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小卒过河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25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25

    柯兵苦大仇深的掏出自己的钱包,把ICIPIQ卡逐一铺开:“喏,就这么多了,没有金卡,透支额度你们也知道,看着办吧。”

    没等柯兵把哀怨的表情摆好,孙献已经体贴的帮他把卡又逐一塞回去了:“哪能真让你出钱,魏国栋那儿有部门经费的。”

    柯兵闻言转头望向魏国栋,后者扬起嘴角点点头。

    “部门经费?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吗?”不怪柯兵怀疑,自打进了腾古,又把魏国栋送到财务部那个独立核算处,他就觉着自己已经彻底成了腾古的小卒子,而他所谓的部门,也不过是人家旗下的一个团。

    毕竟是交往过的,柯兵一抬眉毛魏国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见魏国栋抱着手臂一副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模样:“就算招安了,咱这也算个独立团。不是我吹,如果哪一天咱真的又想独立了,随便弄点资金我就能在财务上把咱划出去,直接从子公司变成独立产业单位。顶多冠名权在腾古罢了。”

    柯兵警惕的瞄着他:“你还是我那个团结友爱的小财务吗?”

    “不,”魏国栋潇洒甩头,“我是插在敌人胸口上的一把尖刀。”

    “……”

    空旷的办公室,安静了一分钟。

    “那个……我们来讨论下晚上去哪儿玩的问题吧……”

    “好呀好呀……”

    “做什么呢?”

    “我觉得……”

    ——有些人,是需要通过刷屏忽略的。

    好容易挨到了晚上,一群迫不及待的享乐分子终于可以手牵手奔赴腐败的一夜。其实仍旧没啥新意,先吃饭,再K歌。但自打公司被收购,他们确实还没有这样出来过,所以柯兵也希望能够借机鼓舞士气找回以前的感觉。

    饭店是孙献选的,说是一个客户介绍的西餐店,很不错。后来经过大家鉴定,确实很有品位,也很有滋味。KTV还是孙献选的,说是一个客户开的,他有金卡,而且也算照顾客户生意。柯兵险些搂着他啵儿一口。随时随地不忘发展和深化客户关系,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请你……”

    “筱玉,切歌!”

    “你是我的情人……像百合花一样的女人……你用那火火的……”

    “筱玉,必须的予以坚决的切!”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你……”

    “蒋锐柯!别和我说这一页都他妈是你点的!”

    “梦中花香会让你沉醉……亲爱的……你……”

    再被魔音贯耳了快半个小时,又摇骰子输得喝了快一瓶半红酒之后,柯兵终于暴走。由于头有点晕晕乎乎的,所以那暴走的姿势并不是很潇洒。

    “经理,快去快回啊,等你继续。”孙献摇着骰钟,一向严肃的他难得乐得那么HAPPY。

    柯兵压根儿没精力理他,扶着墙就摸出去了。一出包房,空气马上清晰起来,柯兵贪婪的呼吸了好几口,头还是很晕,他现在看什么都是双份儿的,而且有点踩在云彩上的感觉。好在脑袋还算清晰,思考个什么都不成问题。不过明天在早上想不想得起来,就不敢保证了。

    喝酒最难得的就是这个状态,有点高,有点飘,但却不会倒。

    一路摸索到了卫生间,柯兵看了好几遍才确认门上的小人儿确实没穿裙子。这才放心大胆的走进去。纾解完毕,又一路沿着游廊摸回来,刚到门口,孙献就很有灵犀的开了门探出头来。

    “要不要找人扶着你去洗手间?”

    “呃?啊,对对,我还没去。”

    “……”

    “不用找人扶,你们玩你们的……”

    柯兵摆着手,又摸着墙重走了长征路。好在到达卫生间之前,孙献已经缩回脑袋关上了包厢的门。柯兵喘口气,正准备转身去大厅透透气,就和刚从卫生间里出来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虽然柯兵目前的状态看东西双影,但两个樊若山并不影响其妖孽本质。柯兵的手在空中乱抓了好几回才拍到对方的肩膀,同时傻笑:“呵呵,巧啊。”

    樊若山饶有兴味的望望背后门上的穿裤子小人儿剪影,又甩了甩还没完全烘干的手,若有所思的点头:“嗯,确实挺巧的。”

    柯兵歪歪头,两个人一时间没了话。共事过一段日子,但又不能说真的熟到什么地步,于是气氛就有些尴尬,似乎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还是樊若山先打破了僵局:“要去吧台喝一杯吗?”

    男人的话里客套成分居多,所以柯兵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用不用,已经喝不少了。”

    樊若山笑笑:“也对,我看你走路都打晃,估计是不行了。”

    “男人是不能说不行的!”柯兵鼓起腮帮子,给了对方一个怒视。说完挎着男人的脖子就往吧台扯,“走走走,我让你见识见识!”

    柯兵那肌肉不是白长的,力道这叫一个猛,樊若山一时没注意险些让他弄了个踉跄。好在樊若山也不是走骨感路线的,三两下稳住底盘,和柯兵抗衡小菜一碟。

    就这么的,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去了吧台。

    说实话,樊若山还是觉着有点冤,刚才那句不行他绝对没多想,天知道他难得体贴人一回,结果对方还不领情。不怕装醉的,也不怕真醉的,就怕这喝出状态的,走路一步三摇他就是不倒,看柯兵现在这状态,应该就属于那种思想已经飘到半空中的类型。

    到了吧台,柯兵为了显示他的真男人本色,又一口气干了三杯后劲儿十足的甜酒。等他再看向樊若山时,眼神都是雾蒙蒙的。

    樊若山觉得有趣,伸出两个指头晃啊晃的问:“这是几?”

    柯兵一把揪住他的手,恶声恶气道:“有你晃这么快的么!”

    樊若山被逗得哈哈大笑。

    第23章

    和威廉谈项目那段时间,虽然两个人接触过一段日子,但毕竟没什么太深入的交往,当时樊若山只是觉得这个人能说会道,而且颇为自来熟,没想到喝醉了却会这么有趣。

    “对了,前阵子听说你们去桂林了,好玩吗?”樊若山想起了这么一出。

    柯兵歪着头看他:“你消息够灵通的,不过桂林啊,真他妈漂亮……有机会一定再去一次!”

    “中国的大好山河,一个地方去一次你这辈子都不一定走得完。”樊若山觉得好笑。

    柯兵认真的摇头:“不一样。桂林那个地方啊,有种味道,去了你会爱上她的……”

    “味道?”樊若山不解。

    “嗯,山的味道,水的味道,啤酒鱼的味道,嘿嘿,”柯兵一边回忆一边傻笑,好像元神又穿越回了那山山水水,末了害怕说服力不够,又加了了一句,“不信你问唐尧!”

    “嗯,”樊若山扬起嘴角,用手指在酒杯的边缘轻轻划着,看杯里的冰块一点点消融,声音低柔而暧昧,“有机会我会问他的……”

    柯兵的眉头慢慢的打了结,想也没想就狠狠的敲上了樊若山的脑袋:“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厚道呢!”

    樊若山猛的瞪大了眼睛,与其说是柯兵这一下有多重,倒不是说“自己居然被打了”这个事实更让他惊愕。

    眨了好几下眼睛,樊先生才找到焦距。可盯着对面的人半天,始作俑者没一点反应,樊若山甚至怀疑柯兵压根儿忘了他十秒钟之前的暴行。

    樊若山不是什么良民,更不会你打了我左脸再把右脸送过去,他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且睚眦必报。当下就决定,如果柯兵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那这笔账就有得算了。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樊若山决定给男人最后一个机会。

    柯兵一脸茫然:“解释什么?”

    樊若山深呼吸几次,耐着性子艰难扯出微笑:“解释为什么打我。”


同类推荐: 有言在先ABO重生小饭馆 完结+番外[综]君子如疯 完结+番外繁花倾尽又逢君蛇夫[兄弟战争]养子宿敌教授,抑制剂要吗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