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小卒过河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24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24

    于是,最后小卒子是被大家抬回酒店丢上床的。一夜好眠。

    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的行程,是上午爬古东瀑布,下去去靖江王府。结果腾古八仙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似乎从旅游以来还没睡过这么一个好觉。

    待众人赶到酒店大堂时,只等到阳朔地接导游小韦哥哥的血书。大意为他先带着其他队友们爬瀑布去了,待144、145、146、147四个房间的八位贵宾休息够,可以等待大巴归来下午直接去靖江王府。末了还有句PS。144房掷出的高跟鞋已被存放在前台,请那位最漂亮的女士自行取回。

    自此,可怜的韦哥在企图唤醒腾古八仙时的血淋淋遭遇,不言自明。其实也怨不得别人,如果他聪明点绕过因为低血糖而拥有者全宇宙最猛烈起床气的人事姐姐,而是直奔145,那么好动的广告弟弟会自告奋勇的帮他把其余大仙们全都闹腾起来。

    距离下午去靖江王府的集合时间还有俩小时,无奈之下,一行人只好在酒店下面租了几辆双人自行车,准备来次绕阳朔单车游。

    “我先声明,我不会骑自行车。”

    人事姐姐难得露出温柔的眼神,如微风一般扫过众人。那意思很明显,你们是愿意带我呢还是愿意带我呢还是愿意带我呢。剩下的,不过是谁带的问题。

    再没有比剪刀石头布更快捷的争端终结机出现之前,网络哥哥只能认命了。按照财务哥哥的说法,以后再有这种你直接过去就成了,猜拳都浪费成本。

    第一配对定下后,接着的就不约而同的按住房分配。唐尧本来不想参加这么阳光的活动,结果没等他说话柯兵已经蹦了上去并且一个劲儿的挥舞手臂招呼:“你赶紧的啊,又石化啦。”

    最终,唐尧硬着头皮上了贼船。

    一、二、三,四组人马齐齐冲出,开始了环阳朔自行车赛。

    骑自行车环阳朔其实是这里旅游的传统项目,也是外国人最喜欢的,骑到哪看到哪随心所欲。所以一路上,柯兵他们就遇到了好多外国人。对于国际友人,柯兵只有一个态度——超车。

    那脚蹬子蹬得跟风火轮似的。因为双人自行车是前轮带动后轮,如果前后轮保持一样速率那么后面的人就会为前面的人分担一些力,但如果后面人完全跟不上前者的速度,那么结果就是脚蹬子带着脚跑。

    唐尧就是这感觉。一开始他还企图跟上柯兵的速度,后来发现那实在不属于人类范畴之后,唐尧索性放弃任由柯兵踩着前脚蹬子带动后脚蹬子最终带着他的脚嗖嗖的转。

    车速一快,风就变得很舒服。可惜大部分被柯兵的后背挡住,只能偶尔由侧面刮过几丝。

    柯兵的后背,很宽。唐尧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把目光从两旁美景移动到这家伙身上的。但一旦凝视,视线确实就移不开了。

    这家伙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也就是身材了,唐尧很不厚道的想。

    身体微微前倾,唐尧就靠了过去。当然,并没有贴上男人的背。高速的前进,让风把柯兵的T恤吹得鼓鼓的,于是唐尧感受到的,只是带着风的力道的一层布料。

    闭上眼,阳光依旧闪耀。

    环完了阳朔,众人又草草的吃了顿午餐。终于跟大部队汇合,一起奔赴本次行程的最后一各景点,靖江王府。

    靖江王府之所以出名,是因传说此地为龙脉所在。历朝历代居住于此的王爷皆平平安安,福禄寿全。而且府内有一处地下龙穴,里面的石壁上完整雕刻了六十位太岁的肖像,还有称谓。

    按照龙穴解说员的说法,传说每个人都有一位自己的本命太岁,按照天干地支去划分,六十年一轮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属相和生辰,那么不同的属相和生辰之间也会相生相克,民间所谓犯太岁,或者流年不利,其实就是指这个,那么这时候就需要把自己的本命太岁请到身边,趋吉避凶。

    柯兵对于这种事半信半疑,但听讲解的时候还是很认真。放眼望去,石壁上的太岁们面容各异,但由称谓看,却以武将居多。多是某某大将军。他按照出生年月找到了自己和崔小鹏的太岁,经比较,他觉着自己那位更有威严。

    出了龙穴,就是太岁专卖店。什么石壁拓片卷轴,太岁玉佩,项链,手链,桃木雕刻,应有尽有。柯兵本来没想买,后来被导购小姐忽悠来忽悠去,不知怎么的就通了灵。好像不把自己的太岁请回家就是大不敬,必定立马家门不幸祸不单行。于是到了最后,他虔诚的奉上了七百大洋弄,恭恭敬敬的请回了刻在银饰上的两位太岁。

    把自己的那位栓在了钥匙上,而给崔小鹏请的那位,则小心翼翼的用小红布包好塞进了背包最深处。

    晚上九点,一行人坐上了归途的飞机。

    托运行李的时候,广告弟弟的一句总结得到了不只腾古内部乃至全旅行团成员的高度认可——旅游,绝对的体力活儿!

    第22章

    桂林归来,柯兵在家休息了两天。等他神清气爽又重新活过来时,黄金周只剩下了尾巴。从桂林采购回来的土特产百分之九十九是要给电子事业部那帮家伙的,而那个唯一要送给工作关系网之外的某人的,还安静的放在写字台上。

    伸个懒腰,柯兵拨通了回来之后的第一个电话。

    “喂,又游到什么胜地准备显摆来了?”崔小鹏的开场白非常欠扁。

    “我都回来了,正在我家的大床上,”柯兵没好气的说,“你要不要过来参观下?”

    “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是七天游呢。”

    “和你说过的好不好,你那是脑袋还是闪存哪。”

    “得,我错了成吧。”

    “难得认错态度这么好啊。”柯兵煞有介事的感叹,然后咧着嘴,开始滔滔不绝,“我和你说,有机会你真得去一次桂林,靠,人间仙境啊,我和你说,我这去过一次的有机会还想再去呢……”

    “嗯。”

    “那个山,那个水,还有那个表演啊,我买光碟回来了,改天给你去看,要不说大导演的特点就是,大场面,大手笔,大气魄……”

    “哦。”

    “干脆十一你也去吧,捎上我,我给你当导游啊……”

    “嗯,再看。”

    “……”

    不知怎么的,柯兵觉得崔小鹏有点心不在焉,按理说下午三点,正是适合煲电话粥的时间段,崔小鹏的言简意赅有点反常。柯兵忽然没了兴致,本来一肚子观后感想和对方分享,现在热情全部冷却。

    撇撇嘴,柯兵拿过写字台上的太岁银饰把玩,省略废话直奔主题:“喏,我给你弄了个太岁回来,就是那个什么反正能预防犯太岁的,黄历上写了,今年属蛇的……”

    “小卒子,”崔小鹏忽然出声打断柯兵,“我现在有点忙,回头再给你电话。”

    柯兵连说句行的机会都没有,电话那头已经成了忙音。

    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柯兵木木的眨了好几下眼,才意识到,他的的确确是让人堵回来了。就在他眉飞色舞准备讲桂林游记的时候,就在他准备和那个王八蛋分享他一路见闻的时候,就在他准备送点东西给那白眼儿狼趋吉避凶的时候。

    话头卡在半截很难受,可除了这个,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闷,压得柯兵喘不过气。

    忽然很想咬一口什么,可看着银饰上太岁爷威严冷峻的神情,小卒子只好悻悻作罢了。

    消沉了两天,柯兵总算提起精气神儿去上班。大包小包拎了一堆的东西进办公室,结果没接到众人“哇,领导你真是厚道”的欢呼不说,还被一群人架到了墙角横眉冷对。

    “啥时候去旅游的!说!”水性笔在蒋锐柯的手里,俨然有了匕首的趋势。

    “公、公司组织的……”

    “那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说!”钉书机在何筱玉的摆弄下咔咔作响。

    “那个,说是经理层的,我以为你们知道……”

    “那这下怎么办?说!”钉书机和水性笔交相呼应。

    “……”

    最后还是务实的孙献作了总结发言:“算了,先吃东西。”

    蒋锐柯用肩膀和脑袋夹着手机,空出来的俩爪就在桌子上翻腾:“魏国栋吗,赶紧过来……忙着?那行,我们独吞了……吞金条那是自杀!经理去桂林旅游啦,带回来的土特产,你赶紧的!”

    两分钟后,魏国栋旋风般出场。

    柯兵无语,他怀疑这家伙是安全通道狂奔下来的,电梯都没这么快!

    一顿风卷残云之后,柯兵厚道的承担起收拾塑料袋的责任。刚把残羹冷炙丢进垃圾桶,就听蒋锐柯那儿念叨:“老板都出去旅游了,我们是不是也得搞个什么活动啊,不然这么让人寒心的可还如何工作?”

    柯兵一脸黑线:“我现在也是工薪阶层好不好。”

    “拿年薪的不算。”蒋锐柯想也不想就否决,然后开始拉拢盟友,“筱玉,你觉得哥哥我说的有道理没?”

    “绝对的。”盟友很配合。


同类推荐: 有言在先ABO重生小饭馆 完结+番外[综]君子如疯 完结+番外繁花倾尽又逢君蛇夫[兄弟战争]养子宿敌教授,抑制剂要吗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