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94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94节

    赖勇洪大喘一口气,忙又朝身后缩了缩。
    冷冷看了他一眼,周励起身走了出去。
    派出所不大,一个小院三间正房三间偏房而已,周励出去盛卫国正想说话呢,陈启军就拽着被烤了手铐的林玉进来了。
    林玉在小声说着什么,似乎是在求他。
    但进门看见周励,声音顿时停了。
    陈启军也看见周励了,他面色平静,像是早上两人并没见过一样。
    “人抓到了啊!”盛卫国大步迎了上去,看着即便面色憔悴,白色风衣皱皱巴巴,长发也凌乱,但仍不掩好模样的林玉,不解道:“你这姑娘,到底怎么长的那么歹毒的心肠,人小江哪里得罪你了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了人家!”
    虽然被陈启军抓了,但林玉一直都还算冷静。
    她前世靠死缠烂打嫁给了陈启军,自然知道陈启军表面冷硬无情,实际要是被人磨到极致,很多事就还是会点头答应的。更何况他们同村,看在她爸妈的面子上,陈启军多少也会通点情。
    所以她不厌其烦的一遍遍哀求着,想着早晚能打动陈启军的。
    但现在,看到院子里穿着体面,容貌气质也隐隐有了前世上位者姿态的周励,她所有的冷静顷刻间消失殆尽,她几乎瞬间就崩溃了。
    就因为比江桃晚重生几天,就因为被抢了先机,她的人生就全毁了。
    她明明已经决定彻底离开,去大城市找寻机会了,结果兜兜转转,还是因为江桃被抓了回来,像阶下囚一样面对前世的男人和这辈子的周励!
    她冷脸看向盛卫国,怒道:“你搞搞清楚,大半夜闯她家的是赖勇洪,差点害了她的也是赖勇洪,你不去找罪魁祸首,怪我干什么?”
    “我做错什么了?我只不过是自救!”
    “赖勇洪是个畜生,他看我漂亮想非礼我,我只不过是告诉他,非礼我只有一次有什么意思,他需要的是钱是娶老婆,他去为他娶老婆而努力,跟我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我又没只说江桃有钱又漂亮,我还说了周家小吃店也赚钱呢。这又不是什么秘密,镇上谁不知道,就连江桃漂亮也不是秘密吧?”
    陈启军怒道:“你简直不可理喻!”
    林玉转而瞪向他:“我不可理喻?你怎么不说是你龌龊,你……”
    “啪!”
    清脆响亮的一巴掌,打在林玉愤怒的脸颊上。
    林玉疼的懵了一瞬,有些茫然的看向周励。
    “你这种人,不打你,我实在难消心头的火气。”周励目光淡淡,语气也平静,但心里简直恨不得弄死林玉。他道:“你应该庆幸有江桃在,要不然,不弄死你老子的周倒过来写。”
    因为有江桃,他想的就更多些,他不能因为林玉这种人犯法。
    他犯法了,就再也没法和江桃好好在一起了。
    因为林玉这种人,不值!
    或许是两辈子第一次见到周励这样的人,又或者被他平静却满含威胁的话吓到了,林玉虽然头疼的嗡嗡响,但张张嘴,却什么都没敢说。
    陈启军垂着眼睛,盛卫国也只当没看见。
    周励冲两人点点头,道:“这案子就麻烦你们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小军哥,盛叔,麻烦你们有任何消息都及时通知我。”
    陈启军轻轻颔首。
    盛卫国看了眼林玉以肉眼可见变的红肿的脸,道:“好的好的,你放心,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离开派出所,周励并没有立刻回家。
    虽然他知道不能犯法,但心头戾气太盛,他怕回去吓到江桃和女儿。
    第109章 态度。
    周励没回家, 他去了隔壁镇子的赖家。
    赖勇洪昨晚被抓,陈启军是连夜来隔壁镇抓林玉的。
    虽然没抓到人,但是赖家却是知道赖勇洪干了什么, 以及被抓了的。
    周励到赖家堂屋门口的时候,赖妈妈正在屋里哭求赖爸爸:“我知道勇洪做的不对,我也知道他被打被关甚至都活该。但他爸,咱就勇洪一个儿子, 勇洪也到底是咱们亲生的, 要是咱们都不管他了, 那就真没人管他了。他爸, 你忍心吗?”
    赖爸爸没说话。
    赖妈妈哭声更大:“他爸, 算我求你了, 求你了, 你去找找人, 去送送礼, 赶紧把他弄出来吧!他这样总被关着,以后还怎么娶媳妇啊?”
    赖爸爸重重叹了口气,妥协道:“好, 你给我钱和礼,我去找人。”
    “诶!诶好!”赖妈妈高兴的答着。
    然而下一刻,赖家虚掩的门突然被踢开, 一个年轻的陌生男人满脸怒意的闯了进来。倒是不碰她和赖爸爸,但屋里桌子上摆的烟酒全被划拉到地上, 又踩又摔,顷刻间就不成样子了。
    赖妈妈吓傻了,结结巴巴问:“你、你是谁啊?”
    “周励!”撂下这句话,见赖家屋里实在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周励转身出了院子,砸坏了赖家的两口锅,打开赖家院门,把赖妈妈才接回来的三十多只小鸡崽也全给放了出去。
    周励是谁,今早上赖妈妈和赖爸爸就知道了。
    因此虽然看着周励搞破坏肉都疼死了,但两人愣是都没敢拦。
    而做完这一切,周励也完全不惧围过来的赖家邻居们,他站在赖家院子里,冷冷放话:“你们最好别想办法捞赖勇洪,他犯了事儿,该怎么罚就让他怎么罚。要不然,你们敢把他捞出来,我就敢打断他的腿,叫他做一辈子的残废!”
    “不信你们只管试试。”说完这话,他从怀里掏了五十块钱,摔在了赖家院子里:“我不差钱,有的是人愿意帮我干这事!”
    他砸坏的东西总价也就这么多了,这五十块钱是他的赔偿。
    赖妈妈赖爸爸年纪都大了,冤有头债有主,他会对付赖勇洪,但并不会故意对付两个老人家。
    不过他闹这一出着实把两个老人家吓着了,害怕儿子真会被打断腿做一辈子残废,两人硬是忍着没敢去走任何关系。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眼下周励出了赖家门,骑上自行车直奔周湾村去了。
    回周湾村,当然是去林家。
    只不过周励自行车刚在林家大门口停稳,就听见林家院子里传来了林玉妈的怒吼声:“你去!你要是真去陈家,真为那死丫头求情,那我就立刻走人,一辈子我都不会再回这个家!”
    林玉爸沉默片刻,声音苍老又涩然:“她妈,小玉这是被抓呀!她一个女孩子,还没嫁人呢,她不能被抓的呀!”
    “名声彻底坏了,她这辈子还怎么再嫁人?”
    林玉妈冷声道:“她不能被抓,那她偷人家钱干什么?偷钱也就算了,她还生了恶毒心肠叫人去害周励媳妇!她是疯了吗?她不能被抓,人周励媳妇就活该被害吗?”
    林玉爸这回沉默的更久,但最后,却还是道:“我知道她不对,但她到底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咱们难道真不管她?”
    “她爸,咱们不管,就是最好的管了!”林玉妈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她的心性已经坏了,咱们要是再把她救出来,她以后肯定还要再坏事的。咱们要是真想为她好,就叫她受一回惩罚,就算坏了名声以后不好再嫁人,也总比她这副模样,哪天被人寻仇的好!”
    寻仇?
    林玉爸心中一惊:“你、你是说……”
    林玉妈点头,道:“她该庆幸江桃没事,要不然,你觉得是周励能饶了她,还是江桃的弟弟能饶了她?”
    “恐怕都不能。”林玉爸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你知道就好。”林玉妈重重叹了口气,道:“行了,咱暂时,只当不知道她的消息好了。她犯的那些事儿,要坐牢就叫她坐,等她出来了,咱再去接她……”
    林玉爸没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林玉妈的决定。
    听完两人的对话,周励沉默片刻,转身走了。
    他本来更厌恶林玉,恨不得一把火烧了林家的,但听了林玉爸妈的对话,到底是不忍心了。养出个这样的女儿,他们纵然有错,但也可怜。
    周励回到镇上家里时,正碰上蹲在门口的周老五王招娣,以及提着一袋子串串在等的乔英。
    他下了自行车,纳闷道:“你们在这干吗呢?”
    乔英先迎上来,道:“我们来看看江桃,听说她昨晚没睡好这会儿正在睡觉,所以就没叫门,想等一等。”
    周励点点头,给江桃解释了句:“嗯,她昨晚确实没睡好。”
    “你去哪了?”周老五问。
    周励上前开门:“回了趟村里。”
    乔英立刻问:“去林家要说法了吗?”
    周励顿了下,没答。
    门打开,将自行车轻手轻脚停进屋里,周励才转身对三人道:“江桃和宝贝都没什么事,只是有点被吓到了,你们该有事去有事,不用看她。”
    王招娣抚了抚胸口,一副放心了的样子,顿了下又低声骂林玉:“林家那小蹄子,真得了失心疯了,我们家都被她害成什么样子了!”
    先是周平昌,再是江桃,林玉的确害周家不浅。
    至少王招娣和周老五都是这么想的,周老五有些责怪的看着周励:“人家都害到你媳妇头上了,你但凡有点血性,就该去砸了林家!”
    没认识江桃之前,周励的确会那么做。
    但认识江桃之后,他心平和了不少,只想冤有头债有主。
    不论是赖勇洪还是林玉,他这里都还没完呢,但这话不用说。
    乔英最近跟陈启军接触的多了些,这会儿就忍不住插嘴道:“不能去砸,去砸了就是咱们也有错了,林家要是损失严重,林玉爸妈甚至都可以告咱们的。咱们还是安心等着派出所那边消息,就算江桃这事林玉罪不够大,但她从周平昌那偷走的四千多块钱罪却不小,她肯定会受到惩罚的。”
    “屁的惩罚!”周老五低声骂了句。
    乔英只当没听见,把手里用塑料袋提着的串串递给周励:“我想江桃恐怕没心情做饭,你要问昨晚情况估计也顾不上做,给你们带了点吃的,你看你是煮饭还是下面条,权当加个菜了。”
    王招娣起身道:“那要不我去做饭吧,时间也不早了。”
    江桃和乔英的确有来往,也的确是帮了乔英的忙。
    因此乔英真心送东西,周励就没拒绝,道谢后就接了过来。
    但他却拒绝了王招娣:“不用了妈,我做就行。有这菜,我再简单下两碗挂面就行。”
    这就是赶人了。
    周老五本就因儿子儿媳妇都不听他话生着气呢,再一听周励竟然赶人,气的转身就朝外走了。
    乔英看了眼,慢了两步也跟了出去。
    王招娣却并没生气,过年时候周励给的那五十块钱,已经让她完全看开了,什么都是虚的,只有钱是真的。
    她没坚持硬要留下,只道:“小励,你回头跟江桃说一声,我考虑好了,还是想跟你们去县里。”
    江桃对生意的大概计划周励是知道的,去县城肯定需要请人。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