只能被动挨打,惨叫声顷刻间就像杀猪般响彻天地。
    周湾村的人, 包括周老五和王招娣, 都是第一次看到周励这么凶。
    面对一个这么凶狠的人, 众人都被镇住了。
    周平昌死死挨了片刻, 见始终没人上前来救他护他, 再忍不住, 绝望的哭喊道:“别打了, 别打了, 我错了, 跟你无关,我不该诬赖你!”
    这话一出,众人皆被惊住了。
    “怎么回事啊?”
    “诬赖?平昌和乔英是诬赖周励的?他们挨打和周励江桃无关?”
    “这就过分了啊, 亲兄弟不说互帮互助,诬赖人干了压根没干过的事算怎么回事?”
    “怪不得挨打,我看他就该打!”
    围观的村人小声嘀咕起来, 因为周平昌主动承认是诬赖,风向一下子就转变了。
    周励并没管村人都说了什么, 周平昌承认错误后,他就停了手,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自己说, 还是我帮你说?”
    周平昌忍着疼,朝远处滚开些。
    有心想反悔不承认刚刚的话,但看见周励冷冰冰的视线,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就老老实实道:“我说,我说就行了。我跟佳佳妈被打和你无关,是……是我们卖包子得罪了人,所……”
    周平昌被打了,乔英却没被打,她打断周平昌抢话道:“佳佳爸被打是和你们无关,但我伤成这样却是江桃害的!周励,就算你一副要杀人的凶样,我也依然实话实说!”
    周励当然不能对乔英动手。
    乔英一个女人,他要是对乔英动手,有理也会变没理,就算知道真相,外人也肯定会觉得他过。
    周励转了转手腕,又两手交叠掰的手指咯咯作响,然后抬脚往周平昌面前走。
    其实几下打周平昌能忍得住,但没人拉架没人护着他向着他,他就害怕了,一直被打谁能不害怕?万一周励一时失手,把他打死了打残了怎么办?他怒瞪着乔英,凶道:“你胡说什么呢?你分明是想打江桃,江桃躲开了你自己摔的!”
    乔英:“???”
    是她耳朵出现幻听了,还是周平昌脑子进水乱说了?
    周励适时停脚。
    周老五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道:“小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招娣有些胆怯的看了周励一眼,但做妈的始终觉得自己不一样,自己在亲生儿子面前有足够的底气和权威,就还是训斥道:“小励!有什么话好好说,平昌是你亲大哥,你怎么能二话不说就动手呢?你简直太过分了!”
    “我就过分了,你能怎么着?”周励是真烦王招娣了,一点也不想忍了。
    要是从前,周励敢这么说,王招娣早就扑上去打他了。但刚刚被周励狠狠一下挥开,要不是周老五在后面及时扶住,她肯定会摔的很惨。
    心里到底有了惧意,所以听了这话即便气得半死,也到底什么都没敢做。
    周励不耐烦在家里耽误太久时间,便半蹲下直接问周平昌:“你们卖包子为什么得罪人?”
    周平昌老实道:“因为我们用自家包子冒充你和江桃做的包子,顾客吃出不对来了。”
    乔英却喊:“我们为什么得罪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话音落,因为各自话的内容,彼此狠狠瞪了眼对方。
    以后还想不想继续卖包子了?
    乔英气死了:“周平昌,你胡说什么呢!”
    周平昌更气,他都被打成这样了,乔英怎么半点不知道心疼,是嫌周励打的还不够狠吗?他怒道:“你闭嘴!都什么时候了,你以为撒谎还有用?早就叫你不要撒谎了,你偏不听!”
    “?”
    乔英傻了,合着都是她的错啊?
    周励不理他们夫妻间矛盾,继续问周平昌:“顾客只因为吃出不对就打你们了?”
    “还因为人家找上门要退钱,我们不肯退。”周平昌豁出去了,什么都往外说了。
    周励点点头,起身看向周老五:“爸,你也听见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大哥大嫂的猪肉大葱馅包子,里面只有葱几乎没有肉,在街上卖不出去,就冒充我家的包子往外卖。但好巧不巧,有人是我家的老顾客,买了他们的包子觉得不对,就找上门要退钱。他们舍不得骗到手的钱,跟人吵嚷起来,最后惹得人家动了手。说到底,这事儿我和江桃也是受害者。”
    周励这话看似和周老五说的,但实际上是说给周湾村人听的。
    围观众人听见这真相,对周平昌和乔英就更不齿了,这两人简直是贼喊捉贼,恶人说别人恶!
    就连王招娣,这会儿都说不出什么来了。
    因为是真没理。
    周励弹弹衣袖,再次看向周平昌:“大哥,你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大哥,你冒充我家包子,在外败坏我家包子铺的名声,甚至还回村乱说话诬赖我和江桃打了你们。但看在你是我同父异母亲大哥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以后,如果这样的事以后你再干,那你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义!”
    不跟我计较?
    你都把我打成这样了,还叫不跟我计较?
    周平昌怄的不轻,但打又打不过,理么又没理,他还能怎么办?
    他只能点头应下:“不会了,以后这事儿我不会干了。”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