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19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19节

    亲爸妈也不例外,那要是他让江桃受委屈,江桃岂不是会立刻抛弃他?
    不过他是不会让江桃受委屈的,不管是在他这里还是在他家里。周励忙表态:“你做得对。江桃,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江桃笑了下,没接话。
    一辈子太长,周励敢这么说,她并不敢这么信。
    不过眼下的话,她对周励确实还是满意的。
    江桃不接话,周励便也没再说,说的再多也不如做,他会让江桃看见他是怎么做的。
    到家后,周励就借了自行车往镇上去了,他去打听看房子的事找的怎么样了。
    江桃先把周宝贝哄睡,然后把昨儿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洗了,最后洗了把脸,拿出棉花打算先给周励做棉袄。天会越来越冷,毛衣可以等等,但棉袄却得赶紧做出来。结果棉花拿出来了才发现没要布,昨儿分家分的太急,她和周励都忘了布的事情了。
    想了想,她就起身出去找王老五了,这事儿不必等到周励回来再说。
    冬天农家人都闲着,周老五不会打牌也不喜欢串门,这会儿又蹲在门口晒太阳抽旱烟呢。
    江桃出了门,直接说明来意:“爸,周励拢共就一身棉袄,我想给他做件换身的,但我们结婚的布在哪里我却不知道。爸,你知道吗?”
    周老五当然知道,就在他们屋里呢。
    他随口就道:“在东屋里,你去跟你妈……”话说到这,他叹了一声,起身道:“还是我去拿吧,你要多少啊?要什么布?”
    江桃觉得周老五多少还是能讲通道理的,于是就道:“爸,我和周励结婚,收的礼金……”说到这儿,江桃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周老五就觉得这人心思也忒深了,他一直哭穷哭穷的,竟让所有人都把礼金这事给忘了。虽说这年头出礼本来就给钱的少,大部分是钱和布结合,但蚊子腿再少也是肉啊,周老五竟然哭穷哭的连周平昌和乔英那种聪明人都没想到这茬。
    又或者不是没想到,是觉得现在不拿出来,他们以后更有机会要?
    江桃不眼馋这钱,而且她也看出来了,经过王招娣把手里钱都给空的事后,周老五是不会再轻易把钱拿出来了。所以她便道:“收的礼金,按道理是该你和妈拿着,但亲戚朋友出礼给的布料,在我们村那都是该小夫妻拿着的。我不知道你们周湾村是什么样,还有大嫂二嫂进门的时候,是不是也只是要多少拿多少?”
    周老五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礼金的事他是故意压下去没提的,虽然确实不多吧,但总的下来是能保证酒席不仅不亏还稍微赚了一点点的,所以就算早上给了周励三十,他现在手里也还有足足一百二十块钱。而这钱,他是不打算分给三个儿子的。毕竟谁有都不如自己有,他现在是连王招娣都防着了,三个儿子他当然更防着。
    不过好在江桃没要他把礼金拿出来,于是他就当没这回事,厚着脸皮道:“当然该都你跟小励拿着,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
    王招娣在屋里可能是睡着了吧,反正江桃在门口什么声音都没听见,很快周老五就抱着一大摞的布料出来了。因为布料太多,还帮着放到了屋里。
    这样就行了,江桃关上门,拿了件周励的旧外套,比划着先裁布料。
    这年头之所以结婚很多人要缝纫机,就是因为这会儿农村人买衣服的少,做衣服的多,所以就算那年轻姑娘不怎么会的,也随大流要缝纫机了。江桃虽然没有缝纫机,但她针线功夫却很好,不仅会做衣服织毛衣,前世都六十多了她纳鞋底还纳的又快又好呢。
    因此等周宝贝睡醒的时候,江桃已经裁好了布料。
    等周励终于从镇上回来时,江桃都已经开始缝了。
    门被推开,寒风裹挟着周励进了屋。
    “爸爸!”今天周宝贝没出门。
    分家的事儿闹的大人心里不痛快,小孩子也知道不好再去找堂哥堂姐玩了。江桃瞧着天冷,就也没劝她出去,左右搬到镇上也不会再跟周佳佳周小猛玩。
    周励伸手揉了把周宝贝的头,看见江桃正在缝衣服,脸上一下子就漾开了笑。他反手关了门,走到床边坐下,就从怀里掏出了用塑料袋装着的四个大包子,他一个周宝贝一个,剩下两个塞给江桃:“别做了,这是镇上唯一一家包子店的包子,我买回来给你尝尝,你看看有没有你做的好吃。”这时候这种大包子一块钱四个,相当实惠了。
    被周励藏在胸口,一路带回来还热乎的包子,一口咬下去葱香肉香还带着汁水,在这个年代,这就算是非常好吃了。不过江桃因为才重生回来不久,所以还不太馋,自然也就吃出了这其实不如她做的好吃。
    “我做的更好吃。”下了评语,江桃把剩下的包子又递回给周励,“我等下再吃点泡馓子,这个你吃。”又问:“怎么样,大表哥和邵堂那里有消息没?”
    周励接了包子,起身过去给江桃和周宝贝都泡了馓子,自己却只倒了白开水。等把碗都端过来,才叹气道:“暂时还没有。门面房要么自家做生意,要么就只有那一处房子,租出去自家就没得住,所以暂时还没打听到。”
    这年头愿意往外面大城市跑的人还不多,小镇上更没什么外地人过来,所以各家基本都只有一处房子,也没有出租的意识,想要租到房子确实不容易。
    江桃想了想,道:“要不咱先不急着租房子,咱直接在家做好,到时候逢集天赶早再拿到街上去卖。”也就是人累了点,但真要能赚到钱,回头不行再去找江杏,看看她说的那个三间门面是怎么租的。
    周励想了想,道:“门口的灶还在,那就需要再买一口锅。不过如今天这么冷,要赶早拿去镇上卖的话,那就要起更早起来做。江桃,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这有什么吃不消的,什么时候赚钱不得吃点苦?
    而且在门口灶上做吃的倒是正好,早早儿的起来做包子,香味传出去说不定就能馋到村里的人来买了。而且如今天冷,要是卖卤菜就可以头一天下午开始卤,等到晚饭时候香味扑鼻,说不定也能馋到些村里人来买。
    虽然村里有钱的少,但有一个赚一个不是?
    江桃直接拍板:“咱们买锅吧!”
    第26章 好吃!
    “想赚钱就得吃苦, 趁如今年轻吃点苦,赚了钱咱们就可以起新房了。而且孩子长得快,眨眼宝贝就要上学, 咱们也随时可能会有小孩,所以你别考虑了,明儿就直接把锅买回来。卤菜的生意咱们可以先等等,后儿个正好又是逢集, 咱们起早做两蒸屉包子去镇上卖卖看。”总要把房租预先留着, 跑路费么, 虽然暂时不打算跑路, 但也得留着以防万一。所以算来算去, 江桃就觉得还是先做成本低一些的早点生意好了:“我跟你一起去, 除了买锅还得买装包子的塑料袋, 买肉买油盐酱醋各种调味料, 你一个人别落了什么。”
    江桃打算只做猪肉大葱馅的包子, 因为这年头不像后世专门有人追求吃素食,这会儿人花钱就是想吃点荤腥的,要是花了钱还吃的是素的, 那感觉就亏大发了。
    周励瞬间沉默了。
    如今乡下人收入来源主要是种地,而种地虽然女人也要下地帮忙,但再能干的女人, 因为体力的悬殊在这会儿也是比不上男人能干的。所以这也就形成了让人们觉得一个家庭必须靠男人才能撑住的思想,只有那男人靠不住的, 才需要女人拼全力顶上。
    周励当然也是这样的思想,起新房养小孩这种事,都应该是他的责任。
    本来因为攒了点私房钱,而大表哥那边拉货运货也是长期需要他帮忙的, 所以周励觉得日子还算不错。他愿意跟江桃去镇上做生意,但并不怎么急切。但没想到,江桃却先一步考虑到起新房养小孩了,他知道,这除了因为他家实在是有些乌烟瘴气,江桃不想待下去外,也因为他不务正业的名声在外,就算他有点私房钱,江桃怕是也担心他养不起家。
    周励虽然理解江桃,但却瞬间有一种自己很无能的感觉,偏偏江桃只想着自己赚钱自己往前冲,对他一点要求都没有。周励恐慌了,总感觉他要是再不努力,只怕很快就要被江桃甩的远远的,永远也追不上了。于是他再不敢犹豫,忙应道:“好,明儿咱们就去买锅!”
    于是第二天,一家三口又起了大早。
    顶着寒风出门的时候,周老五刚从外面回来,看见他们一副又要出门的模样,皱眉道:“一大早的,你们这是要去哪?”
    怎么好像自从江桃进门,小励就成天出门了?
    这大冷天儿的,不在家缩着出去干嘛?挨冻吗?
    周励正要开口,江桃却眼睛一转拦住了他,道:“爸,我们去镇上买锅。”
    江桃是不惦记周老五的钱,但他既然主动撞上来,那问一问当然也可以,毕竟周励已经说过未来养老肯定会出自己的三分之一。要是按前世的情况来看,周平昌和周平喜完全是最不孝的混账,孟慧虽然有良心但却不愿吃亏,所以最后说不定周励的三分之一就是全部了。
    要真是这样,家里什么东西他们都不争,未免就太傻了。
    “买锅?”周老五惊讶,“怎么突然想起来买……”
    这话说到最后周老五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两口锅,四家人要用当然不够。分家后因为大儿媳二儿媳总是第一时间抢锅,虽然第一顿给他送了吃的,但后面就没再送了,他昨儿个可是连着三顿都是饿了好一会才吃上饭的。他都这样了,周励和江桃好像一直都没抢到锅,似乎分家后他们连一次饭都没做过?
    猛然想到这点,周老五就更理解江桃为什么要去买锅了。
    但如今的锅可不算便宜,大锅要二十二,小锅要十八,昨儿他给了周励三十,现在身上拢共就只有一百二了。门口周励和江桃结婚临时搭的灶台是大锅灶台,如果他要出钱买锅的话,那他就要再给二十二?
    周老五舍不得再出一次钱,正想说江桃以后该早一点去做饭呢,院子里就突然传来孟慧愤怒的声音:“乔英,你又没刷锅!你是不是有病啊,天天不刷锅,锅是你家的吗,别人不要用?”
    孟慧骂的虽然是乔英,但江桃很清楚,肯定是王招娣也空了口锅没刷。
    要不然,一口锅脏了还有口是干净的呢,孟慧用那口就是,不至于骂人。
    乔英似乎在屋里没出来,声音有些远:“你才有病!你想用锅你刷了就是了,你不刷那你就别用!”
    孟慧怒道:“我昨晚用了锅就刷了,现在这又不是我用的,我干嘛要刷?”
    听到这里,江桃再次开口:“爸,你也听见了,昨天我早上想去做饭的时候,就发现两口锅都没刷。没想到今天还是这样,所以我不得不去买锅了,要不然以后这家里怕是天天都得吵上一回。要是吵得狠了,说不定还得打。”
    周老五立刻想到江桃按着王招娣打的事了,当时王招娣身上没伤,不仅外人相信江桃没动手,就是他虽然亲眼看见了但也有点怀疑。可前儿晚上王招娣撩了衣服给他看,他才知道他是被江桃给骗了,王招娣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的,那都是江桃下死命掐的。
    虽然当时确实是王招娣先挑事不对,但江桃连婆婆都能打,乔英和孟慧只是嫂子,她当然更能打。没人希望自家总是上演家庭大战,因此虽然舍不得,但周老五还是道:“去吧,你们去买,回来我给你们拿钱。”
    于是轻轻松松,江桃就把买锅的钱报销了。
    周励直到现在才知道昨天早上两口锅都没刷的事,他不由想,就算买了锅,这家也还是早点搬走的好。毕竟,他没法眼睁睁看着乔英和他妈欺负江桃,他怕这事叫他亲眼看见一次,他就能忍不住把锅给砸了。他们要是吃不成饭,那就干脆谁也别吃了!
    江桃则觉得,周老五这人其实可能真的没那么偏心,只不过一来三个都是自己的儿子,他要是向着周励,难免就会惹了周平昌和周平喜的恼。二来大概从前的周老五也没想到,王招娣竟然是那种会为了继子各种亏待亲生儿子的,兴许他还以为王招娣只是表面做做样子?
    周老五的心思,江桃也不能完全猜出来,不过冲着今儿这事,她倒是觉得可以试试好好跟周老五相处。不为别的,就光为了气王招娣就很好,谁让她亏待周励就算了,还总是没事找事!今儿又不刷碗,肯定是想着等她先去做饭,不得不刷呢!
    随意想了回江桃就把这事丢开了,眼下赚钱要紧。
    到了镇上,先直奔邵堂家,邵堂家做杂货铺生意,所以锅和塑料袋都直接在他家买。另外考虑卤菜生意肯定要做的,江桃又狠狠心买了一个不锈钢大盆,留着到时候装卤菜卖。
    因为今天不逢集,所以买了这些后,又请邵堂带着,去了镇上杀猪匠家买了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一块五斤左右的猪板油。大葱自家门口菜地就种的有,所以江桃又买了一口袋能放的白菜,自家吃或者后面包白菜肉馅的包子都行。
    眼见江桃又熟练的去买各种调料,跟周励一起等在路边的邵堂就叹了口气:“周励,我是真想娶媳妇了。”
    自家的媳妇天下第一好!
    周励是真正尝到娶媳妇好处的,因此好兄弟这么一说,立刻就表示支持:“娶吧娶吧!不过娶的时候睁大眼,虽然找不到像我们家江桃这么好的,但也别找差太多的,不然娶媳妇就不是好事而是灾事了。”
    “切!”邵堂不客气的切了声。
    “别瞎嫉妒!”周励说着,话锋一转:“我们明早就来卖包子了,你要是没事就来买两块钱的支持一下,保证比镇上那家好吃!”
    邵堂不相信:“口气这么大?我看你别不是怕没人买你媳妇接受不了,所以就想坑兄弟钱吧?”
    虽然对江桃的手艺有自信,但做生意这种事周励还真没做过,所以邵堂算是间接戳中了他的心事,他确实是有点担心卖不出去的。
    见周励不说话了,邵堂反倒是觉得好笑了:“你就放心吧,江桃做的可是肉包子,只要不卖贵,正常价格肯定有人买的。就是要是不好吃的话,可能就这一回生意,下回估计就没人买了。”
    “那不会,只要吃过一回,下次肯定还会再买。”对江桃的手艺周励还是有足够自信的。
    江桃很快买好各种调料出来,周励忙上前接过,江桃就笑着迎上邵堂:“今儿麻烦你了,等明儿,明儿我做了包子来卖,到时候送点给你尝尝!”
    邵堂立刻瞪向周励:“看看,看看什么叫大气!”又跟江桃告状:“刚我说明儿要尝尝你做的包子,结果周励倒好,说怕不够卖的,要我拿钱来买呢!”
    江桃笑:“那不能,就是不卖也得叫你先尝尝。”
    “那我可记下了啊,明儿一早你干脆就到我家门口来摆摊吧,你是新面孔,在街头卖的话我怕买的人少。到街中央人多点,而且有那小孩子闹要吃的一路家长不给买,到街中央再一闹怕家长就撑不住要给买了。”邵堂提议。
    江桃也是这么想的,生面孔想卖东西开头难,到时候叫周宝贝在边上吃着,再给邵堂也送点,也算是招牌了。
    她笑道:“行,那咱们可说好了,明儿你家就别做早饭了。”
    大铁锅买到家,江桃和周励并没立刻去找周老五要钱。
    因为已经半上午了,江桃忙着先开锅,周励则去南边菜地拔了好些葱。回来后先把猪板油洗好切好,然后又洗半颗大白菜切成块。他这边全部准备好后,江桃也已经开好了锅。
    还等着做午饭呢,所以也没时间让锅静置,好在今儿也不做复杂的饭菜,江桃先把猪板油给炼好装起。剩下的猪油渣有不少,也装起一大半,还剩一小半就跟白菜一起炒,因为周宝贝还小不太能吃辣,炒好后先盛出一小碗,剩下的放两个干辣椒再烧一会,这就是非常硬实的一道大菜了。
    菜装起,飞快的又搅拌面糊摊了十多张薄饼,回头饼里不仅可以包猪油渣炒白菜,还可以再包刚出锅时又香又脆的猪油渣,另外还可以放点儿馓子,这样卷起来吃的饼,香到隔壁小孩都能馋哭。
    不过周家隔壁两家都没孩子,这香味也就馋馋人家大人,倒是自家这边,周佳佳和周小猛受不住诱惑围了过来。
    江桃没着急把最后一碟菜和刚出锅的饼端回屋,就在灶台上拿薄饼卷了猪油渣炒白菜,上面再撒几个香香脆脆的猪油渣,包好了对周小猛招了招手,等孩子过来了就递过去:“给,拿去吃吧!”
    周小猛接过卷饼就忙咬了一大口,被烫的跳脚也没舍得吐,囫囵吃了一口就道:“好吃!谢谢三婶娘!”
    江桃一笑,这才一手端菜一手端饼往回走。
    周佳佳眼巴巴看着,以为江桃也要给她卷个饼呢,结果江桃只当没看见她,从她身边走过直接就回了房。也就才九岁的孩子,周佳佳嘴一瘪就要哭不哭的,但她也知道自家妈干的事,毕竟关上门乔英自己也要说呢。不敢问江桃要,于是伸手就要去抢周小猛的。
    周小猛也是个机灵的,瞧见了忙转头就跑。
    跟着事儿闹到堂屋,就传来了周佳佳的哭声,乔英的骂声了。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