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八十年代四嫁女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20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20节

    江桃心里没半点心理负担,她就是跟孩子计较了,就是针对周佳佳了。没道理乔英一次又一次气她,她有口好吃的还要给乔英闺女的。给周小猛,那可是除了孟慧没坑她外,还好心给她送了顿早饭的回报。
    周励对这种事就更没有心理负担了,他从前踅摸了好吃的回来,从来就是只有周宝贝和周小猛的。周佳佳虽然是他侄女,但奈何爸妈都讨厌,东西除非是吃不完了,不然周励也不给她。
    不过看着江桃手脚麻利的卷了两个饼后又去卷第三个,周励好奇了:“你不吃,一个劲卷这么多饼干什么?”
    江桃也没多卷,就卷了三个,并排放在一个白瓷碟里,然后递给周励:“爸昨儿早上给了咱们买回门礼的钱,今儿又说买锅的钱也他给,所以我今儿午饭特意多做了点,你把这送去给爸吃吧!”
    周老五这两次的主动,周励心里当然也是有感触的,但他都二十二岁了,他妈对他这样不是一天两天,他爸要真是一视同仁,早八百年站出来阻止过了。或者这么说吧,他爸确实一视同仁,但这么多年他没管过,那就证明了他眼盲耳聋,所以才没看见他在这个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不用,咱们自己吃吧。”所以,周励不想去送。
    江桃放下碟子,问:“你生你妈气吗?”
    “我早就对她没指望了,懒得去气。”周励吃着卷饼,随意道。
    江桃只好换个说法:“那你想看到她后悔吗?”
    他妈后悔?
    周励抬头,不解的看着江桃。
    江桃指了指碟子,笑道:“你妈不总是瞧不起你,觉得你哪哪都比不上你两个哥哥吗,那你就叫他看看,你不仅哪哪都超过他们,你还特别的孝顺!只不过,这孝顺当然不是对她,而是对你爸,对你姑。”
    “你姑咱就不说了,那是一直对你好的人。你爸么,就冲他这两次的主动给钱,我觉得你也可以主动点。反正你决定将来肯定会管他养老,那么现在就给一口吃的而已,也不算什么。更何况他对你好,你也有回报,这不仅会让他心里舒坦以后有事能记得你,也会让你妈干看着你越来越好她却一点也享受不到,不停的后悔从前对你坏。”
    “你不想看到这一幕吗?”
    说是懒得气了,但都是吃五谷杂粮的普通人,谁还没点性子了?周励立刻就端了碟子出门了,没别的,他就是想看看他妈只能看到却吃不到的难受样!
    敲了敲门,王招娣应声过来开门。
    看到门口的是周励,她顿时变了脸色,但还没看见先闻到了香味,再一看周励手里端的碟子,她到嘴边的骂又吞了回去。
    不过周励并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大步进屋,看见屋里坐在小板凳上抽烟的周老五,他把碟子递了过去:“爸,我看后面锅都在用,正好江桃这边午饭做好了,我给你拿了三个卷饼来,不多,你将就吃点吧!”
    猪油渣本就香得很,江桃手艺又好,周老五躲回屋里抽烟就是因为受不了那香味的。没想到,这会儿周励竟然给他送来了!
    他接过碟子,还有点不敢相信似的。
    “爸,这可是只给你一个人吃的。”周励故意这么说了句,起身要走,“碟子先放你这,回头你吃完了再递给我吧!”
    “嗯。”周老五确实早就饿了,后面厨房的锅没腾出来,王招娣就不能去做饭,他一直在忍着呢。这会儿香喷喷的卷饼就在面前,他都没顾得上怎么搭理周励,忙就丢下旱烟拿了个卷饼。
    一大口咬下去,周老五嘴里心里同时满足了:“这么好吃?!”
    “那是!江桃的厨艺好着呢!”周励来劲了,道:“下回她再做好吃的,我还给你送!”
    只当没看见王招娣阴的能滴水的脸,周励大步出门,进了西间房。
    王招娣恨恨啐了口,转身回屋,结果就被周老五那一辈子没吃过好东西的饿死鬼模样气到了:“有那么好吃吗?!”
    周老五直点头,等到最后第一个卷饼的最后一口吃完了,才道:“真的好吃,香死了,还别说,江桃这手艺还真就不错!”周老五又拿起一个卷饼,咬了一口,含糊道:“你要不要也尝尝?哦不行不行,小励叫我一个人吃的,你还是闻闻味吧!”
    周老五是故意的,他就是想气气王招娣,好叫她以后能别再那么糊涂。
    王招娣确实被气到了,但并没反省自己,她厌恶的看了眼周老五面前碟子里的卷饼,转身往后院去了。她也饿,没人给她吃的,她自己做去!
    第27章 天妈妹!
    周老五吃饱喝足, 王招娣还没回来。
    做饭需要时间,再简单的饭,做也比吃耗费的时间长。
    周老五拿了白瓷碟去后院水井边冲水, 一边走一边想,王招娣这真是自作自受了。小励是她亲儿子,江桃是她亲儿媳,按理该是这家里她最亲近的人, 她哪怕不偏心小励, 只对三个儿子一视同仁呢, 这会儿也不至于一口江桃做的饭都吃不上。
    那江桃, 哎哟真是看不出来, 手艺竟然那么好!
    洗好白瓷碟, 周老五就心甘情愿的带着买锅钱找去了西间房。
    一家三口也才刚刚吃过, 江桃迎上来接碟子, 笑道:“爸, 还对胃口吗?”
    那是相当对啊!
    周老五很矜持的点了下头,然后就把叠好的钱一把塞在了江桃手里:“这是买锅钱,你拿着。”要么说吃人嘴短呢, 虽然二十二块真不少,但因为才好好吃了一顿,这会儿周老五就没那么心疼了, 只好奇道:“江桃,你们晚上吃什么?”
    江桃老实道:“晚上熬点稀饭热个馒头, 再把中午剩菜热热。”
    大白菜便宜,算是农村人家家都可以放开肚皮吃的东西,所以江桃中午炒菜就没收着,一次就用掉了半颗白菜, 想着一顿吃不完,晚上再吃一顿的。
    周老五有些失望,点了点头后,转身要走。
    江桃却叫住他:“爸,外面那锅我已经刷过了,你和妈要不要用啊?”
    周老五想到刚刚王招娣的嫌弃,又想到她竟然能想出两顿早饭不刷锅故意为难江桃的事,总觉得她要是知道那锅是他出钱买的,肯定又会再生什么事。再说,如果说是他出钱买的锅,就算能分到后面厨房里的锅了,老大老二家说不定也会嫌弃那是旧锅,不如这新锅呢。
    反正钱已经出了,还不如索性叫小儿子小儿媳高兴点!
    这么多年都在吃亏,风水轮流转嘛,如今也该小儿子占占便宜了!
    于是周老五忙又转回头,低声道:“不用了,那锅你就当是你们自己买的,偶尔吃好的能给我一口就行。对了,别把我给你们买锅钱的事说出去。”
    江桃惊了,她这是三个卷饼彻底收买了周老五吗?
    周励也惊,他要是没听错的话,他爸这是在偷偷贴补他?
    “知道了爸!”周励直接答应下来,有好处不拿是傻子!
    锅就这么放在外面不安全,于是等周老五一走,江桃立刻就去给拿了回来。
    进门时碰到乔英和王招娣,王招娣手里抱着块鲜嫩的粉色布料,乔英正在那说着什么要做大些,孩子长得快之类。估摸是乔英让王招娣给周佳佳做衣服,江桃没理,直接转身回了屋。
    乔英盯着江桃提在手里的大锅,略带深意的道:“妈,三弟和三弟妹这是有多少钱啊?又买肉又买馓子,还能舍得直接买一口锅!”
    王招娣并没听出乔英话里的深意,她紧紧皱眉又气又无奈的道:“拢共就三百块钱彩礼钱,就算全拿回来了,按他们这花法也花不了多久。我倒是要看看,回头钱花完了他们怎么办,反正我现在是一毛也没有了!”
    就算她有,她给扔了还能听听声响呢,给江桃干什么,还没被打够吗?
    这都两三天了,她身上的青紫不仅没消,反倒还更严重了,要是能打得过,王招娣真想把江桃拖出来打一回!
    乔英眼神闪了闪,一毛也没有了?
    那就是只能帮着干点活,别的再没用了?
    下午,江桃先是找了块布料简单的缝好,把买来给周励做棉袄的棉花塞进去,简单做成了个小被子。这是她打算明儿一早用来蒙在包子外面的保温的,要不然从家到镇上,就算走再快,包子也要凉透了。
    这东西好做,做好了她继续给周励做棉袄,但因为棉花被拿来用了,所以她就只能先做半成品。等到明儿个再新买点棉花,挨个地方的塞进去,再固定下,把剩下的地方缝好就可以了。
    周励也没闲着,如今天冷东西能放得住,江桃做棉袄的时候,他把上午拔的葱理好洗了,然后全部切出来放好。跟着就是把肉给洗干净,开始切块剁肉馅。这两样事儿都不是什么技术活,主要就是费点时间和力气,这些天大表哥那边没活干,周励正好闲在家,晚上的精力没有发泄的机会,这会儿刚好派上用场。
    半下午的功夫,就在夫妻俩忙碌中过去了。
    天要黑没黑时,江桃先收工,洗了把手和了一大盆的面,然后盖上面扑子放在屋里发,她则手脚麻利的煮了稀饭热了馒头和剩菜。
    晚上一家三口简单吃了点,早早就洗漱好歇下了。
    第二天因为屋里没有表,反正估摸着大概最多四点钟吧,周励和江桃就同时起来了。江桃调馅料,周励在她的指导下揉面,等江桃接手后也跟着包了两个,但包包子是技术活了,在包了两个都算是帮倒忙的情况下后,就只负责把大面团揪成小面团,然后搓圆放好备用了。
    第一天出摊,江桃也不是特别有信心,好在就算卖不掉如今天冷包子也能放,所以很快的调好馅料后,就手脚麻利的包了起来。大小一致,个个都好看的像是上面开着花,因为这种大锅不能用后世的那种蒸屉,这会儿是竹子做成的很大一个竹篾,上面铺块布,包子就可以放上面蒸了。昨儿江桃买了两个大竹篾,包好了够一锅蒸的后,就放到门口的大锅上,周励去烧水蒸了。
    江桃手脚麻利,等又包好一竹篾的,外面第一锅包子还没熟。
    等把剩下的又包了有半竹篾的,外面第一锅包子才熟。
    不着急立刻拿下来,她快速把剩下的都包完,然后才将锅里的包子捡出来,放进已经铺了被子并垫了塑料袋的竹篓里,然后再把上面再铺一层塑料袋,用被子给紧紧裹上。
    时间还太早,两人动作又尽量的放轻,所以周宝贝还在呼呼大睡。
    还剩下两竹篾,周励继续去门口烧水蒸,江桃则去后院的厨房。时间还早,厨房里的锅是空着的,或许因为看到她买了锅了,这会儿厨房里两口锅都是干净的。江桃舀了水,放上一竹篾的包子,盖上锅盖开始蒸。
    等到面香肉香彻底散发开,江桃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熄了火,先出去打了水把用掉的水补上,然后才背了竹篓来捡包子。
    一早上的忙活,把个竹篓塞的满满当当,因为包子不算大,所以估摸着得有□□十个包子。天已经麻花亮了,周宝贝也早被香味儿馋醒,周励去给小姑娘穿衣服洗漱,江桃趁机喝口水吃了两个包子。等周励把周宝贝带回来,两人再一换,周励喝白开水吃包子,江桃则给周宝贝梳头发,然后又帮着泡了点馓子,给拿了个包子。
    火速解决完早饭,江桃拿个塑料袋装了两个包子,打算去敲东间房的门。
    却没想到她手刚抬起来,门就开了,周老五睡眼惺忪的看着她:“江桃?”
    江桃笑着把包子递过去:“爸,我包了包子,给你两个尝尝。”
    老年人觉少,再加上鼻尖总是能闻到面香肉香,周老五是实在馋的受不了才起来的,没想到一开门,惊喜就来了。他一把接过,深深吸了口气:“肉包子?”
    “是!那爸你吃,我们就先走了。”说话间周励背着竹篓拉着周宝贝出来了,江桃说一声就迎了上去。
    周老五揉揉眼睛追了两步:“你们干什么去啊?”
    “卖包子!”周励回道。
    “卖包子?你们?”周老五捏了捏手里还有些烫的包子,有些不敢置信。
    江桃和周励却已经顾不上回答,大步走远了。
    “卖包子?”周老五拿了个包子出来,猛吹两口气就咬了一大口。肉香里夹着葱香,入口还有烫嘴的汁水,连包子外皮都因沾了汁水而入味变得特别好吃,周老五直接爆了句脏话:“他妈的,怎么这么好吃?!”
    周老五缩回屋,一口吃掉了剩下的半个包子。
    这么大动静,王招娣早已经坐起来了,但因为天才麻花亮,看不大清她便只看着周老五的背影:“什么好吃?还有什么卖包子,江桃要去卖包子?”
    这包子肯定能卖得好!
    周老五虽然没舍得买过街上的包子吃,但他长了嘴,他吃的出江桃这包子好吃,所以就算他没吃过别的,他也知道这肯定能卖好。
    这个认知让周老五很激动,他老周家竟然要出生意人了吗?
    顾不上再气王招娣,他举着剩下的那个包子快步走到床边:“是的,江桃做了包子要去卖。你尝尝这包子,这是江桃做的,好吃的不得了!”顿了下,又忍不住道:“没想到江桃这么能干,有她带着,说不定以后小励就正干起来了!”
    肉包子都要怼到嘴边了,王招娣好悬没忍住咬一口。
    “吃啊!你尝尝!”周老五突然对小儿子夫妻升起无限信心,因此就很想找个跟他一样想法的,“特别好吃,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包子!”
    王招娣不仅忍住了没张嘴,她还一把挥了出去,直接把个手包子打掉地上去了:“你一辈子也没吃过肉包子,你知道什么是好吃?!我不吃,我还就不信了,他能正干,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周老五,你说说你,你也不管管他,他手上拢共也就三百块钱彩礼钱吧,这样造马上就要造完了,他们以后怎么办?”
    热乎喷香的肉包子,在地上滚了两圈就脏了。
    周老五飞快捡起,看着那白胖包子上裹着的脏污,生平头一次生出了想打王招娣的冲动。就算不满小励不信小励,那也没有这样糟践好东西的啊!
    就在周老五快忍不住的时候,房门被敲了下,周平昌的声音响起了:“爸,妈,你们起来了啊,你们也是闻见香味起来的吗?”
    肉包子太香,大人能忍住,周佳佳昨天就没吃到好吃的卷饼,这会儿又饿又馋正在堂屋哭,周平昌没办法就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家有毛病这么馋人!
    屋里还暗着,王招娣没看见周老五满脸的愤怒,语气不好的道:“是小励和江桃,一大早的包包子呢,别理他们,我看他们还能造几天!”
    是周励和江桃?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虞晚改造系统赠我予白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公主嫁到(gl)流年