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55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55节

    话到嘴边,蔡远想起了江桃嫁给那传闻中混的出了名的周励后,不仅没克着周励和周励的家人,反倒是跟周励把日子过的越来越好, 听说现在在镇上都开了包子铺,且生意还特别好了。
    丧门星的理由不成立,蔡远沉默一瞬后道:“我没说跟你有关系,只是我妈毕竟是长辈,而且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但当时你被退了两次亲,大家都说你是丧门星会克人,所以我就想着,你要是能认个错,那不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吗?”
    和她没关系,不是她的错,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要她认错。
    江桃简直要气笑了,亏得这婚姻没继续下去,要不然她在他家也过不长!
    “不好意思,不是我的错,我永远也不会认。”懒得跟这人再继续说下去,江桃话落就推了自行车走开两步,然后停脚,凶巴巴回头瞪过去:“别再拉我车,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被这么凶狠的一瞪,蔡远下意识点头,直到江桃骑上车走远了,才反应过来追了两步。
    但也就两步,又想起江桃凶巴巴说的话,就没敢再追了。
    不过他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江桃是他看中的姑娘,是他求了他妈娶回家的,他原先是真想好好跟江桃过下去的。谁知道出了岔子,明明都被他娶回家的江桃,如今却变成别人的媳妇了。
    不仅如此,从前的江桃只有漂亮,现在的江桃却更加的明艳利落大方。
    蔡远一路走回家,一路都在不甘心,都在想着要是江桃还是他媳妇就好了。
    推开家门,看着熟悉的小院,蔡远好像还能看见去年秋末结婚时候的模样,当时江桃就是他从门口背进屋的,他如今住着的东屋,江桃也待了一整个下午加小半个晚上。
    听见门口动静,宋娇娇从厨房走出来,看见自家男人站在门口发呆,秀眉一皱大嗓门就响了起来:“蔡远,这么冷的天,你回来不进屋在那傻愣着干啥呢?”
    蔡远回神,看了眼宋娇娇,点点头“哦”了声,忙进了院子。
    “奇奇怪怪的!”宋娇娇嘀咕了句,进了厨房。
    蔡远看着厨房门口,原本觉得宋娇娇也是很漂亮的,但今儿看见江桃后,就觉得宋娇娇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他不应该那么快就娶宋娇娇的,不,不对,他不应该放江桃回去的。当时他应该好好劝劝江桃,只要江桃肯跟他妈道歉,那现在他的媳妇就还是江桃了。
    江桃回到镇上,直到把晚饭做好,才终于冥思苦想拼凑出蔡远的名字。
    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蔡远就是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外人,想起后也扔到一边没打算管。
    天还没黑,周励还没回来,江桃把菜和馒头都坐到熬粥的大锅上温着,就又打了水湿了抹布拧干,把心爱的新自行车又擦了一回,跟着再拿干抹布,把水印子一一擦去。
    虽然她知道后世生活越来越好,什么电动车摩托车甚至小汽车比比皆是,但如今这自行车是她跟周励结婚后置办的第一大件,所以还是忍不住珍惜。
    忙完这个,因为明儿不逢集,所以就赶紧把粉条给泡上,回头正好吃过晚饭切。
    周励回来后,江桃也没想起跟他说蔡远的事,如今两人忙着呢,只记得把江河的事儿说了。
    “嗯,明儿我带他过去。”周励一边大口吃馒头一边道:“江桃,你真觉得我未来想接建房子的活可行吗?”
    要是自己一个人干,周励不怕啥。
    但拉了江河也走这路,他就不得不为江河考虑考虑了。
    虽然跟周励做夫妻没多久,但周励这话一出江桃就知道他担心什么了,她慎重道:“这确实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但也要看你打算怎么干。”
    周励理解江桃的意思,就像卖包子吧,江桃卖包子赚到钱了,周平昌卖包子却挨打了。
    这并不是说卖包子这一行不能做,而是要看做这一行的人选择怎么做。
    而他想接建房子的活,其实需要在乎的点大同小异,质量,信誉,性价比,这些是对外对顾客的。而对内,建房子不像卖包子自己就能干,建房子需要的人多,对内怎么把控也得好好考虑。
    夫妻俩讨论了回,就把这事放开了,毕竟这都是以后的事了。
    第二天江河早早就到了,先跟着周励的拉砖车去拉了一车砖,然后才一起往隔壁镇去。
    还在正月里,天儿还冷,那边还没开工。不过已经定下过了元宵节天暖和些就开工了,江河是个壮实的大小伙子,又是周励带去的,面相瞧着也不像偷奸耍滑相,那边直接就要了。
    不过这年头泥瓦匠的工资不高,小工就更低了,谈下来一天竟然只有一块五毛钱。
    好在江河并不嫌弃,这种活都是要密集性干完的,一天一块五毛钱,累计干上一个多月两个月,那也有小一百块了。这种活接两个,那就是一辆新自行车的钱,正好又不是在农忙时节,说起来就是镇上工作人员,单论月工资也不一定有他这多呢。
    更何况,他要是能做大工,那一天可就有三块五毛钱了。
    要是学会了学精了,以后和大姐夫一道合伙,赚的就更多。
    见江河满意,周励挺高兴,想着江家还有个江海,虽说他对那人半点好印象也没有,但那毕竟是江桃的亲弟弟。虽说是个和江桃不对盘甚至还欺负江桃的人,但人活在世,不能一点不顾名声。他自己的名声毁也就毁了,但江桃的名声,总不能嫁了人后就跟娘家爸妈兄弟都翻脸。
    一个江河不够,要是江海那边江桃也顾上了,江桃爸妈还要再多,外人就会品判了。
    想到这里,周励就道:“江河,这边小工还需要两个,你回去问问江海,看他要不要来吧!”
    周励当然不会那么好心,他只是想维护江桃的名声,并不是真要照顾江海,于是就补充道:“咱们以后要是接建房子的活,你现在来学泥瓦匠的师,以后这一块最好就能交给你管。所以虽然现在你是小工,但回村后你大可当你是个工头,问一下江海一天一块钱他愿不愿意干。不过你们是亲兄弟,你多给点也行,但最好你的工钱别让他知道。”
    今儿主家说江河一个小工不够,周励还打算回村问问周允干不干。
    另还有他二哥周平喜,种葱不是什么难活,江桃包子铺需要的葱量也并不大,孟慧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如果周平喜愿意来干的话,也能多赚点钱,谁家也不会嫌钱多的。
    不过周允和周平喜,到底是跟主家拿钱还是跟江河拿钱,就得看江河这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江河半点不想跟江海一起干活,他哥那个人,干啥啥不行,偷懒第一名!
    真要是来一起干活,肯定是他得帮着擦屁股,这还不算,说不定还会败坏大姐夫的信誉。
    家丑不好外扬,江河没多说,只点头应下了。
    中午回到家,午饭桌上,江河就说了:“爸,妈,如今农闲时节,地里没活家里也没事,镇上大姐夫那边给我介绍了到工地上做小工,过了元宵节我就打算去了。”
    年前江桃江杏回娘家送年节礼,结果和家里吵了一架不说,最后还把年节礼又拿走了,这事儿就是桃花村今年过年期间的大笑话。江大有本就生气两个闺女不听话,再被村里人一笑,那怒气到现在都没消,因此即便这是赚钱的活儿,听说是周励给介绍的,他也立刻就要拒绝。
    江海却急急问道:“多少钱一天啊?”
    “一天一块。”
    “一天才一块?”江海皱眉,嫌弃道:“这也太少了吧!”
    如今年头花钱找人盖房子的人家虽然不多,但有那为了省事的也不是没有只愿意花钱不愿意欠人情的,所以江海虽然没去做过小工,却也知道大概工资是在一块二到一块五的。
    活是在隔壁镇子,桃花村的人不可能知道具体情况,自家人就更不可能知道。
    江河点头:“是的,主家想早点盖好,请的人多,活就不算多,所以一天就一块。对了二哥,你要不要去?今儿我回来大姐夫还叫我问你,说你要是愿意就也去,他跟那边打个招呼就行。”
    一天一块五江海都嫌少,更何况才一块。
    “我不去!做小工又脏又累,还一天才一块钱,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江海直接拒绝了。
    江河忍住笑,点了点头:“那行吧。”
    江大有敲了敲桌子,道:“江河,你也别去,一天才一块钱,又脏又累的去干什么?你大姐夫去了?要真是好事,他肯定自己第一个冲去!”
    “大姐夫拉沙子呢,哪里能有空。”江河帮周励解释了句,就道:“其实我也不想去,干活多累人啊,哪里有在家躺着舒服。但爸妈,我媳妇都还没娶上呢,三转一响和彩礼的钱,你们可都给我准备好了?要是准备好了,那我就不去了,先把媳妇娶回来过几天舒坦日子再说!”
    还三转一响呢,彩礼钱都还没凑够呢!
    更何况江河一说干活太累不如在家躺着舒服,江大有立刻想起好吃懒做的江海了,心里一堵,饭也吃不下去了,把筷子一摔,起身直接走了。
    曹桂花这才说小儿子:“你说你,你有话好好说,大正月的,你气你爸干什么?”
    江河闷头大口吃面,权当没听见。
    第70章 怀疑。
    元宵节后没几天, 稍微转暖些后,江河就背着铺盖上工去了。
    周湾村那边,周励先给周平喜说了, 由周平喜转告了周允,最后两人都决定去干。
    因为对江河没把江海带上非常满意,周励就把两人交给了江河,对他们的说法也是江河人面广, 帮着介绍的这活。不过江河也不黑心, 给两人说的工资是一天一块四, 他每天只拿两人一毛钱。
    不过一毛一天看着少, 但两个人的话, 要是不休息一个月也有六块了。
    六块, 买肉都能买三斤多了!江河对此可以说是相当满意。
    工地上江桃没去看过, 但从周励那得了消息, 说是非常辛苦。小工钱赚的少, 但实际却比大工更累,便是干惯农活的庄稼人,一开始上手都有些吃力。江河上工才不过三天, 两只手就都磨出了水泡,不过他并没在意,找了主家借的针, 直接把水泡挑破又继续干了。
    江桃有些心疼,但更多却是欣慰。
    前世江河一辈子就靠家里那几亩地, 两个孩子成绩不算好但也不算差,从小学一路读到一个大学一个大专,即便跟崔爱燕两口子都是勤快的,日子过的也并不如何宽裕。
    如今选择走这条路, 就算以后不跟周励合伙,从小工到大工赚的钱也不会少,攒几年攒到点钱了,她再鼓动鼓动,早早去县里把房子买上两套,这辈子绝对比前世要过的宽裕些。
    过了元宵节,即便还没出正月,街上每次逢集也更热闹了。
    不过跟年前那段时间还是没法比的,现在逢集,江桃约莫能卖出八十个左右的豆腐粉条包,一百个左右的猪肉大葱包,另炸鸡架因为镇上出了家跟风的,所以基本两块钱的炸鸡架能勉强卖完。
    一个集基本能稳定赚到二十五块钱这样,比不得年前,但江桃已经非常满意了。
    加上平时生意也起来了些,基本能稳定一天三块,这样一个月保底就能赚到三百,这可比许多工作人员赚的多多了。
    江桃生意兴隆,周平昌和乔英却始终没再来镇上,不止他们,就是林玉也没了消息。
    江桃觉得有些奇怪,奇怪周平昌和乔英竟然真的放弃做生意了,总觉着他们不像是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也奇怪林玉前世喜欢陈启军,是喜欢到能成功嫁给陈启军的,这辈子难道是因为突然换人喜欢就喜欢的不深,看周励这里没希望,就彻底放弃了?
    不管是不是这样,江桃都不打算管。
    她如今生意好,周励那边也忙的厉害,整日里又累又快活,没必要想那些恼人的事。
    反正,上次挨了一顿打,周平昌和乔英应该不会再冒充她这里了。而林玉那边,她日后要是再敢上前,江桃就敢找到她家,一个女孩子对个已婚的男人生了心思,周励又肯定不会给回应,那说破天去都是她不要脸,江桃眼下没必要去管。
    再一次见到蔡远,是在出了正月,二月份的第一个集。
    周励又早早出门干活,江杏和刘西妈来了镇上,服装店那边生意普普通通只能维持生活,用不着两个人看,因为江桃已经给开工资了,刘西妈除了帮忙包包子,还帮忙炸鸡架子。
    江桃手脚麻利的给客人拿包子收钱,正忙着,就听到一道有些扭捏的男声:“老板,买、买一块钱的肉包子!”
    “好嘞!”江桃应了一声就捡包子,捡好四个递过去时,抬头一看,脸上的笑容就微微滞了滞。不过也只一瞬,她就恢复如常道:“四个猪肉大葱包子,给!”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大半个月了,这大半个月,蔡远一直在想江桃。
    一面想一面又清楚的认知到,他已经结婚了,江桃也结婚了,他再怎么想他和江桃也不可能了。但越是这样清楚的认知,越是控制不住想的厉害,所以今天,他就以早上没吃饱为由要来买包子。
    再一次看见江桃,还是额头鼻尖因忙碌微微出汗,笑容灿烂的江桃,他一个没忍住,就看呆了。
    虽然长得漂亮,但因为前世有不好的名声在,所以江桃两辈子这还是第一次,大庭广众遇到这样的登徒子。她心下讨厌,便直接把包子扔进了蔡远的怀里,语气也不再客气:“一块钱!”
    蔡远这才回神,忙去摸口袋,摸了两下摸了空,尴尬的回头找宋娇娇。
    宋娇娇站在他身后,目光也正落在江桃身上,江桃这个人,宋娇娇从前不知道也不了解,但嫁给蔡远后,从蔡远妈以及村里人口中就拼凑出了江桃这个人的形象。
    一个长得漂亮,但实际上却是丧门星,专克婆家人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宋娇娇没放在眼里,即便听说她又嫁了,嫁了后没再克婆家人,还跟新男人过的很好,甚至都到镇上开了小吃店。那又怎么样呢,反正都已经嫁了,和蔡家和蔡远也都没有任何交集了,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去瞎关注。
    不过蔡远妈总念叨,说什么江桃长得漂亮,彩礼也要的少,还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勤快能干。总这么被对比着,今儿蔡远说饿了要买包子吃,她也就忍不住好奇的跟来了。
    说实话,确实漂亮,即便穿着厚厚的老棉袄,也仍能看出来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而那一张脸就更不必说了,宋娇娇原还不信自己比不过,这会儿看见了,也只能认输,确实比不过。
    宋娇娇上前,掏了一块钱递了过去。
    江桃这才看见宋娇娇,一个身段苗条模样也漂亮的年轻女人,应该是蔡远的媳妇吧!前世她被蔡家退回后,好像没到一个月蔡远就再娶了,应该就是眼前这人了。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