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小卒过河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31

小卒过河_分节阅读_31

    柯兵算是总结出来经验了,唐尧发泄郁闷的方式乏善可陈,就两种,翻白眼和飚车。

    车开了好一会儿,柯兵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方向不对吧。

    “喂,这不是去我家的路。”

    唐尧眼皮都不抬一下:“我回家。”

    柯兵黑线:“当我不存在是吧。”

    唐尧连话都懒得说了。

    柯兵在心里轻轻叹息,他觉得全天下没人再能比他更体会到唐尧的心情了。多少回,那倒霉崔和女的在一块儿打他眼前飘忽的时候,他跟中了七伤拳似的,那真是三步一吐血七步一昏厥。恨不得拿菜刀上去和那俩狗男女拼了。可他知道杀人动机不成立,人家没招你没惹你正常恋爱你凭什么砍!靠!

    但有一点柯兵觉着自己比唐尧强,起码他再难受,不会显在面儿上,不影响工作不影响效率而且如果他不说,没人看得出来。最主要的是,不影响他继续勾搭美男。

    “我说,你别跟樊若山扯了。”

    柯兵忽然出声,语气之中肯态度之赤诚,让唐尧没办法跟以前一样直接以白眼示之。

    车速不知不觉的放缓,唐尧总算有了回应:“理由。”

    柯兵忽然就有了正在开公司例会的错觉。

    “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分析。首先,樊若山结过婚并且有孩子,先不说他那小翻版有多难搞,光男女不忌这点上,就是致命伤。别人情敌顶多就是世界人口的一半儿,你可好,全包圆儿了。第二,那家伙人品不行。他知道你喜欢他,你别说你没感觉到啊,但他一直咋干的?真成波斯猫了,忽冷忽热忽近忽远,你说从喜欢他到现在你伤风感冒多少回了?第三,今天他摆明终于良心发现要跟你划清界限了,断你念想了,你就应该发扬我军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打得了就打,打不了就跑,到哪儿不是根据地啊。”

    三大条,有力有礼有节,说动唐尧没不知道,反正柯兵是已经彻底把自己说服了。现在他觉着不把唐尧从樊若山那儿救出来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社会。

    唐尧还在沉默的开车,柯兵说完好一会儿,他才看着前方,淡淡的问:“说完了?”

    “嗯,”柯兵点头,“说完了。”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唐尧的声音有些哑,“那把我鼓吹死心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别和我说你也看上……”

    “干脆,咱俩谈恋爱吧。”

    方向盘忽的一打,宝马急速转弯,接着就是猛刹车!

    被安全带的拉力重重扯回椅子,柯兵磕得头昏眼花七荤八素后背生疼全身散架。

    我冤枉,我没放鞭炮!——小卒子一号捂脸飞奔。

    顶多就是仙女棒。——小卒子二号哀怨皱眉。

    那为嘛是轰天雷的效果?——小卒子三号一头雾水。

    关键是那家伙抗雷性不强。——小卒子四号总结发言。

    第27章

    唐尧被雷得很销魂。在柯兵话音刚落的瞬间,他真真切切地看见了一只兔子从天而降吧嗒就掉到了车的跟前,所以他才秉着爱护小动物的人道主义精神猛的打转了方向盘。

    可如今再回过头去,连根儿兔子毛都没见着。

    “你找什么呢?”柯兵好奇的转过头,跟着唐尧一起往后方望。

    “兔子。”唐尧认真的回答。

    柯兵黑线。赶紧用爪子把唐尧的头扳回来,郑重的说:“那是幻觉。”

    唐尧难得的没反抗,愣愣的眨眨眼,任由柯兵捧着自己的脑袋瓜儿。

    “完了完了,彻底给雷傻了。”柯兵有点后怕的念叨着,末了用力的捏了两下唐尧的脸,然后问,“这回清醒点儿没?”

    唐尧的回答是一记重掌直击小卒子天灵盖儿。

    柯兵捂着脑袋,长舒口气。好赖这回正常了。

    深呼吸几下,正襟危坐,柯兵终于能好好面对面的望进唐尧的眼睛,认真的,郑重的,又问了一次:“咱俩谈恋爱,好吗?”

    唐尧这一次的反应比前面镇定多了。他舒缓的眨眨眼,扇动得睫毛似乎带来了一阵微风,把柯兵吹得五迷三道。好半天,男人却微微转头透过车窗去看辽阔的星空,幽幽叹息。

    柯兵忽然有点冷,背后阴风嗖嗖的吹。

    “唐尧?”小卒子试探性的轻声呼唤一下。

    男人还是维持着仰望苍穹的姿态,柯兵有些焦急的靠过去,结果总算听明白男人在叹息啥了——

    “都是……幻觉……”

    柯兵那叫一个郁闷,直接单手把唐尧脑袋转回来,然后拿着对方的手指头往自己身上戳:“喏,这儿,软的,这儿,肉的,这儿,热的,幻觉你个头幻觉!”

    见唐尧迷离的眼神慢慢聚焦,柯兵非常悲哀的意识到他应该是需要第三次表白了。奶奶的,他这是找对象还是找军师啊,还叫什么唐尧,直接改名诸葛尧算了!

    “那个,我最后认真的和你说一次,听好了啊,不许再神游走神儿石化元神出窍……”

    “我不同意。”

    ……

    哗啦。

    下冰雨了,赶紧收衣服……

    有五分钟,车内很沉默。安静得连一毛钱硬币掉地毯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慢慢的,小卒子的眉毛拢成了哀怨的稻草堆:“为嘛啊……上次亲你的时候你不也挺投……”

    接收到唐尧射过来的以眼杀人,柯兵自动消音。

    “呃,这页掀过去……我什么都没说……”

    唐尧抿抿嘴,把车开到了靠路边的地方,再次停好,熄火。才转过头,认真的看向柯兵,问:“你标了记号的那棵树呢?”

    柯兵一愣,眼光慢慢的黯了下去。思量了好半天,才苦笑着实话实说:“还在那儿杵着呢。”

    唐尧淡淡的扯扯嘴角:“这就对了。我的那棵树也在,但我不会标记号,因为我压根儿就不会离开那地儿,也不准备到别的树上试试。你想试也可以,但别找我。”

    一针见血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柯兵还是坚定的对上了唐尧略带嘲讽的目光:“我试怎么了?我试得坦荡,试得认真,如果真试对了我还就不走了。”

    “那如果试得不对呢?”唐尧的声音忽然有些不稳,“把绳子取下来和人家说,对不起,你不是我要找的,我再去别家试试?”

    柯兵慢慢的皱起眉,唐尧眼底闪烁着一种他并不是很能理解的光芒。那是一种和他一直以来坚持的人生信条有分歧的火花,他不能苟同,但却打心底承认,那火光的焰色很迷人。

    “唐尧,人不可能一辈子不摔跤,除非你永远不去学习走路。”

    “那摔疼了只能自己哭。”

    “但是哭完了可以继续走,管你绕多少弯路,一直往前总没错。”

    “往前就一定能到终点?”

    “当然。”

    “也许又回到起点呢,地球是圆的。”

    “唐尧……”


同类推荐: 有言在先ABO重生小饭馆 完结+番外[综]君子如疯 完结+番外繁花倾尽又逢君蛇夫[兄弟战争]养子宿敌教授,抑制剂要吗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