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小卒过河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30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30

    半个月之后,公司成立五周年酒会如期举行。樊若山携女伴前来助兴。觥筹交错间二人不时耳语异常甜蜜。

    至此,答案出炉。

    依照柯兵对樊若山有限的了解,他敢拿脑袋担保那家伙是故意的。至于做给谁看,不言而喻。不过究其原因,柯兵是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打死他也不相信樊若山是忽然良心,终于明白暧昧是罪恶的暧昧的钓着别人更是恶上加恶,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小卒子先生向来不会委屈自己的好奇心,于是趁酒会间隙,直接跑到靠着窗边的樊若山那儿套近乎去了。

    “一个人在这欣赏月色多寂寞啊。”这是小卒子肉麻的开场白。

    意外的,樊若山先生很受用。直接绽开妖孽笑容:“有你陪就更好了。”

    空调瞬间下降好几度。

    柯兵抖落鸡皮疙瘩,用眼神指指不远处:“那是你女朋友?”

    “准女朋友。”樊若山微笑着纠正。

    准这个字,对于别人来说只是时间问题,但对于樊若山来说,很可能就是Tobeornottobe的问题。

    柯兵沉吟了一下,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不一直走暧昧路线么,怎么从今以后决定转型了?”

    樊若山歪头思考了一下,眼珠到没怎么转,但柯兵还是觉得那里面隐隐泛着坏光儿。娘的,都条件反射了!

    总算,樊若山开了口。

    “一个游戏拖太久也没意思,再玩儿就无聊了。”

    柯兵狠狠的丢过去一个白眼,咬牙切齿的吐出终极评语:“渣。”

    不想樊若山微微甩头,露出自己完美的45°侧脸:“你见过这么帅的渣吗?”

    柯兵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哪条法律说这玩意儿和长相挂钩了!

    灰头土脸的转身,柯兵决定离人渣远远的,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不想刚转了一半,就被樊若山叫住了。

    “你这就走了?”

    柯兵转过头望向男人,疑惑的皱眉:“那我还能干啥?”

    “不说声谢谢?”樊若山轻轻举起酒杯,示意柯兵应该给他敬酒。

    可惜当事人一头雾水:“我干嘛要谢你?”

    “你知道唐尧喜欢你,但是他个闷葫芦一直不说,你就一直装不知道。不光装,你还没事儿就逗他,就像在猴子面前钓个香蕉,你让他天天光能看着吃不着,等他快要灰心了呢,你就把竹竿靠近一点让他能拨弄两下,结果他一重燃希望,你就又把香蕉挂远了。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更不像个男人,根本就是……就是……恶徒!对,拿胡萝卜钓兔子的恶徒!”

    樊若山捏着嗓子,低声模仿得惟妙惟肖,连语气都是标准的小卒子口吻。COS完了,柯兵目瞪口呆。

    飘渺的眨了好几下眼,柯兵才反应过来,小卒子瞬间炸毛:“你偷看我博客!?”

    樊若山黑线,险些立扑:“合着你还是一文艺青年。”

    “不对啊,我好久没更新了,”柯兵才想起来似的,疑惑的咕哝,“文档还在电脑里存着呢。”

    樊若山掐死他的心都有,好么,敢情自己把他的话当马列主义似的字字记得清清楚楚,过后还一直思考玩味来着,好容易良心发现弄今天这么一出,结果罪魁祸首一点记忆没有?

    “也不是一点记忆没有的,”柯兵非常灵犀的洞彻了樊若山危险眯起的眼眸里的含义,赶紧找补,“是那天在紫苑哈,我还和你非常深刻的探讨了用胡萝卜钓兔子的问题,对不?”

    樊若山没说话,眼睛越眯越细可射出的光线却越来越锐利。

    “啊,这个你刚刚说过是吧,呵,呵。”

    傻笑之后,沉默。怎一个尴尬了得。柯兵很想讲个笑话打破一下尴尬局面,不过他估计这个在樊若山身上只能取得反效果。

    一咬牙,柯兵硬着头皮坦白了,他樊若山又不是牛头马面地藏王菩萨的,怕他个球!

    “那个……除了胡萝卜和兔子,我还说啥了?呵呵,要不你给提个醒儿?

    樊若山知道指望柯兵想起来是基本无望了,白他一眼,才幽幽道:“你说你喜欢那个兔子,就想揪它尾巴拽它耳朵生生把人家折腾到笼子外面。”

    柯兵沉默。前半句倒挺像他会说的,至于后半句……别是这缺德的杜撰吧。

    没等柯兵纠结完,樊若山忽然贴近,问:“你真喜欢唐尧?”

    柯兵被骤然凑近的脸吓了一跳,好半天才不太明显的点点头:“应该吧。”

    樊若山颇为费解的皱起眉毛:“又闷,又纯,又不活泼,还别扭死,顶多就是气质高雅点。你到底看上他哪点,介不介意分享一下?”

    柯兵足足盯了樊若山有一分钟,才非常感慨的叹息:“难怪我一见你就反冲,但凡你看不上他的那些个点全是我相中的,闷不怕,我一人话痨就够了。纯情更好啊,这年头有比纯情还难找的吗?至于不活泼和别扭,天,你不知道他心里气得半死面儿上还要使劲绷着那样儿,除了扑过去,我想不出别的反应。”

    柯兵语毕,樊若山先生脸上除了恍若刚听完天书的痴呆表情外,再无其他。

    “请问小卒子先生,唐尧身上你就没有不喜欢的?”

    “有啊,就你刚刚说的气质。”柯兵想也不想,“我就不待见他劲劲儿的,看谁都像贵族看平民似的,要是能把这个清高气儿抹掉,完美了。”

    樊若山觉得头痛了,艰难的揉揉太阳穴,他总算找到了这场交流的意义。

    “咱俩这辈子也成不了情敌。”

    柯兵直觉道:“废话,你喜欢女的我喜欢男的,能成了情敌才怪。”

    樊若山有趣的笑了:“谁告诉你我喜欢女的?”

    柯兵瞪大眼睛:“不是吗?”

    樊若山摇摇头,又点点头:“应该说,不只。”

    两分钟,相对无言。

    “那个,你先忙,我过那边招呼一下。”柯兵决定第一时间离开这个惊悚的男人。

    樊若山倒不以为意,只是在柯兵转身的刹那轻声问:“你想追他?”

    脚步顿了一下,继续。柯兵没有回答。

    他想追唐尧吗?如果不是樊若山问,柯兵似乎从来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他承认他对唐尧有好感,而且这种好感很奇妙,是那种融合了有点喜欢又有点不喜欢最终还是喜欢占据大半江山的纠结情绪。但和唐尧谈恋爱,他好像真的从没考虑过。

    这是件很奇怪的事。他情不自禁的亲过唐尧,他会因为那家伙的纯情而心动,因为那家伙的别扭而心痒,因为那家伙的黯然而心疼,同样,他也会因为欺负那家伙得逞而暗爽。那么,为什么不能和那个家伙谈恋爱呢?

    柯兵抬头,视线透过人群,最终定格在正和政府领导谈笑风生的男人身上。确切的说,是领导单方面的在谈笑风生,显然,唐尧都快笑僵了,眼神儿正四处飘着似乎在找寻脱身的机会。

    柯兵莞尔,他想不明白,就这么一个一眼就能看透的男人,怎么就能在尔虞我诈的商海中把公司经营得像模像样有声有色。该说他运气好吗?

    【谈个恋爱吧。】

    崔小鹏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畔。仿佛酒会瞬间安静了,只剩下这几个字一直在回荡,回荡。

    柯兵忽然想笑,似乎同一时间,全世界的人都在呼吁他,你该谈恋爱了。

    呵,那就谈吧。不是说新的恋情是最好的疗伤方法吗。那就让他和唐尧这俩倒霉催的,一起来疗伤。

    酒会散得很晚,离开时已是午夜十分。柯兵拜托别人悄悄开走了自己的马自达,然后厚脸皮的蹭上了唐尧的宝马。

    男人一脸怨妇气息,看着柯兵的眼神儿跟看阶级敌人似的。柯兵知道自己是那条城门旁边的可怜小鱼儿,不过既然他准备进城,那就得先把樊若山那把火给扑了。

    “喂,我说……”

    柯兵刚说俩字儿,唐尧的宝马就跟火烧眉毛似的猛的窜了出去。速度之快启动之突然吓得柯兵把后半句话直接噎回嘴里,之后好长时间再没敢开口。


同类推荐: 有言在先ABO重生小饭馆 完结+番外[综]君子如疯 完结+番外繁花倾尽又逢君蛇夫[兄弟战争]养子宿敌教授,抑制剂要吗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